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慈善真避税?破解美国富豪的“财富密码”

新冠疫情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答案之一就是获取财富的方式。

上个月的4月6日,《福布斯》公布了全球亿万富豪榜,全球新上榜人数和亿万富豪总人数双双创下历史新高。据彭博社的统计,在拜登上任的100天里,美国最富有的100名富豪的财富增加了1950亿美元。评论认为,拜登入主白宫并没能减缓富人聚敛财富的速度。

本周,有关亿万富豪的各种消息,进一步提高了人们对这个神秘群体的关注。

当地时间5月3日,90岁的“股神”沃伦·巴菲特宣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格莱格·阿贝尔将成为自己的继任者。

在过去一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总利润超过400亿美元,阿贝尔负责的非保险业务功不可没。而在疫情期间,全世界最富有的10名亿万富豪的总财富增加了5400亿美元,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全球400位富豪的财产总值达到了11.95万亿美元,相当于G20国家振兴经济的总支出。

5月1日,巴菲特与合作伙伴查理·芒格出现在“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承认,2020年第四季度减持了3.7%的苹果公司股票是个错误决定。他还警告投资者,严重的通胀正在形成,房地产市场尤为显著。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 巴菲特: 经济确实存在过热现象,这对我们也是始料未及的,眼前的通货膨胀要更加严重,比人们六个月前的预期严重得多。

查理·芒格说过,“聪明人一生都在耐心等待,而绝大多数人,只不过在瞎忙活。”而在巴菲特看来,财富更需要聪明人打理。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 巴菲特: 我更希望大部分钱能够进到慈善领域,这将让金钱发挥更好的用处,如果被聪明的人运用,这比仅仅是减少联邦债务要好。

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正是巴菲特心目中的“聪明人”。上个世纪末,微软和英特尔的“Wintel联盟”曾统治了计算机界。21世纪初,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巴比组合”则成为慈善投资界的标杆。

2004年,巴菲特的妻子苏珊去世。2006年,在比尔·盖茨夫妇的劝说下,巴菲特宣布将把资产的85%捐赠给5个基金会;其中最大的一笔承诺捐赠给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巴菲特后来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表示,“理工男”比尔·盖茨当初的承诺并未让他完全心动,最终让他捐出巨款决定的原因,是看到梅琳达·盖茨每周为基金会投入60小时的工作时间、跑遍全球贫困地区的强大行动力。

至2020年,巴菲特已经对盖茨基金会的捐款超过300亿美元。此前,扎克伯格等美国富豪也纷纷仿效盖茨夫妇和巴菲特,宣布要把自己的财富在去世后大部分捐出去。

当地时间5月3日,比尔·盖茨与梅琳达·盖茨在推特上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结束27年的婚姻。

根据美国媒体从法庭获取的离婚文件显示,离婚申请由梅琳达·盖茨提出,并将目前的婚姻状态形容为“无可挽回的破裂”。文件还显示,在婚姻中,盖茨夫妇“无婚前协议”“分居协议也已在宣布离婚前提交”。

这对“模范夫妻”离婚的消息一经传出,在震惊和遗憾之余,也引来了美国媒体的热议。

由于两人没有婚前协议,按照其等级居住地华盛顿州的法律,盖茨夫妇很可能将平分约1300亿美元的财产。如按此比例分配,梅琳达将成为世界第二女富豪,而比尔·盖茨将从全球富豪榜的第四位掉落至第17位。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在盖茨夫妇即将分割的财产中,除盖茨持有的多家公司的价值上百亿美元的股份外,还包含229英亩的土地及多处不动产。其中最可观的是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一栋价值870万美元的别墅,以及盖茨夫妇在现居住地华盛顿州的价值约1.31亿美元的豪宅。

而在盖茨夫妇的即将分割的全部财产中,两人共同管理的超过500亿美元的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则成为了外界关注的重点。

福克斯新闻评论员: 盖茨基金会的资产约为510亿美元,这些钱全部将被捐出去,这些钱相当于福特汽车公司、万豪集团或美国达乐公司的总市值,基金会将面临某种意义上的重组,或者说基金会将面临管理上的挑战,我认为这才是值得关注的事。

5月4日,梅琳达·盖茨通过《金融时报》(FT)的平台,发布了一段关于新冠疫苗的倡议。

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合主席梅琳达·盖茨: 当疫苗接种达到一定比例,达到各年龄人口的接种门槛后,我们将暂停下来,确保将资金和多余的疫苗供应给全球市场。

《德国之声》由此分析认为,虽然二人在离婚声明中表示,未来会继续合作管理基金会事务,不过很有可能梅琳达会在管理的权重中占有更大的比例。美国旧金山离婚诉讼律师马赛对彭博社表示,“在离婚案例中,很多看起来是经过协商的和平分手,最终双方可能还是会倾向于把基金会一分为二。”

而在疫情仍然肆虐的今天,这桩围绕慈善事业管理权的离婚案又有了特殊意义。目前在全球排名前5位的富豪中,有4位离婚。

在《改变世界的精英骗局》一书的作者吉利达拉达斯看来,由于财富越来越集中,富豪离婚事件可能会对全世界通过慈善基金会运作的人道主义救援项目带来影响。

2019年10月18日,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资助进行的“模拟瘟疫流行演练”,讨论了一场大流行病将给世界带来的影响。

在当时的会议上,一种观点认为,民间慈善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以及相关企业的捐赠,将对疫情治理起到关键作用。

而实际上的疫情要复杂得多,民间机构的作用也引来质疑之声。

《改变世界的精英骗局》作者 吉利达拉达斯: 我看到的是满满一屋子人,自认为是在帮助别人,但其实他们正在构建一个比政府更为庞大的系统

反而让被帮助的人前途更加暗淡。

实际上,税收与慈善,长期以来就是存在争议的话题。《经济学家》杂志认为,美国税法上的漏洞被一些富豪钻了空子。

《改变世界的精英骗局》作者 吉利达拉达斯: 穷人,每年赚2万美元的人,缴纳的税款却更高,那些每年享受约500亿美元税收减免的富豪,却在搞慈善募捐。

对此,一直致力于慈善的巴菲特也呼吁增税,我缴的税太少了。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在2012年,巴菲特所缴纳的税率比他的秘书还要少。由于巴菲特的秘书黛比按照工资税率纳税,根据其收入,黛比的税率高达35.8%。而巴菲特由于上报的工资极低,根本不需要缴纳工资税。而其当年依靠股票和并购所获得的6200万美元的收入,税率仅为17.4%。

巴菲特 2012年: 黛比和我工作一样努力,她的税率却是我的两倍,我认为这太不合理了,一方面,政府通过税收促进公共事业,但是收不到钱,社会底层的人得不到援助。

另一方面,超级富豪频频上演“慈善秀”,给自己开极低的薪资,其余的营收捐给慈善机构,然后通过慈善机构运作到自己家族名下,可谓名利双收。

据英国媒体《经济学家》的统计,在过去的三十年间,美国富豪出资创办的各类基金会的数量相较此前几乎翻了三倍。

《福布斯》杂志统计,美国富豪排行榜前50名中,约三分之一继承了大笔财富,另外三分之一即将遗留下大笔财富,几乎所有的富豪都参与各类基金会的运作。

《改变世界的精英骗局》作者 吉利达拉达斯: 即便是在做慈善, 即便资助的是非营利组织,依然是在行使权力。亿万富豪可以通过金钱来干预社会的发展。

富豪们也借机在政治圈获得更多话语权,并将慈善事业变成了与其他富豪竞争的角斗场。

从2011年起,彭博公司的创始人,亿万富豪布隆伯格捐款超过5亿美元,投资清洁能源,并以此为成绩,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

靠炼油起家的美国科氏工业集团也热衷于为多家基金会注资。科氏家族也是2016年和2020年大选期间特朗普的资助者。

《慈善事业的本质》作者 克莱根: 富豪们用钱组建了一群由政策写手和律师组成的队伍在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中钻空子,科氏家族利用自己的财富中每个层面展开攻势,阻止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趋势,慈善事业和气候变化变成了富豪与富豪之间的对抗,就好像希腊诸神互扔雷电一样。

经济学家皮凯蒂曾指出:“对过高收入者征收‘没收性质’的赋税”是“美国的发明”,使杰斐逊提出的“人人平等的小农社会”成为可能。

但据美国国税局今年3月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前1%的富裕人群隐瞒了至少五分之一的收入未予申报,而最富裕的0.1%人群未申报收入可能是美国国税局通过传统手段所估测金额的两倍之巨。

富豪们的“花式避税”,引起了“打工人”的不满。《纽约时报》宣称,前美国总统、地产大亨特朗普可能是一名避税高手。根据特朗普近20年的税务记录显示,其在担任总统前,有10年没有缴纳一毛钱的联邦收入税。而在2016年和2017年,特朗普的联邦纳税额都只有750美元。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特朗普的纳税记录中,特朗普集团的账面上出现了多笔可疑的花销,均被按照商业成本支出核算,最终被算在了税费减免的范畴内。

在参与录制“真人秀”节目《学徒》期间,特朗普总计花费超过7万美元在发型设计上;同期,为女儿伊万卡花费近10万美元聘请化妆师;2017年,海湖庄园为采购床单和餐具支出10万;为庄园的园艺造型支出近20万美元。更让人感到可疑的是,特朗普账面上高达2600万的所谓的“咨询费用”。

本周,拜登在多个场合力推最新的税收计划。

美国总统 拜登: 这是合理的计划,就是让富豪们缴纳公平的份额。

其中包括,将公司税率从21%提高到28%,扩大遗产税的覆盖面,对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的个人征收12.4%的社会保障工资税,对于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也就是那些占美国总人口约1%的超级富豪,其资本利得税率将从20%调高至39.6%。

税收计划如获通过,将创下自1913年以来的最高税率。

美国总统 拜登: 我们不会剥夺任何一位高管的第二或第三套房子,乘坐私人飞机旅行,征税也完全不会对他们的生活水平造成影响,一丁点影响都不会有,但我可以影响那些我身边的人,如果他们有工作去纳税的话。

但沃顿商学院经济学家里科认为,“拜登的税收计划理论上会降低富人的避税机会,但难以获得通过。富豪们也会找到新方法,让中产阶级买单。”

上个世纪初,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曾经对全球财富被极少数富豪垄断的情况深恶痛绝,他说“如果国家对不公正的财富获得方式缺乏有效的限制措施,就会催生一个由超级富豪组成的少数阶层,这群人的主要目标就是在社会的各个领域保持和扩大自己的权力”。

如今,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也认为,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变,老罗斯福当年的担忧正在成为现实。

也正因为如此,如何在创新的同时,避免社会被金钱所垄断,也成为长期的话题。破解富豪密码也许很简单,那就是“回馈社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