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观察丨“继续走对抗中国的老路将把美国引向灾难”

50年前的1971年4月10日,小小乒乓球拉开了中美关系改善和发展的历史序幕,并进而推动了世界形势的积极发展演变。

△1971年4月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受邀访华期间,两国运动员一同训练,切磋球技。

50年后的今天,中美关系再次处于关键时刻,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可预期、建设性的轨道,构建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大国相处模式,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普遍期待。

然而就在此时,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却抛出了旨在“抗衡中国影响”的所谓“2021年战略竞争法”草案,要求拜登政府采取与中国进行全面“战略竞争”的政策。

△鲍勃·梅嫩德斯

相对于此前拜登政府宣称的“该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的对华战略,这一拟议中的新法案引起了多方关注和警惕。

50年后的逆流:要与中国“全面竞争”?

这份由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国会参议员共同炮制、长达283页的法律草案通篇着眼于未来几十年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与较量——

●优先向所谓“印太地区”提供军事安全援助,并加强与地区盟友和伙伴的军事联系;

●加强与盟友在军控领域的协调合作,共同面对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和所谓的“扩张”;

●重点反击和对抗所谓的中国“掠夺性国际经济行为”;

……

△路透社报道截图

事实上,这份法律草案甚至还没有经过美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审议。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西方反华势力对它的热情。

一些西方媒体将其视为美国“两党对华强硬态度”的又一次展现。甚至有美媒夸张地宣称,该法案“可能正式拉开美中全面战略竞争的帷幕”。

△美国彭博社报道截图

美国政府的表态也颇耐人寻味。美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称,在制定任何对华政策时,美国国务院都会全程与国会磋商。“与中国的竞争是拜登政府面临的最重大的竞争。只有在国会赢得两党支持,我们才会获得最大的成功”。

△内德·普莱斯

“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华战略的延续”

就在该法案内容被抛出的同时,美国商务部刚刚宣布将7个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实体清单”。而此前不久拜登政府公布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时,“赢得与中国的竞争”也被煞有介事地列为主要理由之一。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认为,由美国一些参议员最新炮制的所谓”战略竞争法”草案实际上是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华竞争战略的延续。

张腾军:“战略竞争法”草案基本上与美国国内当前的对华关系氛围相一致。它标志着拜登执政之后,美国将延续对华战略竞争政策,并且希望有一个系统性的对华战略竞争策略。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美国两党的对华共识。

新加坡外交学者马凯硕在《全球亚洲》季刊上发文指出,眼下华盛顿一边倒的共识是:即便特朗普在其他所有问题上都错了,在对华问题上也是对的。但现实是,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损害了美国的地位,却并未对中国造成实际伤害。

△新加坡外交学者马凯硕(资料图)

文章强调,“如果拜登政府继续走特朗普对抗中国的老路,将把美国引向灾难”。

美国国内一些有识之士也看到,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经造成57万多人病亡,且疫情仍在持续发展;加之美国内政治分裂、种族矛盾不断以及基础设施破败,这都决定了拜登政府应优先治理国内问题。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沈逸认为,美国会参议院提出这份法律草案的背景以及美国当下的政治环境都非常扭曲,其得出的结论和对中美未来关系的定义更是完全错误的。

沈逸:在这种基础上形成的战略认知以及所要维护的目标、采取的手段,能不能适应时代需求、符合当今美国的国家利益,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撰稿丨侯晨

编辑丨闫明 李琳

签审丨郑磊 王坚

监制丨关娟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