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度】世界媒体评说特朗普执政这四年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青木 辛斌 白云怡 李司坤 梁冰冰 王会聪】编者的话:当地时间1月20日,拜登将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最不寻常、最‘多事’”的“特朗普时代”就此落下帷幕。在过去4年,有关特朗普及其政策的争论一直没有停过。对于支持者而言,特朗普在“功绩簿”上书写了众多成功;在反对者眼中,他根本不适合当美国总统,1月6日的国会山冲击事件更是将针对他“破坏民主”的声讨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有评论称,特朗普在4年前的就职讲话中称他要结束“美国浩劫”,现在,他的任期以国会山上演“美国浩劫”而结束。英国《金融时报》说,拜登已经表示,他在就职初期要解决四大危机:新冠危机、经济危机、气候危机和移民危机。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将颠覆特朗普的执政方向,而这些危机背后隐藏的根本问题是:美国的分裂。“美国正在目睹一场政治与社会重构的实况直播”,美国政治分析网站Axios这样形容“特朗普四年”带来的改变。

“高光时刻”与“最糟糕时刻”

英国《每日电讯报》18日称,过去4年是最不寻常、最“多事”的美国总统任期之一,特朗普以其独特的领导风格“艰难前行”,其言行有时令“最老练”的华盛顿记者都感到“发懵”。而在CNN看来,这是令美国人“筋疲力尽”的4年,现在,民众“终于能再次轻松地呼吸,从他的强人政治阴影中解放出来”。德国电视一台19日形容,特朗普留下了一个“深陷身份危机的美国”,他在民众中间掀开了裂痕,留下深刻的不信任感。

《每日电讯报》总结了特朗普的“高光时刻”和“最糟糕时刻”。前者包括他赴英国开展国事访问;先后在越南和朝韩非军事区与金正恩会谈;美国参议院去年初拒绝对特朗普的弹劾,随后他挥舞着一份印有大字标题“特朗普被宣告无罪”的《华盛顿邮报》以示庆祝;感染新冠病毒康复后,他表示“不要让它左右你”。而“最糟糕时刻”除了最近引发世界震动的国会山冲击事件,还包括宣誓就职一周内,特朗普签署针对穆斯林的旅行禁令并引发多国批评;2017年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在多个场合拒绝谴责国内极端主义群体;在疫情期间,多次做出“失礼”之举,包括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声称可将消毒剂注入人体作为治疗手段,在集会上宣扬病毒“其实不影响任何人”,尽管当时美国已有20万死亡病例。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9日称,有关特朗普的辩论在过去4年时间里持续不断,支持者认为,他在移民、工人工资方面做了很多好事,并且不主张发动愚蠢的战争。但在反对者看来,他是个阴谋论者,其言行有潜在危险,不适合当总统。

西方主流媒体几乎不愿意整段论述特朗普的执政成就,更多是把这种肯定夹杂在对他的声讨之中。比如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近期撰文说,特朗普的确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情:在国内推行减税,放松一些过于繁琐的监管,这有助于经济增长;说服国会批准了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对原有协定进行了对美国有利的更改。但与错误相比,特朗普的成就太相形见绌。“历史将评判,特朗普是一位举足轻重的美国总统,因为他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他也将被视为史上最坏的人之一。”

“好坏参半”与“尤其突出”

谈论特朗普执政成就时,经济往往最先被提及。《华尔街日报》说,去年3月以前,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历史性纪录。尽管这段时期是否能成为美国经济的“最好阶段”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所言,对于千百万美国人来说,他们获得了益处。

“客观来说,美国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相对比较稳定,并处在向好态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但特朗普并未在过去4年中解决美国实体经济空心化的趋势,很多资本在“回流”美国后,也并未进入实体经济,而是成为利润被富人分走,“特朗普曾为美国塑造的愿景,并没有实现”。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国经济的糟糕程度也达到“史上少有”,疫情给美国留下堆积如山的债务。按照保守估测,2020年美国GDP下滑4.3%。CNN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成绩“充其量是好坏参半”。自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总统中,特朗普是唯一离开白宫时就业人数少于上任时的总统,而且他执政下的经济产出增长更加缓慢。疫情在特朗普任期最后一年摧毁了其经济成绩。

《华尔街日报》还提到,贸易逐渐成为美国经济的一个“包袱”,随着特朗普从2018年开始加剧关税战,美国出口增速放缓,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关税战并未使美国获得任何实际的好处。”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全球化下的分工体系业已自然形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美国自身的经济活力和创新却反因排外意识的抬头而受到伤害。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哈斯总结了特朗普“尤其突出”的三大失败:应对疫情时的无能与反应迟缓;以“美国优先”为特征的外交政策;对民主的破坏。他说,美国抗击疫情的表现令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与人民失去了对美国的尊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担心将抗击疫情列为优先任务会削弱经济,毁掉他连任的机会。而实际上,正是他未能应对这一挑战导致了自己竞选失败。

“打在特朗普如电视真人秀一般的总统任期的灯光熄灭,但黑暗遗产仍在。”英国《卫报》说,特朗普4年来的错误数不胜数,其中,新冠大流行是一场他无法用言语驱散的危机。4年前,他宣誓就职时说“美国浩劫结束于此时此刻”,承诺终结城市贫民区、生锈的工厂、破败的学校以及犯罪团伙和毒品带来的灾难。但他没有兑现承诺,却最终给美国带来一场“浩劫”:约4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国家经历了自二战以来最糟糕的就业年份,民主遭受南北战争以来的最严峻压力测试。“这不仅有身体上的浩劫,还有心理、精神与情绪层面上的浩劫。”前白宫官员莫伊·维拉说,“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被历史记住的方式,但这正是他(特朗普)被历史铭记的方式。”

在外交方面,瑞士《新苏黎世报》19日总结了特朗普的几个政策遗产:改变对华路线;与俄罗斯关系进入“冰河时代”;动摇跨大西洋同盟关系;创造中东“新现实”——既有“和平”也有与伊朗之间的争端。

“跨大西洋关系从未如此糟糕。欧洲与美国之间不再存在信任。它可以修复,但……我不确定会与以前一样。”路透社曾援引一名欧洲外交官的话称。“特朗普留下的记忆将依然存在,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人们对未来美国总统可能会采取的政策感到焦虑。”布鲁金斯学会的迈克尔·奥汉隆说,这种现象叫作“同盟关系创伤后应激障碍”。

美国《外交政策》则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冒险”并非都失败了,即使受损,美国的盟友体系依然存在。一些人表示,他在中国和中东问题上取得了一些成功。不过香港《南华早报》19日称,对于批评者和被卷入这场摊牌的国家来说,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太过对抗性、缺乏外交手段,而且适得其反。

《外交政策》说,通过对十几名专家的采访显示,针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评价没有明确定论。他本人及其支持者可以指出“所有外交胜利”,但一些分析人士坚持认为,损失、错过的机会和附带损害的影响要大得多。

哈斯表示,在“美国优先”民族主义、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混合下,特朗普尽其所能破坏了许多国际协议、多边合作安排,没有给它们带来更好的东西。他认为,美国短期内很难修复这样的损害。尽管世界越来越混乱,美国影响力在下降,但特朗普大幅加速了这两种趋势,“他正在移交一个比他继承时糟糕得多的国家和世界”。

“烂到根上”与政治重构

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本就争议不断,而1月6日的国会山冲击事件将对其“破坏民主”“制造分裂”的讨伐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英国《经济学人》称,“毫无疑问,特朗普是这场针对美国民主核心的致命攻击的始作俑者。他的谎言助长了不满情绪,他对宪法的漠视将焦点集中在了国会身上,他的煽动点燃了导火索”。

哈斯表示,国会山事件包含了特朗普众多失当言行,包括妖魔化媒体、违反规范、传播谎言、质疑法院的权威并拒绝总统大选的结果,而“煽动和教唆非法活动与暴力行为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数百万美国人而言,特朗普助长了他们对美国政府机构的长期的不信任——这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造成看不见的破坏性影响。”《今日美国》19日评论称,特朗普利用了美国已经存在的不信任、两极分化和失望感,并通过自己的言辞让所有这些事变得更加糟糕。

美联社刊文分析说,经历了特朗普执政4年后,可能更不被美国民众信任的政府部门包括:就“通俄门”进行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忠诚度不足”的最高法院,以及“不听话”的五角大楼等等。除此之外,特朗普在败选后不断抨击美国选举系统存在“欺诈”,并多次发出邮寄选票或将导致大选结果被窃取的误导性信息,更被认为可能将给民众对美国政治制度的信心造成长久的冲击。

“烂到根上?”美国日裔政治学者福山日前撰文分析美国政治为何在特朗普时代加速衰败。他说,在特朗普时期,政党已经被政治部落取代,这在共和党中尤为明显。特朗普轻而易举地让共和党及其选民放弃了自由贸易、支持全球民主和反对独裁等核心原则。在过去4年,一个人之所以成为共和党人,是因为对特朗普的忠诚程度:如果你对他说的或做的任何事有丝毫不同意见,你就会被赶出去。这就是为何戴口罩及其认真应对疫情的简单行为变成了尖锐的党派问题。福山认为,特朗普给其他国家送去一份“大礼”:一个分裂、专注于国内事务、与自己的民主理想相矛盾的美国。

信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4年前,特朗普打着“抽干华盛顿的沼泽”的口号入主白宫,这是美国民众对华盛顿分赃政治和党派恶斗积怨最直白的体现。然而,在掌握权力之后,他不仅未能对华盛顿政坛做出任何积极的改变,其滥用职权、不受制约的程度反而比任何一位美国总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对美国的政治秩序和基本政治伦理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伤害。

“当特朗普用‘抽干华盛顿的沼泽’这一反建制的方式进入华盛顿时,他本身也就成为了沼泽的一部分。”刁大明1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更糟糕的是,在特朗普执政4年后,美国似乎又一次进入了一个高烈度的、政治参与暴力化的动荡阶段。”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无情攻击民间机构,制造种族与社会分裂,践踏政治规范,猛烈抨击新闻自由,指责国际盟友,这些都对美国的治理以及这个国家一直声称珍惜的价值观提出了深刻的问题”。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历史学家马修·达莱克说,7400万人为特朗普投票给那些反思者提出重要问题:“作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什么?”“生活在被许多人视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试验中,但到头来却发现该试验脆弱得匪夷所思时意味着什么?”

“美国正目睹一场政治与社会重构的实况直播,”美国Axios网站称,“这一刻——以及我们此刻的决定——将留待我们的后代子孙去细细研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