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回潮!美西方正企图利用NGO再次祸乱中亚

“新疆棉事件”将一个受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非政府组织”(NGO)——良好棉花协会(BCI)由幕后推向台前。

说起NGO,这水就深了,BCI只是冰山一角。这些道貌岸然的所谓非政府组织,打着“民主”“人权”“自由”的幌子,干的却是对美西方主子忠心耿耿的亏心事。大名鼎鼎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人权观察、自由之家,无不是名副其实的“阴阳机构”。

无论是中国的香港、新疆,还是俄罗斯、缅甸,金主指哪,他们就打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自2004年起就开始资助中国境外的“东突”分裂势力,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又开始明码标价收买学生上街闹事袭警。事实表明,打“NGO牌”成本低、见效快、危害大、影响广,早已成为美西方搞“颜色革命”屡试不爽的惯用伎俩。

今天,我们来聊聊中亚。当我们把目光投向这片欧亚大陆腹地,不出所料,美西方早已将NGO的触角伸向这里。

 美西方NGO用“自由”“民主”“人权”等辞藻自我包装,但实际上就是图谋不轨的“特洛伊木马”。

中亚国家独立30年来,美西方一直将NGO视作祸乱中亚的“特洛伊木马”。这30年也见证了美西方用NGO祸乱中亚的一个“潮起潮落”全过程。

第一个10年“水波渐兴”。

中亚国家独立之初,意识形态出现真空。美国趁机加强思想攻势,在土耳其设立了“独立解放电台”,专门增设对中亚广播,传播西方的“人权观念”和“道德标准”。此情此景,是否让你想到了“美国之音”等所谓国际广播对中国的隔空侵蚀?

与此同时,以索罗斯基金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平队、“自由之家”等为代表的NGO抢滩中亚,开展包括监督司法体系、资助独立媒体和中小企业、举办国际研讨会等活动,以“帮助各国社会治理”为名逐渐敲开中亚的大门。

一个独立国家,司法体系怎能让来自外国的“非政府组织”监督?所谓的独立媒体,一旦受制于别人,又如何能为本国人民发声?

美西方NGO的恶之花,就这样在中亚逐渐生根发芽。

第二个10年“兴风作浪”。

在美西方资助和操控下,NGO在中亚迅速发展壮大,成为美国推进对中亚“民主战略”的急先锋。它们配合反对派采取行动,猛烈抨击容易煽动群众不满的国内尖锐问题,鼓动民众诉诸“街头政治”。

在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事件,以及此后2011年哈萨克斯坦扎纳奥津骚乱中,随处都可以看见美西方NGO的身影,可谓出够了风头、赚足了眼球。

 2005年3月,抗议者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冲击政府大楼。

第三个10年“浪潮渐落”。

NGO乱政让中亚国家如鲠在喉。“民主”的妖风刮过中亚,留下的却是遍地狼藉。如梦方醒的各国开始多措并举,加强约束管理。

哈萨克斯坦成立国家社会信任委员会、出台《和平集会法》、启动“非政府组织学院”项目;吉尔吉斯斯坦通过《非政府组织法》修正案和《信息管理法》;塔吉克斯坦修订刑法和行政法;乌兹别克斯坦制定首部《紧急状态法》。

随着各国严控举措纷纷落地,“颜色革命”在中亚渐渐“退潮”,美西方NGO活动也步入低谷。

不管是在哪个10年,美西方操控NGO均自有一套手段,而这些美国操弄他国内政的“白手套”也呈现出几个鲜明特点。

一是“包装多样”。

既可能是基金会、友好协会、文化交流中心、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也可能是改头换面的跨国公司和咨询公司,它们并行不悖,既独自行事又相互勾连,对中亚国家进行有组织、全方位、多领域的渗透。

二是“业务广泛”。

它们聚焦环保、教育、青年和妇女权利、善政与法治、社会公平、打击人口贩卖、语言文化、公共外交等不明觉厉的领域,开展讲座、研讨会、慈善捐助等高大上的活动,诱惑中亚人民特别是年轻人“参训”“交流”,培训“公民记者”和“民主领袖”,网罗中亚国家社会上持不同政见者和对政府不满的人士。

三是“手段多元”。

这些NGO一手操控社会精英,为他们提供赴西方留学的机会,拉拢政府官员,说服他们协助建立“民主”制度;一手操纵社会舆论,宣传西方思想,污蔑中亚国家“民主”缺失、腐败盛行,并顺势在选举上做文章,竭力扶植亲美人物掌权。

它们甚至倚重第三方力量,利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以提供优惠贷款为诱饵,附加先决条件,要求中亚国家按美国意志进行“改革”。

2020年以来,随着美国出台对中亚新战略,中亚NGO复趋活跃,大有“回潮”之势。

对正在雄心勃勃搞“改革开放”的乌兹别克斯坦,美国斥巨资设立了“国际教育理事会”、“慈善之家”、“和平之家”等组织,要求重开前总统卡里莫夫时期被乌方关停的“国际研究与交流委员会”、“欧亚基金会”、“国家民主研究所”等机构,仿佛摆明了在说:“你要改革开放,就必须对我们的精神鸦片也开放!”

 2019年12月,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一些“社会活动人士”在德国资助下创立了一家名为Chiroq的NGO,其宗旨是“监控乌境内的劳动权利以及其他人权遭受侵犯的状况”。

对中亚首强哈萨克斯坦,美国资助NGO实施司法与法治项目,以“促进法治”为名加强与当地法官、律师合作;实施“中亚媒体项目”,试图建立“更加平衡的信息环境”,提高民众对非官方主流言论接受度;实施稳定社会支持项目,以预防极端主义为名加强同民间组织合作,争夺民心民意;实施公民社会支持项目,培养新一代公民社会领袖,极力兜售西式民主价值观念。

近期美还决定拨款150万美元支持哈萨克斯坦“发展公民社会”。这些NGO的触手正攀附哈萨克斯坦各行各业,让人不寒而栗。

对去年10月刚刚经历了政变的吉尔吉斯斯坦,美国从新总统扎帕罗夫一上台便组建了名为“从头开始”的NGO。这个组织的名字阴阳怪气,行动上也是不留情面,不仅炒作扎修宪非法,还每周都安排组织反修宪游行。美国还开办了“Kloope”、仙人掌等网站,持续向舆论空间投放吉尔吉斯斯坦执政当局负面信息。据统计,吉尔吉斯斯坦目前NGO多达3.2万个,远超2005年“颜色革命”时期。

 美西方潇洒飞过,投下的名为“普世价值”,实是冷血炸弹。

种种迹象表明,美西方此轮携NGO卷土重来,对中亚局势的危险性和破坏性不容低估,不啻为威胁中亚稳定的“定时炸弹”。

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关键一环以及欧亚大陆世界岛的“心脏地带”,中亚的安危也牵动着中国对外开放和国内发展大局。同为发展中国家,美西方对中亚国家所作所为,中国感同身受,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新时代的新“丝绸之路”需要的是哒哒的驼队、隆隆的班列、悠悠的胡琴和热热闹闹的市集,不需要延宕不绝的动荡与纷争。面对新敌人,中国和中亚国家必须守望相助,拿出如两千年前班超般的勇气,坚决阻断这股暗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