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激烈交锋到主动示好 土耳其为何要缓和与埃及、沙特的关系?

近期,土耳其一改以往的外交风格,积极地向埃及、沙特阿拉伯派出外交高官,想要修复与两国之间的关系。然而过去几年,土耳其一直批评埃及现政府为“非法”政府,又指沙特政府下令杀害记者卡舒吉。土耳其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原本已经恶化,如今土耳其又主动伸出橄榄枝求和,试图缓和关系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时隔多年 土耳其向埃及和沙特递出橄榄枝

本月初,土耳其派出代表团前往埃及,与埃及官员开展“探索性”政治磋商。这是自2013年两国关系出现裂痕后,双方为改善关系举行的第一次正式外交磋商。本周,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又带队前往沙特,与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会晤。这是2017年以来,恰武什奥卢首次访问沙特。

△5月5日,土耳其代表团和埃及代表团在开罗会晤(图片来源:美联社)

经过了多年的谩骂和指责后,土耳其转变态度,谋求与埃及、沙特“重修旧好”。土耳其和这两个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曾经有多差呢?

△5月11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与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会晤(图片来源: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

8年前,埃及军方罢黜穆尔西,成立过渡政府,将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定性为恐怖组织。土耳其和埃及关系急速恶化。两国先后宣布驱逐对方大使,将两国关系将为代办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严厉指控埃及领导人,甚至将埃及现总统塞西称作“非法暴君”。

4年前,沙特等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而土耳其则支持卡塔尔,甚至在卡塔尔建设军事基地,引起沙特强烈不满。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土耳其、伊朗和穆兄会并称“邪恶三角”。2018年,沙特籍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埃尔多安将矛头直指沙特政府,还称卡舒吉案背后主使将会被揭发。

此外,分析人士称,从地区博弈格局来看,沙特、埃及、土耳其在逊尼派伊斯兰教中都具有重要影响力。埃尔多安上台后,土耳其在“新奥斯曼主义”思想下,意图超越沙特、埃及等逊尼派国家,谋求在逊尼派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

△资料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图左)和埃及总统塞西(图右)

土耳其为何转变态度?避免孤立封锁 走出经济困境

“土耳其与阿拉伯国家的不良关系已经伤害了土耳其的利益,无论在经济方面,还是在地中海权益方面。如果土耳其继续糟糕的关系,将无法获得更多利益。”土耳其前驻美大使、资深外交官法鲁克·洛奥卢说。

△土耳其前驻美大使、资深外交官法鲁克·洛奥卢

土耳其毫不讳言想要在东地中海获取更多利益的决心,但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孤掌难鸣,扩张之路遭遇重重阻力。

去年9月,埃及、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意大利和约旦六国能源部长正式成立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旨在加强成员国之间的油气合作,加快油气资源开发。然而,同样作为东地中海大国的土耳其却被排除在外。

虽然土耳其曾经与利比亚签署地中海海上边界协议,也曾派出勘探船“雷伊斯”号前往争议海域,但土方种种举动遭到了希腊、塞浦路斯等国的强烈抗议,欧盟多次开会讨论是否需要就东地中海问题制裁土耳其。

△土耳其“奥鲁奇·雷伊斯”号(资料图)

另一方面,土耳其脆弱的经济无法承受封锁和孤立,国内的压力促使土耳其政府在外交政策上趋于灵活和收敛。

自疫情暴发以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经历了巨大波动,里拉大幅贬值,土耳其民众手上的钱越来越不值钱。虽然政府颁布禁止解雇令、发放就业津贴,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依旧有大量餐馆倒闭和裁员,失业人员不得不另谋生路。再加上物价不断攀升、通货膨胀率高企,土耳其经济陷入困境。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去年沙特开始抵制土耳其商品,土耳其和沙特之间的贸易额从去年年底到目前经历了断崖式下跌。今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向沙特出口商品总额相比去年同期缩水了93%,今年4月更是同比猛降94.4%。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直言不讳地表示,希望沙特能够取消对土耳其商品的抵制。

△一艘货轮渡过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图片来源:法新社)

土耳其外交部前部长亚沙尔·亚克什认为,土耳其和埃及修复关系的另一层原因与利比亚有关。卡扎菲政权2011年被推翻后,利比亚两大势力割据对峙,土耳其和埃及分别支持对立的阵营。在联合国的调解下,今年3月,利比亚成立了过渡政府。这一任政府既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也得到了埃及的支持,两国之间“产生了一些轻松的氛围”。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分析指出,土耳其与沙特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上不存在重大分歧。除了两国的经济和商业合作之外,土耳其在利比亚、东地中海等地区事务的总体政策没有损害沙特的利益。因此,虽然土耳其和沙特近年关系出现了危机,但并没有到决裂的程度。沙特和土耳其在总体利益上没有冲突,也没有必要让关系继续恶化。

土耳其真能与沙特、埃及一笑泯恩仇?道阻且长

“无论多么精美的瓷器,一旦摔在地上,即使修复了,也不会像原来一样。同理,土耳其和这两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回到从前的日子需要时间,无法一蹴而就。”土耳其前外长亚克什对记者说。他也曾担任过土耳其驻埃及和沙特的大使。

△土耳其前外长亚沙尔·亚克什

土耳其早就在酝酿与埃及、沙特修复关系,但过程不太顺利。

虽然土耳其主动示好,但埃及方面态度谨慎。

3月,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说,土耳其已经开始和埃及方面开展外交接触。然而,埃及外交部随即回应称,没有“恢复外交接触这样的事”,两国关系还是维持在“代办级别”。

同月,恰武什奥卢说,土耳其可能考虑和埃及就东地中海海上边界一事进行协商。埃及外交官员立即澄清,称“没有意愿”和土耳其就此事进行协商。

埃及官员明确说,实现“真正”对话的前提是土耳其采取实质行动,包括从叙利亚撤军、从利比亚撤出雇佣军、把埃及认为的伊斯兰恐怖分子交给埃及。分析人士称,埃及所谓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是指逃往土耳其的穆兄会成员。土耳其是穆兄会最大的庇护者和支持者。

土耳其也早就开始铺垫与沙特的接触,然而沙特的回应却很冷淡。

4月下旬,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对路透社说,土耳其将会“修复和沙特的关系”。卡林还一改对卡舒吉案的态度,支持沙特审理卡舒吉案。卡林称:“他们有自己的法庭,他们作出了决定,我们表示支持。”

然而,土耳其前脚刚刚示好,沙特后脚就表示要在沙特关闭8所土耳其学校。分析人士指出,与其和土耳其积极互动,保持耐心可能会给沙特带来更大收获。

亚克什说,埃及和沙特可能更想看土耳其做什么,而不是土耳其说什么。在穆兄会等一些关键问题上,土耳其有可能作出让步,让步到什么程度只能静观其变。想修复曾经破裂的关系需要时间和行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