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选举新总统,舆论认为强硬派候选人莱西“很可能”胜出

【环球时报驻伊朗特约记者 墨父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 柳玉鹏】伊朗选民于当地时间6月18日早上7时开始投票选举新总统,确定未来几年国家的基本路线。民调显示,领导该国司法系统的保守派神职人员莱西是最受欢迎的人选。“在温和派鲁哈尼连任两届总统之后,这个国家注定会转向更为激进”,意大利亚洲新闻通讯社18日评论道。而莱西如胜选可能将美国和欧盟置于一个“困难境地”,因为美国总统拜登誓言要完成的伊核协议可能要跟一位因“违反人权”受过美欧制裁的伊朗总统签署。18日的投票情况显示,伊朗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明显减退,“几乎没有人指望这次投票能缓解国家危机”,但强硬派候选人的崛起显然打脸了西方的制裁效果。“伊朗开始出现向保守主义转变的倾向”,“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8日称,在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并重新对德黑兰实施制裁后,“伊朗人确信他们不能用友好的语言与西方交流”。

强硬派“很可能”胜出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18日报道,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于当地时间18日(周五)早上7时开始,将持续到午夜,超过6.6万个投票站向公民敞开大门。如有必要,投票站可延长到19日凌晨2时关闭。有4名候选人角逐总统职位,分别是司法总监莱西、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前总司令雷扎伊、伊朗议会第一副议长哈希米、伊朗中央银行前行长赫马提,其中前3人都属于保守派,赫马提是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第一轮获得50%以上选票的候选人将当选总统,如果没有人在第一轮过关,就由得票数最多的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对决。

舆论普遍认为,莱西在第一轮就以50%以上得票胜出的可能性“很大”,温和派候选人赫马提没有获得像即将离任的总统鲁哈尼那样的支持。英国广播公司(BBC)18日引用观察人士的话称,其他参选人不过只是“陪衬”,为莱西的竞选“站台”。

60岁的莱西在1980年进入伊朗司法体系,2014年担任伊朗总检察长,2019年担任伊朗司法总监至今,近年来他领导的反腐运动深得人心。同时,莱西是教士中高阶的阿亚图拉,坊间一直有传闻,莱西或将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接班人,这次参选也许是填补他执政经验的空白。他还担任过伊朗涉及石油、通信等众多重要行业的马什哈德圣城基金会主席,在经济领域也有重要影响力。2017年,莱西曾参加总统选举,但败给鲁哈尼。

《华盛顿邮报》18日引用中东问题分析师索尔特维特的话称,这次选举将是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竞争最不激烈”的一次,有利于伊朗政治谱系中“神权政治和强硬路线”的候选人。意大利亚洲新闻通讯社称,“极端保守派代表”和“哈梅内伊忠实拥护者”莱西的胜利是理所当然的。

也有分析认为莱西胜选仍存“风险”。以色列《国土报》18日称,如果莱西在第一轮投票中没有远远领先于他的主要对手赫马提,那么更多选民可能会在第二轮投票中参加投票,希望赫马提获胜。这位伊朗央行前行长在电视辩论中抨击革命卫队对伊朗经济的控制,他承诺会任命5名女性进入他的内阁,他支持伊核协议,并称伊朗的经济困境源于“世界的孤立”。

“为了他,请投票”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18日在首都德黑兰投票后对记者说,伊朗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选举能吸引国际关注的国家之一:“如果情况允许,我们会让世界各地的朋友高兴,让敌人沮丧。”

据《华盛顿邮报》18日报道,莱西18日在德黑兰南部的一座清真寺投票,他头戴黑帽子,以示与先知穆罕默德有血缘关系。他请求“所有人,可爱的年轻人,讲任何口音或语言的伊朗男人和女人,来自任何地区、有任何政治观点的人”都投出选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8日称,在伊朗各地,投票站外排起长队,大部分是保守派选民。许多人拿着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画像,他去年被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下令在巴格达杀害。

然而,过去选举季那种喧闹的大型集会在此次投票前几天并没有出现。与政府有关的民调机构估计18日的投票率只有42%,将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最低水平。《华盛顿邮报》称,这是因为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了数百名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包括前总统内贾德和前议长拉里贾尼等,选举已没有悬念。《纽约时报》18日称,以前,每逢总统选举,德黑兰市中心的街道上通常都贴满了候选人的照片,他们的选举口号在建筑物和街灯下摇摆。但这一次,最大的选举横幅上没有候选人名字,只有一条简单的信息:周五投票。最常见的宣传海报是苏莱曼尼的头像,配文是:“为了他,请投票”。

40岁的德黑兰一家餐厅的经理拉扎维18日告诉《纽约时报》,他的员工没人打算去投票,“对普通人来说,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都没有区别。看看吧,改革派掌权8年,现在就是这样。”《纽约时报》称,被视为温和派的鲁哈尼当年“在一波乐观情绪中”当选总统,他承诺社会自由、经济改善以及改善与世界的关系,但他将在未能兑现承诺的情况下下台。

据美联社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8日下午,投票率似乎远低于 2017 年的伊朗总统大选,“经济状况不佳以及长达数月的新冠肺炎疫情使竞选活动受到抑制,也助长了选民的冷漠”。

无论谁上台都要救经济

“为什么伊朗人民要陷入高油价?他们为什么要排队买鸡蛋和鸡肉呢?”一些把希望寄托在莱西身上的人表示,在目睹了国家货币在鲁哈尼统治下崩溃后,他们的储蓄蒸发殆尽,他们迫切希望自己的命运能有所改变。一些人表示,他们将投票给因反腐运动而出名的莱西,以抗议鲁哈尼的失败。日本《日经亚洲评论》18日称,美国主导的制裁给伊朗经济留下了创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该国去年的通胀率为36.5%,今年将升至39%左右。尽管IMF预测伊朗经济将“温和复苏”,但伊朗人仍对日常必需品飞涨的价格感到震惊。

BBC说,莱西参选时承诺要应对经济困难造成的民众绝望,同时表示,他支持伊朗与六大国重启核协议的谈判。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如果莱西获胜,将证实鲁哈尼等务实主义政客在政治上的式微。但所有总统候选人都会支持摆脱制裁的伊核协议谈判,因为他们的政治命运取决于能否应对日益恶化的经济困难。

美联社18日称,莱西如果当选,将坚定地让强硬派掌握伊朗政府的控制权。同时莱西将因参与1988年大规模处决政治犯而成为第一位在就职前被美国制裁过的伊朗总统,欧盟也因他在2019年伊朗全国反政府抗议中“侵犯人权的行为”对他实施了制裁。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8日称,目前伊朗社会的保守观点愈演愈烈,因为在温和派总统鲁哈尼的任期内,美国“践踏了游戏规则”,这也是莱西获得社会支持的原因。俄科学院中东国家研究中心专家萨任18日对《高加索先锋报》称,若莱西获胜将意味着伊朗的所有政府部门都将处于激进保守派的控制之下。在外交政策上,伊朗或将增加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对抗,伊斯兰革命卫队和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地武装组织的活动或将沿着整个“抵抗轴”进一步加强,“可能给中东局势造成更多紧张”。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