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新增病例10810例、累计确诊超300万例,德国为何会失去“抗疫王冠”?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曾经,英国《每日电讯报》的一篇报道标题是“英国一错再错,德国处处正确”;今年,另一家英媒《金融时报》则称“德国失去了抗疫王冠”。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0810例,新增死亡294例,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300万例。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排名,德国累计确诊病例数排在全球第十位。一名丹麦媒体驻柏林记者对比道:“如果按德国的感染比例,那么中国将有5000万病例。”为何德国从“抗疫优等生”变为“落后者”?这可以先从各州五花八门的防疫规定说起。

在《环球时报》记者生活的柏林,除了提供必需物资和服务的店铺允许开门,百货店、电影院等都必须闭店。而当记者这两天来到德国西南部接壤法国和卢森堡的萨尔州时,却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当地居民在露天的啤酒花园晒太阳、喝酒聊天,年轻人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晚上的电影院人头攒动。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从柏林坐火车抵达法兰克福,再开车去萨尔州,一路上都没有接受跟防疫相关的检查。德国政府目前建议民众不要跨州旅行,也有城市规定不要到15公里外旅行,但如果是出于工作性质就可以跨州。

位于德国北部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已在放松防疫措施,允许餐厅在户外接待客人。其他州的很多城市则开始效仿巴登-符腾堡州的图宾根市,实行所谓“安全开放”政策。该措施核心是提倡新冠快筛,允许检测结果呈阴性者自由活动。图宾根市每天需要为检测花费10万到15万欧元。尽管该市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正在回升,但其模式已在德国遍地开花。

下萨克森州、柏林市等纷纷表态要学习其他放松措施的地方。目前,支持默克尔政府、实施严格防疫的只有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但有人对此讽刺道,索德尔是为了当上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的总理候选人而故意讨好默克尔。

德国政坛此前给不少人留有“顾全大局”的印象,为何这次如此分裂?每次默克尔政府与16州州长商讨防疫措施时,都要开上六七个小时的会议,有时甚至长达12小时,而结果却仍是缺乏共识。许多专家将原因归结为德国的联邦结构,但也有人认为,关键还是各州在危机中的表现,以及今年9月的大选令官员都倾向于跟着民意走。

“十几年来,默克尔对整个国家而言犹如定海神针。”柏林社会学者马塞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但随着如今进入“后默克尔时代”,德国社会的心态在变,“渐渐缺乏了凝聚力”。

对于目前的状况,默克尔打算推出新措施,当地时间周二,其内阁计划讨论有关收紧《感染保护法》的事宜,这意味着德国联邦政府在推行防疫措施上将有更大权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