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发布2020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不完全报告

编者按

二战结束以来,美军都是南海最强大的力量存在,其部署及行动攸关南海局势走向,近年来为应对中国的海上崛起,美军在南海的部署及活动再度呈现升温之势。“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持续跟踪美军南海活动的情况,每年发布上一年的年度报告。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肆虐,但是美军在南海地区却一直保持高强度军事活动。

目录

一、战略平台频繁亮相南海,对华威慑意图明显

二、空中抵近侦察强度大幅增强,花样不断翻新

三、以“航行自由”为名,继续通过“闯岛闯礁”和过航台湾海峡实施对华极限施压

四、演习演练受新冠疫情影响,规模和频次有较大缩减

五、总结及展望

2020 年 美 军 南 海 军 事 活 动 不 完 全 报 告

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肆虐,但是美军在南海地区却一直保持高强度军事活动。以航母打击大队、战略轰炸机、核动力潜艇为代表的战略武器平台频繁进出南海,对中国实施了前未所有的武力威慑行动。与此同时,美军在南海地区继续保持频繁的海空抵近侦察,包括军事承包公司侦察机在内的多型侦察机密集前往南海地区开展侦察活动,战场建设和整军备战的气氛十分浓厚。

一、战略平台频繁亮相南海,对华威慑意图明显

2020年全年,美军先后向南海地区部署3个航母打击大队、2个两栖戒备大队、多艘次核动力潜艇;美军的B-52H轰炸机和B-1B轰炸机17次进出南海开展“动态兵力”部署行动。无论是从规模、数量还是在南海地区活动的时长来看,美军战略平台在南海的军事活动强度均为近年来罕见。

(一)大型编队活动强度增大,实战化演练针对性强

首先,兵力数量多、活动时间长。美海军先后有“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USS Theodore Roosevelt CSG, CVN-71)、“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USS Nimitz CSG, CVN-68)和“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USS Ronald Reagan CSG, CVN-76)、“美利坚”号两栖戒备大队(USS America ARG, LHA-6)、“马金岛”号两栖戒备大队(USS Makin Island ARG, LHD-8)进入南海。“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进入南海主要是前往越南岘港进行港口访问。[1] “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马金岛”号两栖戒备大队是前往中东地区部署途经南海。作为第7舰队所属的“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美利坚”号两栖戒备大队则是专门部署至南海地区实施海上威慑巡航。从时间来看,“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在3月1日由巴士海峡进入南海,3月17日前后驶离南海,活动时间在两周左右;“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于7月3日前后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7月18日驶离南海进入马六甲海峡前往中东地区部署;“里根”号航母全年四度进入南海,首次于7月3日左右经菲律宾中部地区海峡进入南海,第二次于7月中旬由爪哇海进入南海,第三次于8月14日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最后一次于10月12日由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合计在南海逗留时间大大超过以往。值得一提的是,与往年常规的巡航不同,2020年美航母打击群在南海及其周边的部署极具实战色彩,如“里根”号航母在南海周边海域部署了超过4个月,多次快进快出南海,并与其他航母打击群分进合击,既希望保持必要的威慑力,同时也试图尽量与中国的反介入兵力保持距离。

其次,活动区域敏感、演练科目多样。在南海地区部署期间,美海军航母打击大队及两栖戒备大队曾长时间位于台湾西南海域、黄岩岛附近、南沙群岛附近海域活动。从演练的科目上来看,既涉及双航母作战演练、轻型航母作战概念、海空联合作战等战略战役科目,也涉及海上补给、舰载机空中加油等战术课目演练。3月15日,美海军“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与“美利坚”号两栖戒备大队在南海中沙群岛附近海域演练远征力量作战运用,[2]这是“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首次在该海域内开展此项科目演练。

4月20日,美海军“美利坚”号两栖戒备群联合澳海军“帕拉马塔”号(HMAS Parramatta, FFH 154)导弹护卫舰在南海中国“海洋地质八号”(Haiyang Dizhi 8)科考船和马来西亚“西卡佩拉”号(West Capella)钻井船附近敏感海域炫耀武力,主动为马来西亚“撑腰”,挑拨中马“对峙”。

7月3日,来自第3舰队的“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与第7舰队的“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分别从巴士海峡和菲律宾吕宋岛南侧的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南海,汇聚在黄岩岛附近海域并开展了年内首次双航母演练,[3]随后7月17日这两个航母打击大队再次于曾母暗沙附近海域开展双航母编队演练。

美军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连续两次在南海开展双航母编队演练,演习区域选择了黄岩岛和南沙群岛等敏感海域,且时间上分别与解放军的西沙军演和台湾地区一年一度的“汉光”(Han Kuang)演习高度重合,其背后目的不言而喻。航母打击大队与轰炸机协同对地、对海目标的联合打击是近年来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演练的重点科目。7月3日至4日,美空军第96轰炸机中队1架B-52H轰炸机从路易斯安纳州巴克斯迪尔空军基地起飞,经阿拉斯加州方向飞往南海上空与“里根”号、“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开展联合演练。在“里根”号、“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于南海海域航行期间,美海军连续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多批次P-8A反潜巡逻机前往南海空域。一方面,P-8A反潜巡逻机可以为航母编队航行期间提供实时的情报支援,另一方面P-8A反潜巡逻机携带AGM-84D“鱼叉”反舰导弹可以发挥类似轰炸机的部分功效,推测与航母编队开展了海空联合打击训练。除了P-8A反潜巡逻机,7月4日至5日美空军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多批次KC-135R加油机前往黄岩岛附近空域与航母舰载机开展空中加油演练,提升航母舰载机在南海地区的远程作战能力。

(二)轰炸机频繁进出南海,重点演练“动态兵力部署”作战概念

2020年全年,美空军B-52H、B-1B两款轰炸机高强度进出南海开展军事行动,重点演练前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出的“动态兵力部署”作战概念,[4]企图实现美军轰炸机战术行动的“不可预测性”。据不完全统计,年内美空军轰炸机先后17次进出南海,绝大多数采用双机编队形式累计出动了11架次B-52H轰炸机、21架次B-1B轰炸机,其中,4次由本土基地起飞,其余均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综合来看有以下特点:

一是航线选择考究、注重南北协调配合。通常情况下美空军轰炸机进入南海首选菲律宾吕宋岛北侧的巴士海峡,但是2020年美军在此基础上开辟了自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上空进入南海的新航线,采用两架轰炸机一南一北同时进入南海的模式。

这种南北同时进入的行动模式很大可能是一种声东击西的作战演练,意图用北侧的轰炸机牵扯中国的火力,实则模拟对南侧的南沙岛礁实施轰炸打击,两架轰炸机一南一北同时进入南海或者从仅从南侧进入南海的模式表明,美军在不断演练对中国军队驻守的的南沙岛礁实施空中打击,在切实做实战准备。此外, 2020年12月23日和28日,美空军第37远征轰炸机中队2批4架B-1B轰炸机前往南海开展演练,其飞行区域已经涵盖了西沙群岛地区,这表明美军轰炸机的空中打击目标演练不仅针对南沙岛礁还涵盖了西沙群岛甚至海南岛的部分重要军港及基地。

二是战术行动强调不可预测性。自4月16日美空军第69远征轰炸机中队5架B-52H轰炸机结束在关岛为期6个月的轮换部署后,美军开始在西太平洋地区开始执行轰炸机“动态兵力部署”,部署时间上短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左右,并且部署具有随机性和偶然性。首次在南海实施动态兵力部署发生在4月29日,当时美空军第28轰炸机联队2架B-1B轰炸机从南达科他州埃尔斯沃斯空军基地起飞,飞往南海上空开展军事行动后返回基地,整个任务持续32个小时。[5]此后美军一直采用从本土和关岛两个方向前往西太巡航的模式,持续派出轰炸机进入南海。在进入南海的时间上,美军时常会选择在夜间进入,如5月18日夜至19日凌晨,美空军2架B-1B轰炸机悄然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进入南海,之所以选择夜间是因为夜间行动具有相对隐蔽性。夜间行动也契合美军打响“第一枪”的传统,妄图在对手警惕性最弱的时候突然出击瞬间夺取制空制海权。

三是强调体系化联合行动。纵观美军历次轰炸机进出南海,必有侦察机提供情报支援、加油机提供空中油料保障。例如,5月26日美空军2架B-1B轰炸机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军事活动期间,美军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了1架编号为62-4139的RC-135W侦察机、1架P-8A反潜巡逻机(HEX:AE6854)、1架编号为159893的EP-3E侦察机和1架编号为161586的P-3C反潜巡逻机进入南海开展侦察行动。12月28日美空军2架B-1B轰炸机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军事活动期间,美空军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3架KC-135R加油机(无线电呼号:PEARL24、25、26,编号59-1459、63-8022、60-0328)前往菲律宾吕宋岛西北部上空为轰炸机提供空中加油。

(三)核动力潜艇活动频繁,试图弥补疫情期间的兵力空缺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军海外军事部署能力受到极大制约,3月份在西太平洋地区执行巡航任务的“罗斯福”号航母爆发疫情随后紧急停靠关岛,完全丧失了战备执勤能力,导致美军一度出现了在西太平洋地区无航母可用的尴尬局面。作为具备重大战略威慑力的核潜艇在疫情期间担负起了威慑巡航的重任,根据有限的信息披露,全年美海军至少有“芝加哥号”(USS Chicago,SSN-721)、“夏延号”(USS Cheyenne,SSN-773)、“北卡罗来纳号”(USS North Carolina,SSN-777)、“阿施维拉号”(USS Asheville,SSN-758)、基韦斯特号(USS Key West,SSN-722)、密西西比号(USS Mississippi,SSN-782)、“汉普顿号”(USS Hampton,SSN-767)等核动力攻击潜艇前往包括南海在内的西太平洋地区执行战略巡航任务。

二、空中抵近侦查强度大幅增强,花样不断翻新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全年美军从韩国乌山基地、冲绳嘉手纳基地、关岛安德森基地、菲律宾克拉克基地、文莱等多个基地派出包括U-2S高空侦察机、RC-135系列侦察机、E-3B预警机、E-8C空地监视机、P-8A、P-3C反潜巡逻机、EP-3E电子侦察机、CL-650侦察机、CL-604海上监视飞机以及RQ-4B“全球鹰”、MQ-4C“人鱼海神”高空无人侦察机等13款侦察机前往南海开展抵近侦察近千架次。

(一)为美军重大兵力行动提供情报保障

在美军航母打击大队、轰炸机进入南海活动、美海军水面舰船过航台湾海峡、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等重大军事行动期间,美军各类侦察机前往南海侦察的频次和强度会明显增强。例如在4月28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巴里号”(USS Barry,DDG-52)在西沙群岛“闯岛闯礁”期间,美军先后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1架P-8A反潜巡逻机、1架P-3C反潜巡逻机和1架EP-3E侦察机进入南海北部空域实施情报支援。在7月3日至7日美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在南海开展双航母编队演练期间,据空中广播自动监视系统(ADS-B)数据,美军出动了15架次P-8A反潜巡逻机、3架次EP-3E侦察机、2架次RC-135W侦察机、1架次RC-135U侦察机和1架次P-3C反潜巡逻机进入南海开展侦察行动,这是自2013年美军P-8A反潜巡逻机部署西太平洋地区以来少有的出动强度。

(二)强化针对中国兵力动向的反应

美军通过持续性的日常对华空中侦察行动,力图掌握中国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的各类军事活动动向,特别是在中方有重大军事行动期间会适时提升侦察兵力的出动频次。例如在4月12日至22日,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编队进入南海训航期间,美军基本保持每天2至3架次的出动强度向南海派出各类侦察机实施侦察。7月11日,美国佐治亚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编号为96-0042的E-8C战场监视与指挥飞机部署至冲绳嘉手纳基地后,即开始密集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美军在7月17日、18日连续两天罕见地派出1架编号为77-0355的E-3B预警机与E-8C战场监视与指挥飞机搭配飞往台湾西南空域对中国华南地区、闽南地区开展预警侦察行动。8月26日,美空军编号为62-4128的RC-135S弹道导弹侦察机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前往西沙群岛附近空域对中国的导弹试射活动实施侦察。

(三)加强在南海部署或演练新型侦察平台及设备

2020年上半年美海军在冲绳嘉手纳基地部署了2架装备APS-154高级空中感应器的P-8A反潜巡逻机,7月后另外2架装备APS-154高级空中感应器的P-8A反潜巡逻机替换了此前两架执行部署任务。装备了APS-154高级空中感应器的P-8A反潜巡逻机在南海地区的侦察空域主要包括中国华南沿海、海南岛以及南沙群岛等敏感区域,重点对中国濒海地区重要军事目标实施监控。例如5月15日,编号为169010的P-8A反潜巡逻机就沿着中国海南岛海岸线开展侦察,并在三亚外海盘旋飞行。三亚军港是中国重要的潜艇基地,美军加载特殊设备的侦察机在此侦察,其意图不言而喻。2020年1月份,美海军第19无人巡逻中队2架MQ-4C“人鱼海神”高空无人侦察机从美本土部署至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6]至少从4月份开始这款侦察机就进入南海开展侦察行动,11月份起密度越来越大,2-3天就有一个架次在南海活动。而且,每次MQ-4C“人鱼海神”高空无人侦察机进入南海后均有P-8A反潜巡逻机出现,这表明美海军正在南海地区演练MQ-4C无人侦察机与P-8A反潜巡逻机的协同侦察训练。

(四)伪装侦察肆无忌惮,多国民航号码被冒用

2020年,“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通过空中广播自动监视系统(ADS-B)信号,多次发现美军侦察机通过更改ICAO(国际民航组织)注册的航空器识别码,伪装成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客机对中国实施抵近侦察。如,9月8日上午,美空军编号为62-4134的RC-135W侦察机(HEX:AE01CE)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进入巴士海峡后将其S模式码改为750548,对外显示为1架马来西亚籍客机。9月22日,美空军1架RC-135S导弹监视机(AE01D6)从冲绳嘉手纳起飞后信号消失,进入黄海后改用菲律宾客机识别码(75C75C)持续作业至晚上20时许,对黄海进行密集侦察,任务结束改回真实识别码,推测是在监视解放军在黄海的军事演习。此类事件不胜枚举,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的介绍,截止9月中旬,美军侦察机2020年在中国沿海地区冒用他国民航代码就达100余次,这也是美军在全球进行抵近侦察的惯用伎俩。即便美军可能认为并无明文的国际法能约束此类行为,但这无疑是很不道德的。而且,美军的这种行为严重扰乱有关空域的航空秩序和飞行安全,威胁中国和地区国家安全,性质十分恶劣,会给真正的民航客机和被冒用国的飞机带来重大危险。

(五)私人防务公司侦察机成为南海侦察“新秀”

2020年3月31日,美国特纳克斯航空航天公司(Tenax Aerospace LCC)1架编号为N9191的庞巴迪CL-604海上监视飞机部署至冲绳嘉手纳基地,并于7月16日首次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年内累计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33架次。7月29日,美国拉塞航空公司1架编号为N488CR的CL-650侦察机部署至冲绳嘉手纳基地,并于8月20日首次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年内累计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4架次。8月18日,美国麦塔特种航空公司1架编号为N334CA的“空中国王”比奇350低空侦察机部署至菲律宾马尼拉机场,主要负责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的反恐行动。

美国私人防务公司的侦察机进入南海地区开展侦察行动,一方面可以与美军侦察机形成优势互补,提升联合作战能力;另一方面是为了应对美国近年来强调的所谓“灰色地带”竞争。[7]通常特纳克斯航空航天公司的庞巴迪CL-604海上监视飞机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时都会利用菲律宾克拉克基地作为中转进行加油后继续前往南海侦察,其侦察的区域主要涵盖台湾海峡南口、中国华南沿海、海南岛及西沙群岛等地区。在美国私人防务公司侦察机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期间,均有美军的P-8A、P-3C、EP-3E等侦察机出现在南海地区,因此双方很可能会采取一定形式的互动协同。

三、以“航行自由”为名,继续通过“闯岛闯礁”和过航台湾海峡实施对华极限施压

2020年全年,美军持续打着“航行及飞越自由”的名义在南海地区开展高强度的“闯岛闯礁”及舰机穿越台湾海峡行动,无论是从频次还是强度上上来说都是近年之最。其中,美军在南海“闯岛闯礁”9次,包括西沙群岛5次,南沙群岛4次。MC-130J特种作战飞机飞越台湾海峡2次,C-40A运输机飞越台岛上空1次,水面作战舰船穿越台湾海峡13次。

(一)“闯岛闯礁”行动强度大幅提升且日益常态化

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美海军在南海地区开展了5次“闯岛闯礁”行动,2019年则是8次,2020年提升到了9次。9次“闯岛闯礁”行动均集中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海域,从行动开展情况来看主要由第7舰队的作战舰船来执行,第3舰队临时派驻的舰船为辅,并且绝大多数行动都集中在月底开展并有意配合美方的相关政治行动。7月14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一份关于南海地区的声明,该声明基本上否定了中国在南海中南部的主要海洋权益声索,[8]当天美海军导弹驱逐舰“约翰森”号(USS Ralph Johnson,DDG-114)即在南沙群岛附近海域开展了一次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其中,在西沙群岛的行动频次甚至超过了在南沙区域,高达5次,显示美军对西沙海域越来越强的兴趣,值得高度关注。

(二)台海地区特别是台湾“西南空域”已成为美对华军事斗争的焦点,潜在军事风险在不断上升

2020年全年美军在台海地区活动异常频繁,不仅有双舰编队过航台湾海峡、双机编队飞越台湾海峡等行动,甚至出现了军机飞越、降落台湾的异常举动。11月22日,美军印太司令部情报处处长迈克尔·斯图德曼(Michael Studeman)访台表明美台双方的情报合作已经公开化,美军不仅出动舰机进入台海为岛内分裂势力鼓劲加油,还会从信息情报上给予支持协作,这对台独势力发出了非常危险的信号,对台海地区和平稳定构成了极大威胁。

此外,台湾西南空域已成为美军各类侦察机开展密集侦察的重点空域之一,除了为过航台湾海峡的舰机提供情报支援,美军更重要的目的在于摸清解放军在粤东、闽南地区详细的兵力行动情况。2020年美国空军的E-8C空地监视机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近20次,其中绝大多数侦察空域位于台湾海峡南口及巴士海峡上空。作为美军的战场建设利器,E-8C主要监控地面目标电子和雷达系统,纵深探测距离可达到250公里左右,使其可以居高临下地对对手的纵深目标进行探测和跟踪。随着解放军能力的不断提升,美军对广东、海南岛等地的兵力部署和活动的兴趣也在不断增加。

由于美军军机在台湾西南空域活动力度的不断增强,中美两军在这一空域的相遇也愈加频繁。无线电爱好者时常能捕获中国军机驱离美军军机的无线电通话,其中不乏“你已接近我领空,立即离开!否则将遭到拦截”“否则你将对所有结果负责”[9]等严令警告,从中可窥见美军活动的烈度之高、压迫意图之强,而这也必将导致潜在军事风险的上升。

四、演习演练受新冠疫情影响,规模和频次有较大缩减

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美国在南海地区开展各类演习演练的规模大频次与往年相比有了很大缩减。全年美军在南海地区开展的最大规模多边演习为美泰“金色眼镜蛇”(Cobra Gold )演习,[10]另一场年度大规模联合演习美菲“肩并肩”(Balikatan)联合演习因疫情原因宣布取消。2020年的美泰“金色眼镜蛇”演习内容涵盖了登陆作战、丛林作战等传统科目,也包括了网络安全防护等新兴科目。此外,美空军第25战斗机中队8架A-10C攻击机从韩国乌山空军基地转场至泰国乌塔堡基地,搭载了F-35B战斗机的美海军“美利坚”号两栖戒备大队也参加了各项演习科目,这是美海军陆战队的F-35B战斗机首次进入泰国参加军事演习。[11]

疫情期间,美军仍不忘拉拢地区盟友开展炮舰外交,多次与日、澳等国在南海开展双、多边演习,并对相关演习信息进行高调宣传,以期达到持续强化地区存在、推动与地区盟友的军事合作关系、加大对中国施压的目的。

除了大规模多边演习,全年美军在南海地区还开展了多项小规模的战术演练活动,这些演练了聚焦实战,重点演练美军近年来提出的各种新式作战概念。例如3月份美海军“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进入南海后曾先后两次与“美利坚”号两栖戒备大队开展“远征打击力量行动”演练,意图提高航母打击大队与两栖戒备大队之间在南海地区的协同作战能力。[12]

五、总结和展望

在2020年,美军在南海地区开展极限施压,加大通过将各类战略武器平台部署至南海地区,频繁开展“闯岛闯礁”和过航台湾海峡等手段企图实现炫耀武力和威慑中国之目的。然而,尽管美国在全球范围内仍然保持着明显的军事优势,但是在西太平洋地区这种明显的军事优势正在逐渐丧失,中方反制和应对的针对性和有效性都在大幅提高,美军在南海各类不断加码的军事行动和武力威慑无疑会推动地区局势进一步紧张。未来,在大国竞争的口号之下,美军在南海行动的烈度和频次还会继续增加,变化的可能只是策略和手法。

(一)战略上,拜登政府会坚持对华军事遏制的根本方向

目前美国两党在对中国的战略判断上基本形成共识,均认为“中国是其最紧迫的战略威胁”。2020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了22亿美元的“太平洋威慑计划”(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该计划效仿“欧洲威慑计划”(European Deterrence Initiative),[13]重点推进美军在印太地区关键基础设施建设的全面布局,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和挑战”。海军部长肯尼思·布雷思韦特(Kenneth Braithwaite)公开表示,希望设立专门主管南海、东印度洋地区的第一舰队。[14]因此新一届美国政府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军事上都不会改变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的路线,中美之间在南海等中国周边地区军事对抗的趋势不会改变。在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发布的《海上优势:综合全域海军力量获胜之道》最新纲领性文件中也指出“美国海军必须形成全域海上力量”、“必须增强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来应对长期的战略竞争。[15]

(二)战术上,在南海针对中国的紧张军事斗争仍会持续

近年来,美国持续扩大在在南海周边地区的军力部署,并不断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各类军事演习和兵力活动规模。在中美竞争日趋激烈的大势下,美军的各类舰船、飞机会更频繁地进入南海开展各类军事活动。团结盟友及伙伴是美国新政府一切对外政策的基石,在自身力量相对下降的背景下,美会加大对其盟友和伙伴的借重。美军可能会拉拢地区内的盟友和伙伴国加大介入南海事务,寻求扩大与南海周边国家包括军事基地和共同军事行动等方面的合作,并通过包括军事在内的各类手段积极介入中国与地区国家的海洋争议和矛盾,以此实现对华海上遏制。

(三)策略上,美军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可能趋于低调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军在南海的行动被过多的政治化和大众化,这既是因为开源数据和大众媒体的日益发达,也与美军主动高调披露相关信息有很大关系。为了强化与中国的竞争,美军在其官网和自媒体上,大肆炫耀武力,甚至公开对中国进行恫吓,这大大加剧了南海地区的紧张。而拜登及其主要幕僚非常清楚,中美竞争是个长期的过程,“极限施压”压不垮中国,反而有使局面失控的风险。军事竞争当然是常态,但需要可控。在这种思路下,美军可能从“做得多、说得多”转向“多做少说”,适当降低媒体宣传的姿态和强度。如,在1月下旬美军“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在南海活动期间,美军的宣传就有明显降温。当然,这种趋势能否保持,我们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如果竞争能尽量局限在专业领域,对于两军和两国关系都尚有一定的正面意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