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毒株是否还有防护效果?面对变异毒株如何升级防范措施?

过去七天,英国99%的新增确诊病例感染的都是“德尔塔”变异毒株。在俄罗斯,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表示,莫斯科89.3%的新冠肺炎患者体内都发现了“德尔塔”变异毒株。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也指出,“德尔塔”变异毒株,最迟将在今年秋季,成为德国境内的主流毒株。

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变异株的致病力和传播特点,列出了4个“需要关切”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分别是最早在英国发现的毒株B.1.1.7—阿尔法(Alpha);最早在南非发现的毒株B.1.351—贝塔(Beta);最早在巴西发现的毒株P.1—伽玛(Gamma)和最早在印度发现的毒株B.1.617.2—德尔塔(Delta)。

《新闻1+1》6月21日晚连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魏晟,共同关注新冠病毒变种。

病毒变异意味着什么?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魏晟:

①变异毒株的致病性发生了变化,流行病学的特点促使疫情恶化,比如“德尔塔”变异毒株它的传播力增强,潜伏期变短。②另外病毒变异也可能会使现有防控措施、治疗手段及疫苗防护作用出现一定程度的减弱。在一段时间的流行过程中,这4个“需要关切”的变异毒株,肯定是牢牢地会占住传播的“C位”。 如何看待“德尔塔 ”变异毒株可能存在一定的免疫逃逸现象?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魏晟:

所谓“免疫逃逸”简单来说是新冠病毒发生变异后,通过接种疫苗产生抗体对病毒的综合作用会有所减弱 。换句话说,比如我们现有的接种疫苗可以保护90%的人不再感染,如果新的变异毒株出现以后出现了免疫逃逸效应,那么保护作用可能会从90%可能会下降60%,甚至完全无效,所以我们要特别关注新的变异毒株,所可能产生的“免疫逃逸”的现象。 疫苗对“德尔塔 ”变异毒株还有防护效果吗?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魏晟: 根据最新实验的结果,我们广泛接种的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毒株依然是有效的 。特别是从广州疫情的防控经验中也可以看到,完成全程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即使发生了感染,发生重症的风险相对于没有接种的人群也是大大减少的 。那么这也反过来说明我们现在接种的疫苗对我们的人群是有保护作用的。 如何在与“德尔塔 ”变异毒株的正面交锋中获胜?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魏晟: 我们要及早加快流行病学调查,扩大核酸检测数量和范围,同时防疫措施也要尽早加码,这些都是能够迅速控制疫情的关键。也就是说,我们要跟病毒传播比速度、比力度,才能够更快更好地控制好疫情。 广东持续承担着境外输入的压力,面对“德尔塔 ”变异毒株,如何升级防范措施?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魏晟: 广州承担了很大的输入病例的管控压力,又是一个人口巨大的城市,人口的流动性很强,所以防控疫情的压力非常大。我们在今后应对类似变异株的时候,要更好地研究它的流行病学的特点。在现有的防控手段、防控的环节上面,能不能够及时有效的应对,存不存在着相关的漏洞,需要我们更好地定期或者实时进行研判,做好预案,这可能是我们今后在面对类似的变异株的情况时很重要的一个经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