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方不想让你知道的五宗罪

2021年初春的安克雷奇,美国一贯引以为傲的所谓“人权”王牌,在占尽道义高地的中国面前彻底哑了火。

在寒冷的阿拉斯加,中国人点燃了驱散自负和蒙昧的烈焰——美国的“人权”,不是世界的人权!

欠收拾的不只美国,还有欧盟和“五眼联盟”其他四只眼。

3月22日,欧盟伙同英国、加拿大借所谓“新疆人权”之名制裁中方有关机构和人员。“五眼联盟”中剩下的两个小伙计澳大利亚、新西兰也应声附和,表示全力“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欧、英、加制裁中方人员机构,恰是美方在阿拉斯加重提新疆之后两天,颇有随美起舞、试探中方之意。欧方仅制裁了中方4名人员、1家机构,又暴露出蜻蜓点水、首鼠两端之态。万万没想到,小聪明换来的,却是重拳反制“大礼”。

北京时间当晚,中方即宣布对欧方的雷霆反击——制裁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的10名人员及4个实体。

正如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所言:“若有人执意要搞对抗,责任所在,不敢有负国民,别无选择,惟有奉陪。”

事实上,最该戴“侵犯人权”帽子的恰恰是美西方自己。多少年来,他们挥舞人权大棒满世界围殴“异己”,早已天怒人怨:人权,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

今天,少侠就详细扒一扒美西方人权的五大原罪:

美西方一直自诩“普世价值”模范生,然而他们一贯标榜的所谓“政治优势”,其实是开在资本原始积累和野蛮殖民掠夺之上的恶之花。他们的傲慢与偏见来源于近代以来的西方霸权,而霸权背后则全是刺刀见红的烧杀掳掠。

自16世纪“大航海时代”之后,西方地中海文明开始四处殖民扩张,活脱脱一副“我来,我见,我征服”。

先说德国,这个历史上纳粹的起源地、两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化工业化大屠杀实践者。

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就对非洲纳米比亚土著民大开杀戒。1904年至1908年,德国殖民军杀害了10万以上土著民,被联合国称为“20世纪的第一场种族灭绝”。

 德国士兵与纳米比亚战俘

德国的死对头法国,双手也是沾满鲜血,曾在殖民期间屠杀了阿尔及利亚550万人,妥妥地构成反人类罪。

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靠着巧取豪夺,西方“赚”到了叩开资本主义大门的第一桶金。

自此,世间一切都可以被西方资本主义物化成商品,即便是活生生的人,也可以明码标价、论斤宰割。美国领衔的“五眼联盟”全员,无不臭名昭著。

在长达400年的黑奴贸易中,美英法殖民者将1200万人从非洲运到美洲为奴,另有1000万人在“货”运途中惨死。

 1968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黑人奴工在棉花地里劳作。直到21世纪初,美国部分州仍未立法废除奴隶制度。

美国在历史上近百年的时间内大肆屠杀印第安人,甚至立法规定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的头皮便“奖励”50到100美元不等,导致印第安人口从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的1000万锐减到19世纪甚至不足25万人。

英国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殖民期间实施专制统治,原住民并不被当“人”,从未享有过公民权和参政权。

 1945年,当大英帝国统治下的印度暴发大饥荒时,大量粮食仍被运往英国。

 1953年,在肯尼亚人民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茅茅起义”中,大批吉库尤人被英国拘押。

 1954年,英国士兵帮助当地警察搜捕“茅茅起义”参与者。

19世纪70年代,加拿大公开宣扬“扼杀印第安血统从他们的孩子开始”,通过设立寄宿学校对原住民实施文化灭绝政策,超过15万原住民儿童被迫送入学校,其中被虐致死超过5万。

 旨在以英语和基督教取代土著语言和文化的加拿大印第安人寄宿学校

殖民压迫的切骨之痛,中国人理应永世不忘。近代以来“洋大人”逼迫中国签订了无数不平等条约,光勒索战争“赔款”就高达13亿两白银,相当于清朝16.5年的财政收入。

中印边界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及印巴两国之间纷争不止、枪声不息的克什米尔争端,无不是殖民统治的遗毒。

马克思说:“资产阶级用侵略、征服、残杀、掠夺和奴役,写下了资本主义发展史的第一页。”叫嚣对中国“制裁”的美西方国家,无不是生于不义,兴于不仁。历史前科罄竹难书的西方人,又有何脸面定义人权?

如果世界是个舞台,美西方最爱扮演的就是上帝。他们长年痴心“传教”,在全球强推“普世价值”,慈眉善目之下,实为蛇蝎心肠——嘴上劝善规过,为人画天堂之饼,手里拿刀动杖,让人受地狱之苦,“世界乱源”当之无愧。

2001年以来,美国在全球约80个国家以“反恐”之名穷兵黩武,花费超6.4万亿美元,超过80万人直接死于战争暴力,其中平民约33.5万人,家破人亡、背井离乡人数更难估量,多少旧日繁华只剩断壁残垣。

美西方在西亚北非播种“阿拉伯之春”,在欧亚推行“颜色革命”,在全世界煽动“和平演变”,中东诸国至今民不聊生,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国2100万人流离失所,曾经的“欧洲粮仓”乌克兰也变得穷困潦倒。

 2015年9月,叙利亚库尔德族3岁男孩艾兰•库尔迪在同家人一起流亡欧洲的路上不幸溺亡,他的尸体最终被浪潮带到了土耳其的海滩上。

 叙利亚战争爆发后,无数儿童失去家园,流离失所。

正如阿尔及利亚前总理艾哈买德•乌叶海亚所言:“席卷这个地区的并非一场阿拉伯之春,而是一场瘟疫。”而这场瘟疫的“零号病人”,正是狂妄自大、带毒狂奔的美西方。

当社会动荡与难民危机成为美西方自产自销的副产品,他们反思了吗?当叙利亚小男孩伏尸海滩震惊世界,他们忏悔了吗?那些发动战争的人为何依然逍遥自在?怎么没有人对他们追责制裁?为什么他们的尺子只用来衡量、抽打别人,却从不反躬自省?

说到底,美西方的自由是肆意凌虐别国,民主是替别人做主,人权更是“我行,你不行”“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到底谁口中谎话连篇,内心充满伪善,手里沾满鲜血,世人心中自有一本账。

说到“种族主义”,人们首先就能想到的是,二战期间,德国纳粹灭绝人性,屠杀近600万犹太人,其中包括100多万儿童。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内,死于德军手下的犹太人头发在玻璃橱窗后堆积如山,令人不寒而栗。

 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内,死于德军手下的犹太人头发在玻璃橱窗后堆积如山。

其实,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在白人统治的美西方,吉普赛人等少数族裔以及有色人种始终被白人狠狠锁在社会底层。种族问题在西方国家正好比侵略者匆匆留下的地雷阵——一踩就炸,却无人能排。

“白人至上”早已成为根植美国社会肌体的毒瘤,少数族裔处境艰难。去年,非洲裔新冠肺炎感染率是白人的3倍,死亡率是白人的2倍,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

2020年5月,美国爆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席卷50个州,波及整个西方世界。美国政府诉诸武力,部署超过1.7万大兵镇压抗议人群。全美1万多人被捕、21人死亡,大批外国新闻记者频遭无端攻击和拘捕。美国的“风景线”,遭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诸国罕见痛批。

 2020年5月29日,抗议者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快餐店外游行示威。这是弗洛伊德之死在该市引发的连续第三晚抗议活动。

特朗普政府时期,“3K党”等极端种族主义组织甚至法西斯主义更是强势抬头,少数族裔政治权利乃至人身安全始终得不到有效保障。“最后被关照,最先被牺牲”,成为美国有色人种的真实写照。

新冠疫情以来,蓬佩奥等美国反华政客用“政治病毒”污染全美,掀起污名化中国的恶风恶水。这样的土地上,美国亚裔能不遭殃吗?据统计,四分之一亚裔年轻人成为种族欺凌的目标。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16个人口最多的城市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较2019年增加了149%。

最近几天,美国还接连发生了白人壮汉当街拳打75岁华人老太的暴行和白人枪杀6名亚裔的惨剧。而本应主持公道的白人警察,在办案时却还在为凶手辩白洗地。

 2021年3月,美国多地举行集会,抗议针对亚裔的歧视和仇恨犯罪。

欧洲种族歧视和排外主义案件也随疫情扩散而激增,暴力流血事件此起彼伏。澳大利亚“白澳主义”死灰复燃,包括华裔在内的少数族群饱受言语侮辱和肢体攻击。

然而,一些美国政客一谈到新疆,却往往对维吾尔族穆斯林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关心”。他们真的关心穆斯林吗?

“9•11”事件后,美国全国上下有无数清真寺被打砸洗劫。长达数周时间内,许多阿拉伯裔、南亚裔、穆斯林甚至锡克教美国人成为了白人暴徒的袭击对象。而不少行凶者在事后还强辩称,自己的行为只不过是报复穆斯林的“爱国之举”。

2017年,特朗普政府出台“禁穆令”,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专门针对穆斯林群体颁布禁令的国家。据美国民调显示,时至今日,80%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在美国面临歧视。如果一位求职者姓穆罕默德,对不起,简历多半会被直接扔进垃圾桶。

 2018年4月25日,示威者在美国最高法院门前抗议“禁穆令”。

种族主义不是美国一国的问题,而是西方的系统性顽疾。当白人老爷们衣冠楚楚享受着阳光、美食和别墅,又怎会想到那些为面包苦苦挣扎、为治病哀求床位、为体面奔走呼号的有色少数族裔?

列强争霸,战火频仍,资本主义导演了一幕幕“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正因如此,各国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始终对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孜孜以求。

早在1648年,结束了“三十年战争”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强调了“主权平等”“尊重主权”等原则。一战结束后,“国际联盟”成立,再次明确主权不容干涉原则。二战后,联合国应运而生,不干涉原则白纸黑字被写入《联合国宪章》。

然而,美西方却一再无视《宪章》基本准则,大谈“人权高于主权”,却只字不提主权才是人权的保护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若国家主权沦丧,人权又怎能保障?

以美国为例,山姆大叔在拉美大搞“新门罗主义”,武力干涉格林纳达,支持暴力推翻智利阿连德政府,明目张胆干涉委内瑞拉大选,刺杀古巴国家领导人,武装入侵尼加拉瓜……如八爪鱼一般将触角伸进他人家里,紧紧吸附在别人的身上不肯松手。

 1973年9月11日,在美国支持下,智利叛军向合法总统阿连德的府邸发起进攻,阿连德只能亲率20余人的卫队“天子守国门”。

如今,拉美诸国在美国干涉下,要么深陷中等收入陷阱和债务陷阱,要么在制裁封锁下苦熬。拉美人民本应独立自强走自己的路,却被美国锁在“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的“后院”动弹不得。天下苦美久矣。“独夫之心,日益骄固”,结果必将是“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

正如毛主席所言: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的手伸得太长了。它每侵略一个地方,都把一条新的绞索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它已经陷入全世界人民的重重包围之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谈到美西方干涉他国事务的“通行证”,那无疑是“双标”。

 西方双标叙事引发“现世报” (漫画|罗杰)

譬如,美英等国对中国完善香港“爱国者治港”选举制度横加指责,可是他们自身国家安全立法的条目和严厉程度,比起中国在香港的国安立法,完全是有过而无不及。

19世纪以来,资产阶级代议制国家陆续改革选举制度。新西兰、法国、德国等为稳定资产阶级统治秩序,在“单一多数选举制”的基础上,相应采取了混合比例代表制、可转让选票制、两轮投票制等选举制度。这充分说明,西方自己的选举制度从来没有从一而终的所谓“民主”。

早在1807年,美国就制定了《反叛乱法》,只要被认定“反抗美国政府权威”、“妨碍执法或司法程序”,总统就有权部署军队和国民警卫队予以处理。

“9•11”事件后仅6个星期,美国国会就通过了极为严厉的《爱国者法案》,以反恐为名授权美国国安局对美国公民和生活在美国的外国人进行窃听。

今年1月6日国会山暴乱后,美国国会又着手开始修改选举法。

就在北京时间全国人大公布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议程的同一天,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关于完善选举制度、提高选举安全的所谓“为了人民法案”,涉及设立州独立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等诸多方面。按照美国对香港的标准,如此大动刀子的修改法案,必然会“破坏民主”。

至于“爱国者治国”,在美西方更是早已常态化:美国明确禁止有违效忠义务的人担任公职;英国要求官员庄严公开进行效忠宣示;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都规定公务员有效忠义务,限制批评政府等行为……

显然,对管治者的爱国立场和相关政治资格作出严格要求是世界通例。但到了中国香港,当反中乱港势力在街头火烧平民、刀捅警察,社会秩序遭受严重冲击时,美西方一些人欢呼“美丽风景线”;等到中国依宪依法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时,美西方国家却纷纷跳出来表达所谓“关切”,试图插手香港事务,对中国说三道四、评头论足。

难道他们是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非也,实在是他们的良心搭歪了线。

 黑暴分子打砸香港长沙湾的当地政府办公场所

 香港“废青”在商业街大肆打砸抢烧

他们真心在意香港社会稳定,在乎香港民众福祉吗?如果任由外国势力干预香港选举,香港还有安宁之日吗?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还能保持吗?香港居民最为关注的住房、就业等重大民生问题还能解决吗?“一国两制”还能搞得下去吗?

按照美国国会对香港国安法的道德标准,这些政客们最该做的,首先就是制裁通过了《爱国者法案》的他们自己。

 扯下西方“人权”的遮羞布 (CG插画|墨剑)

有些苦痛无法治愈,有些原罪无法原谅。在人权问题上身负原罪的美西方,本应不断赎自己的罪,却仍在疯狂定他人的罪。他们不是“选择性忘记”,而是刻意树立“反面标杆”,借机洗刷自己的肮脏马甲,将自己伪装成当下的“白莲花”。

如果对其颠倒黑白、颐指气使继续听之任之、逆来顺受,公道与天理何在?这世界还会好吗?这两天H&M等品牌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中国人民已经发出正义的怒吼——是时候由我们来给他们立规矩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