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走老路?美贸易报告措辞强硬提“中国”467次,专家:美国需要想清楚,要斗争还是合作

【环球时报记者 萧达 付国豪 柳玉鹏 陈欣】当地时间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2021年贸易议程报告和2020年年度报告”。据《环球时报》记者统计,在这份308页的文件中,“中国”被提及多达467次。报告中的“2021年贸易议程”,向外界勾勒出拜登政府的贸易路线图。“美国之音”注意到,中国是唯一被特别列为“拜登政府将应对”的国家。拜登当选之初,一些媒体乐观预计,美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特别是在贸易方面的敌意可能有所缓和。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分析认为,拜登政府大概率要走一条“换汤不换药”的强硬对抗之路。在贸易上,美国打算建立“一个比零敲碎打更系统性的全面战略”。在高科技领域,拜登政府被爆已经在拉拢盟友,对抗中国的技术雄心。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没有打倒中国,反而令美国企业深受其害。他拉盟友围剿华为的行动,更是没少碰壁。香港《南华早报》2日援引专家的话说,拜登拥有改善与中国关系的资源,关键在于他是否有决心这么做。

宣称要用“一切可用的手段”

美国国会要求总统每年发布贸易议程和报告,以详细阐释其贸易政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日公布的拜登政府首份贸易议程报告称,贸易政策是拜登的最高政策优先事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确保经济复苏的重要组成部分。报告列出拜登政府的9项贸易议程,“用综合战略处理中国强制且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被写入其中。

报告称,拜登政府认识到,中国“强制和不公平”的贸易做法损害美国工人利益,威胁美国技术优势,削弱美国供应链弹性,破坏美国国家利益。拜登政府致力于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来对付中国的做法。“美国之音”报道说,报告特别提到,拜登政府将把解决在新疆的“强迫劳动”作为一个重点事项。但中国政府否认有这样的项目存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评论称,现在可以看出的是,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在一个重要目标上观点一致:追究所谓“中国的责任”。

对于“采用综合战略”,报告称,“应对中国挑战将要求有一个全面性的战略,和比最近零敲碎打的方法更具系统性的方法”,拜登当局正在对美国对华贸易政策进行全面审议。《印度教徒报》评论说,从拜登政府2021年贸易议程得出的结论是,本届美国政府依旧会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

2021年贸易议程显示,除了“采取强有力的执法措施”,拜登政府打算在内外两方面应对中国。报告称,拜登政府将在国内对美国工人、基础设施、教育和创新进行变革性投资,使美国处于更强有力的地位。与此同时,它还将寻求与盟友一起在五大产业领域对中国施压,包括钢铁、铝材、光纤、光电以及其他中国作为关键供应者的产业。

俄罗斯IT商业网评论说,拜登上台前,不少市场参与者和专家预计,特朗普政府发起的对华贸易战强度将降低。但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一个月之后,相反的,美国公开明确地计划对中国发起新的攻击。俄罗斯今日经济网援引俄科学院专家苏比扬的话说,美国糟糕的经济状况将阻止拜登政府的计划。

在上述报告公布当天,拜登的贸易代表提名人戴琦在对参议院听证的书面回答中说,她愿意探索广泛选项,包括双边磋商,以解决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但她同时威胁,如果磋商没有效果,就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戴琦还提到,将利用特朗普政府时期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的执法协商程序。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南华早报》说,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中国释放善意,希望维持与美国贸易平衡的一个重要信号,但如果美国想继续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就不会有积极的结果。

2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说,中美斗争依然会是一场持久战。不过,这次公布的贸易议程很大程度上带有宣示意味。中美之间新的磨合期还没有结束,接触、谈判的窗口依然存在。美国需要想清楚,到底是要合作,还是要斗争。而对于中国来说,与其同美国争吵,不如埋头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中美矛盾的转折点最终还是取决于谁的经济更强、发展势头更猛。

打算同多国组建各种联盟

经过两年的研究,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1日向国会提交最终建议报告。BBC报道称,这份长达756页的报告,相当大篇幅都聚焦于如何对抗中国到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世界领导者的雄心。该委员会声称,美国的头号战略是跑得比中国芯片产业快,要让中国半导体行业落后美国“两代”。

该报告将人工智能研发称作“价值观竞争”,呼吁美国政府继续遏制中国的高端半导体制造能力。据路透社报道,报告建议国会给中国芯片制造技术“收紧命门”,限制中国采购制造先进计算机芯片所需的设备,并与日本、荷兰等关键国家一同制定对华芯片制造设备出口许可政策。

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已经在拉拢盟友,以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其他有望定义经济和军事未来的先进领域领先于中国。报道称,据一名美国政府高官透露,美国计划组织不同的联盟。比如,专注于人工智能的联盟可能包括以色列,以色列的研究人员被认为是该领域的领先者。涉及出口管制的联盟可能包括印度,以确保阻止中国进口某些技术。为了鼓励那些担心得罪中国的国家加入联盟,美国政府可能选择不公开参与国家的名字。据报道,与盟友的初步对话已经开始,不过这一努力预计将耗时数月。

但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看来,很多国家不太可能追随拜登政府的想法,而是会采取相对较为中立的策略来应对美国压力。他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的技术具有独创性和一定程度的领先性,一些国家其实更需要与中国进行技术合作。而且,美国打压中国有“维持领导力”的战略利益,但对其他国家来说,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意愿并没有那么强烈。

“拜登的对华战略重点是技术而非军队。”彭博社报道称,新战略彻底颠覆了在导弹存量和军队规模上一争高下的传统格局。这一战略就是在尽可能长的时间里遏制中国获取某些技术,重点打压中国科技龙头企业,甚至效仿中国的做法,在必要时加大政府对关键行业的干预。俄罗斯《记者真理报》评论说,保持技术及美元霸权地位,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独占鳌头的基础,因此它不愿看到中国在科技领域迅猛发展。

对于如何应对美国的打压,宋国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应“以我为主”地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并通过推进人工智能商业化来使其更具有生命力,同时加强在这一领域与其他国家的科技合作。《记者真理报》称,从长远来看,美国的打压将适得其反,反而促使中国大力建设自己的技术能力,并投资于技术开发。该报认为,中国完全有可能摆脱美国和其他国家实现技术独立,并在许多关键数字技术领域占据世界主导地位。

“美国绝非无辜的一方”

美国政客和媒体不断炒作“中国威胁”,抹黑中国形象,为两国关系制造了一种有毒氛围。美国民调咨询机构盖洛普公司1日发布最新民调称,受访美国人中仅有20%的人对中国有好感,降至新低。

“是时候重启美中贸易关系了。”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官安妮·克鲁格2日在新加坡《商业时报》撰文称,特朗普的政策无疑损害中国,但也损害美国。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是一种宏观经济现象,并非通过关税可以降低。如今美中在贸易关系上公开敌对,美国绝非无辜的一方。

《南华早报》2日援引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的话称,太多的算计可能比一个简单的计算更糟糕,拜登需要明确他想要的方向是合作还是对抗。他说,北京不会回避竞争,但希望在贸易问题上进行务实和建设性的磋商。

克鲁格建议正在重新评估对华战略的拜登政府,美国应该同意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法官任命,来恢复这个解决争端的机构,以此重新建立美中关系。拜登政府还可以在中国做出回应的情况下进一步表达善意,提出取消特朗普时期的关税。她说,尽管美中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但两国都知道战争不可想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