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超音速导弹试射“阴沟翻船”,中国军事专家解读失败原因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李强】被美国空军寄予厚望的AGM-183A高超音速导弹的首次空中试射5日以失败告终。AGM-183A未能从B-52轰炸机上发射,被原封不动地带回了基地。专家表示,此次试验难度不大,但AGM-183A仍然出师不利,有些阴沟里翻船的感觉。这也让美国空军在与陆军、海军的高超音速导弹武器竞赛中处于下风。

AGM-183A出师不利

据美国《防务新闻》等多家媒体6日报道,4月5日进行的AGM-183A“空中快速反应武器”(ARRW)首次火箭助推器飞行试验失败,助推器未能点火发射。报道称,在加州海岸外的穆古角海军武器靶场上空进行试验时,B-52轰炸机试图点火发射ARRW的助推器。然而,美国空军在一份声明中说,“试射导弹未能完成发射时序”,轰炸机带着试验弹返回了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美空军表示,将研究未能发射的原因,然后做出选择以便在未来试验中顺利点火。美军官员称,虽然未能发射令人失望,但最近的测试提供了宝贵信息,可以进行研究并继续推进,这正是进行试验的目的。

AGM-183A高超音速导弹是美国空军第一种助推滑翔型的空射高超音速导弹,计划在本世纪20年代初装备部队。根据之前美方透露的信息,其平均飞行速度将在5000-6000英里/小时之间,也就是在6.5-8马赫之间。以这个速度,打击1000英里(约1600公里)外的目标只需要10到12分钟。另有资料显示,该弹射程大约1000公里。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导弹从性能到技术特征,和俄罗斯的“匕首”高超音速弹道导弹有些相似。

专家解读试射失败原因

据中国军事专家张学峰介绍,这次试验应该是一次难度不大的试验。助推滑翔型的高超音速导弹大体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它的助推器,另一部分则是滑翔弹头。这其中助推器主要是单级或多级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它本质上和弹道导弹或其他战术导弹的火箭发动机没太大区别,从技术角度看研制和试验难度不大。当然,作为一种新型的高超音速导弹,美国会为其研制全新的、高能固体火箭发动机,验证这种发动机正是这种试验的目的。再来说说位于导弹头部的滑翔弹头,由于需要在大气层内或大气层边缘进行高速滑翔飞行,并能进行机动,对弹头的气动布局、控制技术、防热技术要求很高。这是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的难点所在。这次试验中,试验弹包括助推器和一个模拟弹头,试验原计划还会包括弹头的分离环节,由于滑翔弹头并非真实飞行器,分离后将在大气层内解体。

张学峰表示,从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导弹未能从挂架上完成投放,B-52将试验弹带回了基地。那么,这里首先要考虑是否挂架出了问题。这种大型弹药,不会直接从挂架上点火发射,而是先投放或通过弹射脱离挂架,下落到一定距离后才会点火。很可能是挂架的分离装置出现问题,或控制电路出现问题,导致导弹未能顺利投放。另外,也有可能是在发射前检测中,发现试验弹参数存在问题,而终止发射。无论哪种原因,都应该算是阴沟翻船。

俄军事专家称,测试新武器失败很正常,但美国已经历多次失败。失败原因可能是测试过于匆忙,并没有为追赶俄罗斯做好准备。

美国高超音速项目竞争激烈

目前,美国空军、海军和陆军都在发展高超音速导弹,而且有的军种还不止一个型号。美国空军希望在本世纪20年代初将AGM-183A/ARRW作为其首款高超音速武器装备部队。美国海军则在推动“常规快速打击”项目,这种导弹通过“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携带发射,而陆军则在推动射程2200公里的“陆基远程高超音速武器”项目。上述导弹均为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不同之处在于滑翔飞行器的设计。美国海军和陆军的型号,基于两个军种共同发展的“通用高超音速滑翔器”,使用了不同的助推器。而这次试射失败的AGM-183的弹头更为传统。此外,美国军方还在开展使用吸气式发动机的高超音速巡航导弹的研制。这种导弹在和助推滑翔型导弹的相同射程下体积更小,成本更低。总体来说,相比这种导弹,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的研制难度稍低,美国军方在这一领域集中发力,意在快速实现突破,尽快装备部队。

专家表示,美国三军发展各自的高超音速导弹,虽说有“孩子多了好打架”的考虑,但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难免会产生相互竞争、相互倾轧。就在不久前,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司令蒂莫西·雷针对陆军在2023年前部署陆基高超音速导弹系统的计划表示,美国陆军的这个想法是在搞重复工作、昂贵而且“愚蠢”。他声称:“我只是认为花钱去投资重新创建美国空军已经掌握的东西,而且是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的,这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而这次AGM-183A的试射失败,对美国空军是一个莫大的讽刺。美国陆军和海军去年3月就进行了“通用高超音速滑翔弹”试射,打击误差只有约15厘米。相信未来,美国三军之间仍然会就这一问题产生争议。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