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从巴西的“S计划”到秘鲁的“希望之光”,中国疫苗如何帮助世界

编者的话:5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全球健康峰会时表示,中国已向全球供应3亿剂疫苗,并支持本国疫苗企业向发展中国家进行技术转让,开展合作生产。中国疫苗向越来越多的国家出口和援助,其有效性也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得到证实。近期,塞舌尔、印尼、多米尼加等多国政要、政府官员和医学研究机构纷纷公开谈及中国疫苗的有效性,美国《华尔街日报》也对巴西东南部小城塞拉纳全体成年居民接种中国疫苗后生活恢复正常进行特别报道。《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专访到最早报道塞拉纳疫苗接种计划的埃菲社记者,并对中国疫苗在秘鲁、阿联酋、摩洛哥等国的接种情况以及对当地控制疫情和复工复产复学的贡献进行了调查。

听埃菲社记者讲述巴西“S计划”

《华尔街日报》5月初有关巴西圣保罗州小城塞拉纳近3万成年人接种中国疫苗,且效果显著的报道被国际媒体广泛转载,影响很大。但实际上,最先报道这座小城居民接种中国疫苗的是西班牙官方通讯社——埃菲社哥伦比亚籍记者安赫莉卡,她在今年4月中旬就详细报道了中巴的这项疫苗合作。据报道,2021年1月17日,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宣布给予克尔来福疫苗紧急使用许可,该疫苗由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为研究大规模疫苗接种对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效果,圣保罗州布坦坦研究所与该州内陆小城塞拉纳展开合作,为该市符合条件的成年人全面接种克尔来福疫苗。按照安赫莉卡的说法,这一试验于2月17日开始,4月11日结束,被称为“S计划”。

安赫莉卡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对塞拉纳小城的疫苗接种计划很感兴趣,是因为这项研究被公认具有高度复杂性,研究人员形容其‘史无前例’,可提供有关疫苗效力和群体免疫的数据。”她采访前做了大量功课,甚至查到 “S计划”的相关研究在国际临床试验资料库中注册的编号。

据安赫莉卡介绍,根据布坦坦研究所的说法,之所以选择在塞拉纳进行该项目,是因为小城人口虽然不多,但新冠病毒疫情感染率较高。2021年2月16日,也就是在开始大规模疫苗接种的前一天,这个只有约4.5万名居民的城市,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499例,病亡57例。“S计划”开始后,塞拉纳被分为25个区块,所有成年人作为志愿者,分4个阶段接种克尔来福疫苗,并比较疫苗接种前后有关病例的数据变化。安赫莉卡说,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9月以来,塞拉纳改进了对新冠肺炎感染人群的监控系统,具备长期观测接种人群的硬件条件。疫苗接种计划结束时,覆盖27150居民,相当于塞拉纳市成年人人数的97.9%。安赫莉卡说,除孕妇或哺乳期妇女,以及接种前72小时发烧的人以外,该地几乎所有18岁以上居民均已接种疫苗,并接受全年的监测。布坦坦研究所临床试验部门负责人里卡多·帕拉西欧表示,整个疫苗接种过程中共记录46例特殊情况,但均与疫苗无关。

安赫莉卡回忆当时采访的情景说:“在疫苗接种计划结束的那一天,塞拉纳已展现出乐观前景。当天,塞拉纳市市长莱奥·卡皮泰利在电话里向我表示,该地未再出现需接受气管插管的患者,而且重症患者人数也有所减少。”已接种两剂克尔来福疫苗的塞拉纳居民蒙塔纳今年39岁,他告诉安赫莉卡,接种过程是“积极”和“独一无二”的。按照安赫莉卡掌握的情况,该项目的最终结果有可能在5月30日前公布。

据安赫莉卡介绍,中国同布坦坦研究所开展合作,对支持疫苗在巴西生产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也正是得益于此,科兴疫苗成为巴西首款被批准使用的疫苗。巴西接种的新冠疫苗主要有:中国科兴(约占总数的60%)、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约30%)和辉瑞疫苗。

平日报道巴西本地新闻的安赫莉卡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巴航天领域的合作也可圈可点,中国—巴西地球资源卫星计划帮助巴西掌握相关空间技术,改善对亚马孙地区森林砍伐情况的监测,并在推进农业生产和其他领域方面发挥作用。采访快结束时,安赫莉卡说:“在我的祖国哥伦比亚,我78岁的母亲和一位80岁的叔叔都已接种完中国科兴的两剂疫苗。”谈到中国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贡献,她感慨说:“任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合作都值得全力支持与肯定。我期待抗疫合作能够在全球层面开展,也涵盖所有新冠疫苗研发实验室。”

印尼希望同时获得三种中国疫苗

数据显示,中国已向80多个有急需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向43个国家出口疫苗。据印尼《雅加达环球报》5月19日报道,印尼政府选定中国的疫苗,用于私营机构开展的“互助疫苗接种计划”。该计划吸引超过2.27万家印尼企业,它们愿为员工自费采购和分发新冠疫苗。报道援引印尼国企部长艾瑞克的话说,“幸好我们得到国药集团1500万剂疫苗供应承诺,到今年12月底,将能够覆盖750万印尼民众”。同时,印尼国企部正致力于年底前从康希诺获得500万剂疫苗。

另据印尼媒体报道,印尼国有制药企业Bio Farma已与中国科兴达成联合生产协议,旨在印尼本国生产和分发新冠疫苗。印尼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根据科兴的许可生产1.22亿剂疫苗。印尼政府希望明年年初能实现70%的人口接种两剂疫苗。印尼卫生部12日发布的研究显示,接种科兴公司克尔来福疫苗后,“能保护98%的医务工作者免于死亡”。相关研究追踪雅加达128290名医务工作者,他们已于今年1月13日至3月18日期间接种克尔来福疫苗。研究进一步表明,科兴疫苗能够保护96%的全剂量接种者免于入院接受治疗,并在减少感染数量方面同样有效。与未接种疫苗者相比,全剂量疫苗接种者染病比例下降了94%。

秘鲁是拉丁美洲签署新冠疫苗采购合同最多的国家之一。据秘鲁《公言报》报道,秘鲁总统萨加斯蒂当地时间21日表示,秘鲁已保证至少获得6000万剂新冠疫苗,可在年底前为所有18岁以上的公民接种疫苗。2月7日,当第一批30万剂国药疫苗运抵秘鲁时,《秘鲁人报》在一篇题为“希望之光”的社论中写道:“中国疫苗的到来标志着抗疫的新篇章”“虽然30万剂疫苗对3300万秘鲁人来说还远远不够,但我们能先加强对医护人员、国家警察和武装部队成员等一线工作人员的保护”。

4月7日,秘鲁医学院和卫生部等单位联合公布《秘鲁医生新冠肺炎住院和死亡率监测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秘鲁医生在接种两剂中国国药的疫苗后,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明显减少。这份报告显示,秘鲁当时有超过5.5万名医生已接种第一剂疫苗,占全国医生总数的75%。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有4.2万名医生。秘鲁流行病学家安东尼奥·奎斯佩表示:“这不是一项最终结果,但疫苗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它表明国药疫苗可以降低死亡率和住院率。”

秘鲁政府5月5日提醒公民,新冠疫苗可以保护人们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并在推特上说:“国药集团的疫苗拯救了生命,让成千上万的秘鲁人得到了保护!根据世卫组织提供的信息,国药集团的疫苗在其他国家的有效率达到90%。”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3 位接种国药疫苗的秘鲁医务人员,他们都是2月20日接种的第一剂国药疫苗, 3月12日接种第二剂。据了解,他们周边接种的医务人员没有发现感染现象。其中一位在秘鲁国际医院工作的皮肤科女医生,年龄50岁,她说:“接种国药疫苗的过程很顺利,速度也很快。打完后胳膊会有轻微的疼痛感,两天后症状缓解,慢慢恢复。”她表示,这次接种国药疫苗和以前接种常见的疫苗,如乙肝疫苗,感觉差不多,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5月21日,多米尼加爱家生物医学研究所公布中国科兴疫苗在当地实际接种情况的研究报告,结果显示,接种第一剂IgG抗体产生率52.5%,接种第二剂升至92.5%。爱家生物研究所主任布拉切表示,该研究结果可信度介于84%-97%之间,同其他国家试验结果基本吻合。目前中国疫苗占多米尼加全国已获取疫苗总量的94.8%,当地已经完成首剂疫苗接种275万人,绝大多数采用中国科兴疫苗。

中国疫苗助中东复工复产复学

目前,中国国药的新冠疫苗不仅在阿联酋和摩洛哥开展三期临床试验取得成功,而且其数据和结果获得世卫组织和欧盟的认可。中国科兴疫苗则是土耳其开展疫苗接种工作的基石。此外,国药集团不仅涉足埃及、巴林、伊拉克、阿尔及利亚等国,还对叙利亚、巴勒斯坦等疫苗急缺国家加大援助。据《环球时报》驻阿联酋记者观察,在中东和北非地区,中国疫苗的贡献主要有:减缓疫情恶化程度;协助相关国家复工复产复学;为阿联酋、埃及等国开展“区域疫苗外交”助力。

阿联酋常住人口约1000万,疫苗接种已超过1150万剂次,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自2月初的高点以来,下降逾65%。在阿联酋,迪拜酋长国主要接种辉瑞疫苗,阿布扎比和其余酋长国主要接种国药疫苗。其他企业生产的疫苗则由政府授权后分发到一些私人医院。目前阿联酋政府尚未公布各种疫苗接种的具体数量,但根据阿联酋各酋长国的常住人口分布和“(截至5月16日前)接种辉瑞疫苗必须是迪拜公民或者居民”的要求,可以估算阿联酋有2/3的人接种的是国药疫苗,1/3的人接种的是辉瑞等其他疫苗。随着疫苗接种普及率提高,阿联酋在几乎没有减少国际旅行和近一年没有执行封城措施的情况下,新冠疫情感染人数明显下降(从最高峰时每日接近4000例到目前的1200-1500例之间),死亡率更是处于极低水平(从最高的每日17例到目前的两三例)。鉴于加强针可以有效提升抗体持久性以及提高疫苗抗病毒变异的能力,阿联酋目前正号召居民预约接种国药疫苗的加强针,这也显示出国药疫苗已获得阿政府和民众的认可与信赖。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有一对在阿联酋生活的夫妇,没接种国药疫苗的妻子不幸确诊新冠肺炎并住院进重症监护室,丈夫打国药疫苗后,在密接确诊亲属的情况下未发生感染。

在沙迦大学任教的柴绍锦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按照规定,所有联邦政府部门的员工到办公室工作都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或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任何公民和居民到政府或公共部门办理业务,也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或核酸检测阴性证明。阿联酋高校已组织部分学生返校参加期末考试,同理,也必须有上述证明。柴绍锦在校园监考时看到,工作人员在有条不紊地检查证明,并引导学生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参加考试。这样的考试已在沙迦大学进行一周多,进展十分顺利。

柴绍锦还表示,有生活在摩洛哥的朋友告诉他:“这个北非国家目前因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正逐步下降,这可能跟该国优先给60岁以上的老人接种疫苗有关。” 而摩洛哥卫生部5月16日已宣布,将接受新冠疫苗接种的人群年龄扩展至45至50岁年龄段。这其中,很多人接种的就是中国国药的疫苗。

【环球时报驻西班牙、印尼、阿联酋、秘鲁特派特约记者 陈晓航 徐伟 海沙木 孟可心】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