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报养老院疫情后又被揭性骚扰下属!美国“英雄抗疫州长”人设崩塌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纽约州州长科莫的麻烦大了。瞒报纽约州养老院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事还没完,现在他又被曝光涉嫌性骚扰,骚扰对象是曾经在其手下工作的漂亮女助手博伊兰。据《纽约时报》报道,博伊兰24日上午发布了一篇博客长文,指控州长常年多次对她进行性骚扰,包括在航班上挑逗她玩“脱衣游戏”,以及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强吻她。就在一年前,科莫还是纽约州公民为之骄傲的“英雄抗疫州长”,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甚至以“二战时的丘吉尔”来称赞他在抗疫中的贡献,然而,如今科莫的人设轰然倒塌,他的民主党同事跟共和党人一起,要求调查他、弹劾他甚至要求他立刻下台。科莫州长的这趟人生过山车,确实够猛。

前女下属爆料

根据这篇题为《我与科莫州长共事的故事》的博文,现年36岁的博伊兰于2015年加入纽约州政府,担任州发展公司副总裁,很快被提拔为州经济发展署办公室主任,“我被任命的消息传出后,一位朋友警告我‘在州长周围要小心’。”

博伊兰称,她与科莫第一次相遇是2016年1月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一个活动上。科莫主动与她搭讪,这让她非常惊讶。后来博伊兰的上司告诉她,州长喜欢她!同年12月,科莫办公室主任通过邮件告诉博伊兰,她长得很像科莫的前绯闻女友丽萨·希尔兹,“不过更好看”。科莫开始把博伊兰称呼为“丽萨”。“我感觉很可耻。”博伊兰写道。她曾向朋友抱怨,科莫甚至会搂她的腰,或者触摸她的胳膊和腿。

2016年12月,科莫的保镖给她打电话,说州长在办公室想见她。在前往州府的路上,博伊兰给丈夫打了电话,告诉丈夫自己担心有事情会发生。办公室里果然只有科莫和她两人,科莫拿出一个雪茄盒子炫耀,说这是克林顿送给他的。博伊兰写道:“20年前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那点事我并没有忘记。”可能是科莫察觉到了博伊兰的害怕,那次什么都没发生。

博伊兰还讲述了2017年10月,他们坐着政府公务机从纽约州西部返回,科莫正对着博伊兰坐着,两人的膝盖几乎快碰到了。科莫竟然提议在飞机上玩扑克牌,输了的人脱衣服。博伊兰开玩笑回复科莫说:“我正是这么想的!”她说当时这么说是想让自己显得很酷,但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于科莫的骚扰,“科莫办公室的文化就是性骚扰和霸凌无处不在”。

2018年,博伊兰被提拔为州长特别顾问。刚开始她拒绝了这份工作,但是科莫非常坚持,最后博伊兰答应了,条件是她可以在原来的办公室工作。那个办公室与科莫不在一层楼。而两人关系的转折点发生在一次一对一的工作汇报后,当时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博伊兰正准备离开, 科莫起身亲吻了博伊兰的嘴唇。博伊兰惊呆了,她立即走出了州长办公室。博伊兰称,科莫的骚扰不仅限于她,还有其她女同事。科莫曾表示,男人得到女人的资本就是“权力和金钱”。

博伊兰写道,她很害怕有人看到州长亲吻她这一幕,更害怕有人认为她是因为州长对她的“迷恋”上位的。“在那之后,我的恐惧加剧了。我每天来上班都想吐。2018年9月26日,我群发邮件通知大家我辞职了。”

“明日之星”承认失误

这篇博文发表后,科莫暂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的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博伊兰的指控“完全是错误的”。针对博文中所说“脱衣游戏”,科莫办公室引述4名科莫助手的话称,当时他们与科莫和博伊兰一起乘坐的专机,4人均表示这段对话“从未发生过”。

尽管如此,这桩性骚扰丑闻对科莫的处境肯定是雪上加霜。今年1月底,纽约州总检察长詹姆斯公布调查报告显示,纽约州62家养老院上报的死亡人数远高于州卫生部门的统计。目前联邦调查局(FBI)已介入调查。直到2月15日,科莫才终于公开承认自己的“失误”,却拒绝为此事道歉。

之后,纽约州民主党议员罗恩·金向《纽约邮报》爆料称,科莫的高级助手梅莉莎在民主党的电话会议中承认:州政府确实曾经停止上报养老院病情和死亡数据,因为担心联邦检察官会“利用它们对我们不利”。就在《纽约邮报》披露此事的第二天,金议员称接到了科莫的威胁电话,科莫在电话里用了整整十分钟对他歇斯底里地咒骂,并扬言要“摧毁”他。

至此,科莫的人设已经崩塌。仅仅一年前,科莫还是仅次于“抗疫队长”福奇的抗疫英雄。与时任总统特朗普势均力敌的隔空对骂,为他赢得不少人气。在科莫带领下,纽约州在美国各州中最早获得新冠肺炎检测资格,最早关闭学校、宣布“禁足令”,最早强制戴口罩,最早动用监狱人员生产洗手液。去年11月,这位州长还因“主持了111场每日疫情简报会”赢得了以往只颁给电视人的艾美奖。他甚至被认为是未来能够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的“明日之星”。

民主党同事助攻

然而,这些荣耀转眼已成烟云。如今,民主党控制的纽约州立法机构领导人称博伊兰的指控令人不安,而州共和党人也虎视眈眈,准备发起弹劾,甚至要求州长辞职。纽约州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考辛斯说:“很明显,这种行为在工作场所或其他任何地方都是不被允许的。”美国众议员斯特凡尼克发表了激烈的声明,敦促科莫辞职,称不能让“一个性侵犯者继续领导伟大的纽约州”。

在金议员遭威胁一事曝光后,《纽约时报》发表报道称,科莫“长期以来具有攻击倾向,斥责助手、欺负民选官员和威胁政治对手的事情层出不穷”,他的一些前幕僚将州长办公室称作“一个有毒的工作场所”,称现年63岁的科莫是一个要求苛刻、控制欲强的老板,通过恐惧和报复来治理团队。科莫在民主党内的“死敌”、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对科莫威胁金议员一事表示完全不惊讶:“这就是典型的科莫。”多名纽约州议员还写信要求美国国际电视艺术与科学学会撤销此前授予科莫的艾美奖奖项。

《纽约邮报》24日嘲笑称,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曾说她是科莫的“忠实粉丝”,拜登则称赞科莫为民主党官员树立了“黄金榜样”,难道民主党的同事都是现在才知道科莫的为人的吗?为什么民主党人这么长时间掩护了科莫呢?——“就因为他是唐纳德·特朗普的指定陪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