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正式决定全面撤军阿富汗:谁是幕后推动者?

“是时候结束永久战争了。”

当地时间4月14日下午,拜登正式宣布,将在今年5月1日前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并在9月11日前将所有美军士兵撤离。

20年前,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也是在白宫的同一个房间里宣布开启阿富汗战争。此后廿年,美国深陷“帝国坟场”,开始了其历史上最长的战争。

《福布斯》统计数据显示,在将近20年的冲突中,逾2300名美军死亡,超过10万名阿富汗平民被杀或受伤。而美国在这场战争投入超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亿元)。美国防部的数据显示,超过77.5万名美国军人至少被派往过阿富汗一次。目前,仍有约2500名美军在阿富汗服役,而这个数字或将在5个月后逐渐递减,直至归零。

“离开阿富汗的决定是明确的。”在正式宣布美国撤离阿富汗的当日,拜登前往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国家公墓第60区,吊唁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美军士兵。

眼下,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进行的内部和谈已持续数月,但进展缓慢。而此时美军宣布撤离,不仅给阿富汗局势增添了不确定性,也激起了美国国防部门官员以及国会议员的争论。

军方高层曾普遍支持保持少量驻军

当拜登14日正式宣布从阿富汗全面撤军的决定时,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尚在欧洲访问北约。对于拜登这一决定,奥斯汀表示“完全支持”,并称制定该决定的过程“具有包容性”。此前,奥斯汀曾于2011年领导美军从伊拉克撤出。另据美联社15日消息,布林肯将于当地时间15日访问阿富汗,与阿富汗政府商讨撤军事宜。

然而,在今年早些时候讨论是否将美军全面撤离阿富汗时,美军方部分高层领导人却主张在阿富汗保留小部分的军事存在。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9名熟悉此次讨论的美国现任、前任政府官员称,他们认为需要一支千人规模的部队来制衡塔利班,防止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风港。

这些官员还表示,包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军最高级别军职)马克·米利、美军驻阿富汗高级官员、中央司令部和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部分高级官员均支持驻留小部分美军在阿富汗的提议。

然而,从拜登政府14日的表态来看,军方的上述提议似乎未能得到充分采纳。奥斯汀为此辩护称,拜登在做出全面撤军的决定时,“倾听了其他人的想法,也了解了他们的担忧”,“决定一旦做出,所有人都应支持这一行动”。

另一方面,也有消息称,全面撤军阿富汗的决定并非出自于美国防部。Politico援引消息人士观点称,现任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推动制定这一决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实际上“国防部并没有做出这样的决定”。另一位消息人士则认为,拜登与布林肯、沙利文长期共事、关系密切,而奥斯汀在某种程度上仍属于“局外人”,因此对决策的影响力有限。

针对外界对美国撤军阿富汗决策的讨论与质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丽·霍恩的回应再次强调了制定该决策的过程具有“包容性”。霍恩表示,拜登和沙利文非常重视对美国在阿富汗的选项进行“包容、严格、彻底的政策审查”,且决策每一步都会向军事、外交等领域的专家寻求建议。

此外,拜登在14日的发言中还表示,全面撤军阿富汗这一决定得到了前总统奥巴马和小布什的支持。除美军外,北约在阿富汗也有大约7000人驻军。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暗示,北约军队可能与美军一起撤,“我们一起来,一起走。我赞成有序撤军。”

军方官员、两党议员争论不休

尽管拜登政府多次重申全面撤军阿富汗这一决定聆听了各方的声音,也取得了诸多力量的支持,但在该决定正式宣布之后,部分军方官员以及国会两党议员仍难掩对未来阿富汗局势的担忧。

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前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军司令彼得雷乌斯表示,塔利班没有表现出参与阿富汗内部和平谈判的意愿,美国撤军后,塔利班很可能会再次占领阿富汗,这会助长 “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卷土重来。

在国会民主党人内部,虽说多数议员支持拜登政府全面撤军的决定,但也仍可听到不满的声音。一方面,参议员桑德斯称赞拜登做出了“英勇而正确的决定”;参议员沃伦也表示,美军继续留在阿富汗“并不会让美国或世界变得更加安全”,反倒陷入“恶性循环”。但另一方面,参议员珍妮·沙欣却在推特上表示对拜登这一决定感到“非常失望”。

“尽管这一决定是我们在与盟友的协调之下做出的,但美国已经为保障阿富汗局势稳定牺牲了太多,此次全面撤军却无法保障未来该地区的安全。”沙欣写道。据悉,沙欣曾支持小布什政府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

与此同时,部分国会共和党议员对拜登这一决定的指责更为严厉。参议员格雷厄姆在13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坦言,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将“为下一个9·11铺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直言该决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可能会导致灾难发生。

尽管如此,仍有共和党议员支持拜登撤军阿富汗的这一决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称他很高兴美军可以“回家”;参议员辛西娅·拉米斯则指出,尽管她希望美军在5月1日之前就可完成撤离,但她仍对这一决定感到高兴。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此前曾多次对驻阿富汗美军的效用提出质疑。据Politico报道,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作为副总统的拜登曾主张在阿富汗保留小规模的美军,以打击恐怖主义,但该提议未能得到采纳。

与此同时,奥巴马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拜登将阿富汗视为“危险的泥潭”。2010年,在与前美国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的一次私人会晤中,拜登曾愤怒地说,“让我的儿子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战场,去保护当地妇女的权利,这毫无作用,也不是他们(美军)在那里的目的。”据悉,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曾是特拉华州国民警卫队的一员,并于2008年被派往伊拉克。

“在美国过去的40年历史中,我是唯一一个有孩子在战区服役的总统,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拜登在14日的发言中表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