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围观哈里夫妇“爆家丑”,俄外交部发言人:这不是丑闻,是民主的崩塌!

【环球时报记者 纪双城 任重 柳玉鹏】把家务事闹到世人皆知,通常是场灾难,更何况是英国女王的孙子和孙媳妇。英国王子、萨塞克斯公爵哈里及其夫人梅根接受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的专访在美英两国相继播出后,引发全球性的围观热潮。据英媒透露,原本王室人员9日草拟了一份声明回应哈里夫妇的指控,强调王室对两人的爱护和关心,但女王拦下了这份声明,表示需要更多时间斟酌。英国《每日镜报》认为,英国王室正面临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爱德华八世放弃王位“85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或支持小两口,或同情老祖母,全球“吃瓜”群众站成泾渭分明的两队,连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都没错过这场热闹,她在脸书发文称,看完访谈更加明白英国君主制特色的民主是什么样子,“即便英国精英阶层最受保护的人士,如果不合统治集团的心意,也没有安全感”。

查尔斯和威廉“非常伤心”

《每日镜报》9日引述英国王室消息人士的话称,对哈里夫妇此次接受采访时所说的内容,哈里的父亲查尔斯王储及哥哥威廉王子都感到“非常伤心”。不仅如此,哈里夫妇有关其子阿奇的肤色“遭到王室成员歧视”的指控,令英国王室陷入“恐惧和沮丧”。报道称,快满95岁的女王立即与儿子查尔斯及长孙威廉召开危机会议,商讨如何回应有关指控。《独立报》9日称,英国王室将打破以往保持沉默的传统,可能会在10日就此事发表官方声明,重点是回应哈里夫妇指控匿名王室成员种族歧视的说法。

另据《每日邮报》报道,在哈里夫妇专访播出前,英女王在当地时间8日发表“英联邦日”文告,强调与家人保持联系以及“履行职责”的重要性。她说,虽然过去一年来的疫情使许多家庭成员不能在一起,但彼此间保持联系,就会消除隔阂和分歧。

“英国人看到王室发展到现在这样,普遍感到伤心”,英国《每日快报》称,哈里夫妇震撼性指控的公开,正值女王登基70周年,而99岁的菲利普亲王还在医院治病。

事实上,这次采访令君主制在全球又遭到一波质疑。已故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之女梅根·麦凯恩发推特称:“自1776年以来,君主制一直是一个古老而有害的概念。”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9日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哈里夫妇这次受访支持了他的观点,即澳应该切断与英国君主政体的宪法联系:“我们真的希望英国的国王或女王,自动成为我们的国家元首吗?”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斯塔默8日表示,需要“非常严肃地”对待采访中有关种族主义和心理健康的指控。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仅仅是王室家族的问题。”而当英国首相约翰逊8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应该调查哈里夫妇对王室的指控时,他拒绝就女王的家务事发表评论:“我一直非常钦佩女王,以及她在我们国家和英联邦所扮演的角色,至于其他的事情,所有与王室有关的事情,我不会发表评论,今天也是如此。”

娘家“撑腰”,婆家“愤怒”

与唐宁街的谨慎相反,白宫公开为“嫁出去的女儿”撑腰。8日,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在记者会上表示,“显然,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采访。”她称赞梅根的坦率,称“任何人站出来讲述自己与心理健康问题的斗争、讲述自己的私事,都需要勇气,拜登当然也会这么认为”。她表示,鉴于哈里夫妇现在都是住在加州的普通居民,白宫不会做进一步评论。普萨基同时强调了美英之间“牢固和持久的特殊伙伴关系”将“持续下去”。

哈里夫妇的倾诉在美国赢得许多同情。女演员阿奎特称赞哈里挣脱了他的原生家庭:“哈里王子为了保护他自己的家庭、为了确保梅根真正的安全和幸福,放弃了一切。这才是真正的王子。”曾在拜登就职典礼上诵诗的青年诗人戈尔曼称赞梅根“是英国王室在新时代变革、复兴和和解的最大机会。他们不只是虐待她,他们错过了这一点”。演员乔丹向梅根喊话:“回来吧,宝贝。在美国,能过上女王生活的人比英国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称,梅根和她的王子结婚的经历已经清楚地说明“灰姑娘嫁给王子的故事是多么危险和错误”。

英国国内的声音比较对立,英国天空新闻9日引述民调数据称,在节目播出后,有38%的受访者对王室资深成员表示不同程度的同情,同时有45%的人认为他们不需要或是不值得同情。但至少有相当多的英国人认为“这对夫妇把个人幸福置于公共责任之上”。“他们的所作所为令人愤怒”,英国天空新闻9日称,哈里和梅根的大揭秘采访是“非常自私和自恋的噱头”,目的是给管理王室的人以“羞辱”。“他们是非常幼稚的一对夫妇,根本不能很好地处理压力”。报道称,这对夫妇可能觉得有必要讨好全世界,却“把女王和有1200年历史的王室扔到伦敦的公交车底”。英国电视节目主持人摩根也说,这对夫妇“自私、撒谎、控制欲强,不值得信任”——“我今天气得快要发火了。我被刚才看到的东西恶心到了。这场两小时的垃圾马拉松对话抨击了我们的王室、君主制和女王辛苦工作换来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在菲利普亲王还躺在医院的时候完成的。”王室专家乔布森称这次访谈是“对英国人民的极大侮辱。他们向王室和君主制投下了一枚巨大的手榴弹”。另一名王室专家莱文预言:“几年后哈里会后悔接受这次采访的。他们没有情商。”《金融时报》称,哈里和梅根的言论还削弱了王室对联合王国的纽带作用,鼓励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独立运动。

“凡尔赛痛苦”遭揶揄

除了大西洋两岸舆论的针锋相对,对于哈里夫妇的所作所为,各国人士也有独特的观感和另类观察角度。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看完访谈节目后,8日在脸书上嘲笑了“英国君主制特色的民主”,“这不是丑闻,这是民主的崩塌”。她还痛斥“英国统治集团与媒体勾结”,“正如萨塞克斯公爵夫妇所证实的那样,任何问题在当权者的指示下都可能被英国媒体颠倒黑白。我们在利特维年科、别列佐夫斯基、斯克利帕尔、白头盔等事件上已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体会。”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历史学家贝尔9日对《金融时报》称,这些论战可能会助长英国自脱欧公投以来爆发的文化战争,为一些政客提供“弹药”:“如果他们能把梅根和哈里描绘成与其他王室成员和权势集团对立的王子和公主,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梅根是第二个戴安娜王妃吗?”《纽约时报》9日称,英国小报喜欢把梅根塑造成温莎公爵夫人那样的角色——一个离过婚的美国女人,在1936年拐走了他们的国王,从此和他一起过上凄苦的流亡生活。不过,梅根似乎把自己定位为“当今的戴安娜”,一个被姻亲虐待的女人,非但没有罪过,反而还是被虐待的一方。哈里也是这种想法,将母亲和妻子的遭遇相提并论,并称自己“在整个过程中都感觉到了她(戴安娜)的存在”。报道称,这给人“莎士比亚戏剧的感觉”。

美国政治新闻网8日则讽刺梅根自述在英国的“痛苦生活”有些“凡尔赛”,“虽然梅根称,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经历了疫情期间的封锁,对她的痛苦会有所体会,但实际上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被困在一座拥有9间卧室和16间浴室的豪宅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