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企一年前陆续收到终止合作邮件:“想不通靠会费收入的‘良好棉花协会’为何要自断手脚”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刘欣】24日,瑞典服装品牌H&M发表在官网上的一份声明引发中国网友众怒。声明称,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供应商从该地区与“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从2019年到2020年,已有多家新疆棉花生产企业收到BCI的“终止合作邮件”。

多家新疆企业一年前开始收到BCI“终止合作邮件”

“尊敬的执行合作伙伴:我正式沟通(宣布)这样一个艰难的决议。”2020年3月12日,从事棉花加工的新疆尉犁县众望工贸有限公司收到一封来自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下简称BCI)的电子邮件,内容是“新疆项目有效证书暂停一年”,邮件中声称,“鉴于目前国际环境的复杂情况,BCI理事会最终决定,在2020-2021季度将暂停在中国新疆地区的认证计划和证书。这是在目前情况下,为了保证项目长久的可持续性所做出的艰难决定,同时,BCI将利用这段时间,对标准进行进一步的升级和优化,以应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

在今年1月份的采访中,新疆尉犁县众望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彪对《环球时报》说,他的公司从2015年开始参与到BCI项目中,“当时江苏一个家纺企业是宜家的供应商,按照宜家的采购规定,只有选用经过BCI认证的原料才能作为它的供应商,我们就承担了这么一个角色,帮这家江苏企业按照良好棉花的标准去种植、采集和加工棉花。”

不只是众望公司,2020年前后,很多新疆棉花生产加工企业都收到这样一封莫名其妙的“终止合作邮件”。在采访中,这些企业告诉《环球时报》,BCI方面给出的理由无外乎“系统、标准升级”。而对于邮件中所提的“复杂国际环境”是指什么?1月18日,BCI上海代表处在回复《环球时报》时并未明确阐述,只表示该邮件是总部拟定,由上海代表处翻译成中文发给新疆地区的执行合作伙伴。

根据官网资料,BCI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可持续发展计划。截至2019年底,BCI拥有超过1840名成员,涵盖了从农民组织到零售商和品牌的整个全球棉花供应链。2019年,BCI零售商和品牌成员采购了超过150万吨的“Better Cotton”,其中就包括耐克、阿迪达斯、宜家、H&M等众多国际知名品牌。

“通过我们8年以来遵循良好棉花标准流程所进行的第二方和第三方审核验证,在新疆地区所有执行合作伙伴的项目中从未发现过任何违反良好棉花禁止强迫劳动的标准的情况。”BCI上海代表处在1月份时这样告诉《环球时报》。2012年BCI正式在上海设处。通过和植棉区当地的执行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培训棉农良好棉花的生产原则和标准,帮助棉农用环保可持续的方式种植棉花。BCI的审核包括“生产单位自我评估”“执行合作伙伴和BCI第二方可信度审核”以及“第三方检测机构验证”。通过三重机制来评估生产单位是否可以取得良好棉花证书。

新疆棉企:“BCI的‘体面劳动’标准不就是我们《劳动法》里要求的那些嘛!”

《环球时报》记者查阅BCI的相关标准,发现其实并非多么“特殊”。公开资料显示,BCI有“六大生产原则”:将对作物保护措施有害的影响降至最低、高效用水与保护水资源、重视土壤健康、保护自然栖息地、关心和保护纤维品质、提倡体面劳动。

张彪告诉《环球时报》,像他这样的皮棉供应商,BCI方面每年都会有三次业务对接:“第一次是年初的时候进行项目申报,比如有多少种植面积?多少农户参与?可能会有怎样的效果?就是跟BCI沟通一下预期。5月份左右,要对年中的培训、‘体面劳动’教育情况做一个线上自我评估,随后是第二方审核,即BCI上海代表处会派审核经理实地审核执行情况,过程就是从名单里随机抽三组,每组15个,总共45个农户,进行拜访,到地里、家里跟他们聊天,填写问卷,这一阶段完成后,会有一个评分。最后就是第三方审核,第三方审核也通过后,就会在9月份之前发一个证书,承诺下一年继续合作。”

回忆起2013年初次跟BCI签订协议时的情形,新疆泰昌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成俊印象仍然深刻:“我们是大农场,想学世界先进的农业技术,怎么提高产量?怎么节约成本?他们跟我们谈到‘体面劳动’时,当时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叫‘体面劳动’,最后搞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就是我们国家《劳动法》里规定的那些嘛!”李成俊承认,BCI传递的理念他觉得“都挺好”,只是某些术语不同,“跟BCI签了协议后每两年对方要来评审,中间还有一次是自我评审,那几年评审从没发现过任何问题。”

实际上,BCI在审核方面双标严重,拥有BCI认证的很多其他国家的企业有实实在在“违反人权”的情况,比如:印度等国雇佣童工采棉,BCI的做法仅仅是对当地企业进行宣传,要求他们“尽量不要用”,完全没有“抵制”。和QS/ISO等生产质量认证体系不同,尽管BCI强调唯有其认证通过的棉花才有资格叫“良好棉花”,但这个良好的标准里关注的只是所谓“从业者的健康及权益保护”和“生产环境生物多样性”,高举“政治正确”的大旗的同时,H&M等品牌多次被查出质量问题。

收入来源靠会费,BCI为何要“自断手脚”?

3月25日,张彪再次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H&M事件在国内发酵后,他这样的皮棉生产商由于不清楚下游的品牌会采取什么策略,对消费的预期非常不确定。皮棉期货价格从两天前开始的15600元每吨跌到14900元每吨。

BCI上海代表处1月份在给《环球时报》的邮件回复中并不愿意细说“停止使用新疆棉”的后果,只表示:“新疆是中国最重要的植棉区,棉花产量占全国棉花产量的85%。良好棉花项目在新疆地区的产量占新疆地区产量15%-18%。最终流通到供应链中的良好棉花大约是40万吨到50万吨左右。暂停认证,意味着每年大约需要进口40万吨到50万吨的海外良好棉花。”

“你说它(BCI认证)重要也重要,说它不重要也不重要,就看你的目标客户是谁,如果客户全都是BCI会员里的这些零售商品牌,那这份认证对你来说就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认证,就没有办法给它供应产品。”张彪曾告诉《环球时报》,这样的“终止合作”确实给新疆棉花的国际形象带来一定的伤害,“跟国际其他产地对比,机械化普及后的新疆棉异性纤维已经改善很多,而且可纺性并不比其他产地差。国外棉花更便宜,是因为他们的种植量更大,规模化比我们更大。”

BCI为什么会“终止与新疆棉企合作”?张彪表示,他无法理解,毕竟这是一个对全产业链都有伤害的决定,包括BCI自己,“BCI的整体收入来源就是成员会费,如果是生产者单位,一年要交700欧元,如果是棉花经销商,最低标准是3500欧元,品牌商则是按照每年使用棉花的量来交费,价格大概在60万—100万欧元。”张彪说,所以某些品牌商等于是BCI的“金主爸爸”,BCI这种“自断手脚”的操作太令人疑惑。他还透露,BCI中国代表处方面一直不愿意放弃新疆棉,但无奈来自BCI总部压力太大。

令人意外的是,即使不断对美方立场妥协,甚至助纣为虐,但美国对BCI的态度却并没有多少“温度”。实际上,2019年以来,美国媒体开始在“强迫劳动”问题上多次点名BCI,质疑BCI在棉纺职业标准认定方面的公信力。2020年7月,美国农业部成立了“美国棉花信任协议”组织,要求所有美资企业必须使用美版“认证系统”及“供应链追溯系统”,有主导棉纺业国际规则和秩序之意。

显然,以“强迫劳动”为名,打压中国棉纺企业只是美国的目的之一,伺机主导全球棉纺行业规则是其更隐秘的企图。在“自断手脚”迎合美方立场的同时,BCI并未得到任何好处。

“目前来看,全球最大的棉花可持续标准还是属于BCI,但美国正在争夺话语权,至少是想分一块大蛋糕。”一位棉花业内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