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开国君主曾为弟弟“剑指”法国,弟弟为哥哥谋王位

【环球时报记者 候涛】近日,约旦爆发王室“风波”。约旦政府称挫败了一起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而活动的参与者包括约旦国王的同父异母弟弟、前王储哈姆扎亲王。本月4日,哈姆扎签署承诺书,表示将遵守国家宪法、拥护国王领导。他和约旦国王11日还一起出席了纪念约旦建国100周年的活动。至此,约旦此次王室风波算是平息下来。

在历史上,为了权力,兄弟阋墙的比比皆是,然而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楷模也层出不穷。其实,约旦的开国君主阿卜杜拉一世(后文统一称“阿卜杜拉”)和伊拉克国王费萨尔一世(1921年-1933年在位,后文统一称“费萨尔”)就是这样一对兄弟。一战后,费萨尔曾希望让哥哥阿卜杜拉担任伊拉克国王,而费萨尔在“阿拉伯叙利亚王国”(1920年3月8日-7月25日存在,没有获得承认)的统治被法国“推翻”后,阿卜杜拉曾计划向法国出兵。

弟弟为哥哥谋王位

阿卜杜拉出生于1882年,是1908年至1917担任麦加埃米尔的侯赛因·伊本·阿里的次子,而费萨尔是侯赛因的第三子。一战爆发后,奥斯曼帝国加入同盟国,和英国等协约国开战。英国为了扩大力量,希望侯赛因能带领阿拉伯人民对抗奥斯曼帝国。

一战爆发后,阿卜杜拉一直与英国保持着联系。1915年,他鼓动父亲与英国当时驻埃及的高级专员麦克马洪进行通信,就阿拉伯地区脱离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进行讨论。侯赛因同意帮助英国组织反抗奥斯曼帝国的起义,条件是英国将在战后支持他建立一个疆域辽阔的阿拉伯国家。1916年,侯赛因发动阿拉伯大起义,而费萨尔和阿卜杜拉都是起义中的领袖人物。

阿拉伯大起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东战场的一部分。一战结束后,奥斯曼帝国瓦解,侯赛因要求按照此前和英国的约定,建立统一的阿拉伯国家。在1919年1月举行的巴黎和会上,费萨尔向协约国提出相关诉求,但协约国并没有答应。事实上,英法等国在阿拉伯大起义之前就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根据旨在战后瓜分奥斯曼帝国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叙利亚、安纳托利亚南部、伊拉克的摩苏尔地区被划为法国的势力范围,而叙利亚南部和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现伊拉克大部分地区)则受英国控制。1920年4月,一战协约国代表召开圣雷莫会议。此次会议进一步夯实了《赛克斯-皮科协定》。

1918年9月30日,费萨尔率领阿拉伯军先头部队抵达大马士革,并在之后宣布自己为当地的统治者。根据美国学者塔比特·A·J·阿卜杜拉的《伊拉克史》和英国学者菲利普·罗宾斯著的《约旦史》等书,1920年,叙利亚大部分地区都处于费萨尔的统治之下。在顽强抵抗法国侵略的同时,1920年3月,费萨尔在大马士革召开了一届国民大会,宣布叙利亚(包括现在的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独立,成立君主立宪制国家。费萨尔被选为开国君主。不久,一个规模小一些的“伊拉克国会”举行会议,与会人员多是费萨尔的官员。他们在会上选举阿卜杜拉为伊拉克国王。两个大会一致同意这两个国家以某种方式结为联邦。“伊拉克国会”很难说是代表制的,阿卜杜拉也不是很想接受国会提出的要求,因此拒绝成为伊拉克国王。

哥哥为弟弟“出头”

圣雷莫会议召开后不久,法国出兵攻打叙利亚,并向叙利亚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叙政府解散军队并服从法国统治。出于多个原因,费萨尔1920年7月14日向法国投降,10天后法军占领叙首都大马士革。法国建立起统治后,将费萨尔驱逐出叙利亚。

得知这一消息后,阿卜杜拉将他的军队派往叙利亚,计划解放这个地区,把法国人赶出去。当英国时任殖民地事务大臣温斯顿·丘吉尔听说了阿卜杜拉的计划后,邀请他参加在开罗和耶路撒冷举行的中东会议,并要求阿卜杜拉不要攻击法国,因为阿卜杜拉的军队实力不如法军;此外,法国是英国的盟友,如果受英国支持的阿卜杜拉攻击法国,则会导致英法关系恶化。阿卜杜拉被说服并做出让步。他也得到了回报。英国同意为他建立一个保护国,即后来的外约旦酋长国。此外,会议决定成立一个英国“监护下”的伊拉克政府,而费萨尔“应邀”出任伊拉克国王。

西方从阿拉伯世界偷走民主

中东会议之后,阿卜杜拉前往英国当时的“委任统治地”外约旦地区,接受当地酋长的宣誓效忠,并于1921年4月11日成为外约旦酋长国埃米尔。接下来,阿卜杜拉试图以这里为根据地,收复被法国占领的叙利亚。这引起英国殖民官员的强烈不满。历史学家乌利尔·达恩表示,英国殖民官员几乎就阿卜杜拉下台达成一致。收到殖民官员发来的大量有关阿卜杜拉的负面报告后,丘吉尔派英国军官、“阿拉伯的劳伦斯”前去核查情况。在关键时刻,劳伦斯救了阿卜杜拉,他在报告中建议不要替换阿卜杜拉。

尽管阿卜杜拉是外约旦酋长国埃米尔,但事实上掌管这个国家的是一个由英国官员和精英构成的统治阶层。阿卜杜拉一直没有忘记法国“侵占”叙利亚的往事。1941年、1942年和1944年,他曾多次呼吁统一外约旦酋长国和叙利亚。

美国大学中东现代史教授、历史学家伊丽莎白·汤普森在她所撰的《西方如何从阿拉伯世界偷走了民主》一书中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代议制民主已经成为阿拉伯人的政治选择,而西方却剥夺了这个机会。汤普森认为,欧洲殖民者担心阿拉伯民主会威胁到他们在北非的统治,以及他们在伊拉克和海湾地区的石油供应,因此巴黎和会领导人决定摧毁大马士革新生的“民主制度”。汤普森称,法国对叙利亚的占领导致了自由主义在阿拉伯世界的污名化,在这样的情况下,阿拉伯的世俗精英与伊斯兰精英相互割裂,从而在伊斯兰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之间形成了尖锐的政治极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