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到底是爱家人还是害家人?

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24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四集《严正家风》。当官当到那,家族亲戚就走到哪;亲家既没有土地也没有资金,却能空手套白狼开企办厂……彭定邦“一人当官,全家腐败”,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爱家庭,爱亲人本是人之常情,但究竟该怎样去爱,却是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尤其是手握公权的领导干部,如果没有回答好这个问题,爱就可能会变成害,不仅害了自己,害了家人,还会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只能用来为人民谋利益。把公权变成为亲属牟利的私器,靠特权优先获取资源,破坏社会公平与法治原则,也直接侵害了群众的权利和利益。2019年8月,广东省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家族式腐败案件,十分典型地反映着错误的权力观、错位的亲情观带来的严重后果。

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 彭定邦: 我们的家族观念也比较强,客家人,我是长孙也是长子,一定要把这个家能搞得好一点,生活过得舒适一点。

彭定邦,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他出生在一个客家人的大家庭,是家里的长子长孙,兄弟姐妹一共六个,整个家族有几十人。客家人自古以来聚族而居,有很强的家族观念,家族宗祠在客家人聚居的地区随处可见。

这本是一种独具特色的价值和文化,注重血脉亲情本来也是优良传统,彭定邦本应修身齐家,为家族作出好的表率,但他却错误地利用公权“关照”家族成员,严重超越了纪律和法律的边界。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邹炜: 彭案可以说大部分涉案的问题,都或多或少地牵扯到他家里的某一个成员。

广东省纪委监委最初对彭定邦进行调查,是因为接到举报,反映河源市龙川县一个叫“泰华城”的项目侵占东江河道,影响防洪安全,并举报彭定邦和泰华城老板有利益往来,是这个项目背后的靠山。调查组展开初步核查,发现泰华城侵占河道问题确实十分明显。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吴陶际: 整个一条沿江路,那个泰华城小区,那一块是很明显的,就是突出来一段,在当地老百姓反映很大。

东江是珠江水系的干流之一,每逢汛期都会面临不小的防洪压力。经测算,泰华城项目侵占河道,导致上游水位壅高33厘米,河道变窄后水流加速,也会加剧对河床的冲刷,对桥梁安全带来负面影响。调查发现,引进这一项目的,正是当年担任龙川县委书记的彭定邦,之后彭定邦提任河源市级领导,仍然继续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泰华城变更土地用途等事项提供帮助。

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 彭定邦: 我是出了面,当地的部门的那些干部,他也因为我跟杨任华有关系,或者是我有利益,都有不同程度地有照顾他的、支持他的那种因素所在。

彭定邦之所以对泰华城项目如此关照,正是因为存在利益关联。他将历年来违纪违法所得的四千多万元巨款,交给泰华城老板作为股份投资,商定待项目完成后分红。除此之外,泰华城老板杨任华还出资600多万元,在彭定邦老家为他建起了一个“松桂园”农场。

涉案商人 杨任华: 就是跟他家代持,明确讲,这不是我们家的。

松桂园农场实际是彭定邦所有,为了规避调查,表面上由杨任华的弟弟和彭定邦的弟弟代持。农场面积655亩,有山有水,栽种了不少名贵树种,彭定邦计划退休后既能在这里享受田园生活,也能给家族留下一片产业。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邹炜: 像回家去置田置地、置山置林这种行为,带有很强的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的这种心理在里边。

在调查过程中,彭定邦家风方面的问题渐渐浮现出来。他的弟弟彭定钢除了为哥哥代持松桂园的股份,也被发现通过哥哥的职权谋取利益。此外,调查组还听到了一些关于彭定邦妻子的问题反映。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吴陶际: 外围摸查就已经是听说他爱人通过她丈夫的这个职权,在外边收别人钱。

顺着这一线索深入核查,发现果然有老板通过彭定邦的妻子胡德红进行利益输送。一家深圳公司老板想要承揽河源市公共交通摄像头监控项目的业务,当时彭定邦任职河源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在河源市公安系统有决定权,该老板就通过各种手段拉拢胡德红并送给其数十万元,最终如愿以偿拿到了项目。

彭定邦妻子 胡德红: 心里想着人家送上门来,我又没有跟你要的,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后来收多了也是有点怕的,都是说利是(红包)也不能拿的,但是有时候也很难那个(拒绝)。

彭定邦不仅用公权力为自己的小家庭牟利,还为他的大家族谋私。一些家族成员的生活工作轨迹,明显跟随着他的升迁轨迹而变动。他从老家梅州走出来,成为河源市的领导干部,亲近的家族成员也陆续迁到了河源;在担任河源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期间,他先后将6名家族成员招录进了河源市公安系统;他当上了河源市委副书记,这些家族成员也从公安系统调到了不同的党政机关,这种轨迹的高度重合自然不是巧合。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邹炜: 他一路以来都是公职,从他的照顾本身来说必然是利用他的职务上的权力和地位的优势,(家族里)大部分人都还是会有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心态。

在彭定邦权力庇荫之下获利的,还有儿女亲家。彭定邦的亲家想办个工厂,既没有土地,也没有资金,看到彭定邦在河源和一些老板关系密切,就动了念头想靠着这棵“大树”无本生利。

彭定邦亲家 张志万: 就想叫我亲家帮我筹点钱建厂房。我就跟他说,大概两千多万搞这个厂,个把月吧,他就说你这个厂房,他说跟曾总谈好了,叫曾总帮你做。

在彭定邦授意下,当地商人曾佛平耗资两千多万元,很快就为张志万建好了厂房。曾佛平之所以如此大方,也是因为之前在土地和工程项目上得到过彭定邦的关照。

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 彭定邦: 我当时考虑的更多的是,怎么把我的亲家,一个穷亲家变成富亲家的问题了,他过好了我也面上有光,这是一个,第二个起码我儿子也不会有太大的负担。

彭定邦曾经为自己能庇荫家族成员而感到自豪,也希望能在家族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声,但是,一旦循着错误的权力观和亲情观去追求这一切,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

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 彭定邦: 我们家祖宗的祠堂叫做彭氏宗祠,到我这一代我是32世,我一直都对名声,很执着地去追求,想成为这个家族的骄傲。出事一年多来,我也认真地去反思我自己,其中一个就是,对这些亲情,扭曲。

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邹炜: 我们也不是说不讲人情,但是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你不能利用自己的职务来做这些事情,最终不但是害了你自己,而且也会对你的家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用权力不正当地为家族谋取利益,一时繁华过后,终究是一场空。2020年的除夕夜,彭定邦在留置场所,回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一家19口围坐吃年夜饭的景象,感慨万千。

广东省河源市委原副书记 彭定邦: 有这个风俗,一般是不细去点人头的,我也不知道有什么预感还是怎么样,2019年的春节,吃饭的时候,我就在那边点了人头,19个人。到去年吃年饭的时候,16个人。我弟弟也进去了,我老婆跟我一起进去了,那这里就少3个人了。悲惨,只怨我自己,我本不该这样的,本不是这样的。

在近年查处的案件中,“一人当官、全家腐败”的事例不胜枚举。对领导干部而言,重视家风建设,对亲属子女严管严教,不仅仅是道德要求,更是政治要求、纪律要求。党中央把领导干部家风建设纳入作风建设范畴,以党内法规形式予以制度化。《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要求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注重家庭、家教、家风;《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将廉洁齐家列为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规范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了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的处分规定。同时,作出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副部长 陈江华: 家风建设一方面正面去引导,挖掘这些典型事迹,去引导党员干部树立这种家风的自觉。另一方面我感觉就是要从背后去监督,建立这道防线,就是防止从家风的角度,或者家人、身边人的角度去撕开这个缺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