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美军基地被性侵的居然还有男性,且情况更严重......

美军基地又双叒爆性侵丑闻了!

这次要从照片中这个留着一头乌黑卷发,有着阳光笑容的女孩开始讲起。

她名字叫阿西亚·格雷厄姆,父亲曾在军队服役23年,后来被癌症夺去了生命。

为了追随父亲的脚步,她立志入伍参军。

终于,经过一系列努力,2019年7月,格雷厄姆如愿以偿:

她成为了铁鹰队的一名重要成员。虽然年纪轻轻但专业技术过硬,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人力资源专家。

“她真是太美了。她有一个美丽的灵魂,她的微笑能将整个房间照亮。”

格雷厄姆的母亲妮可这样描述自己的女儿:“她是我的一切,我的心,我的灵魂,我的一切。她是所有母亲都希望得到的最好女儿的模样。”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但谁都不会想到,她的人生噩梦悄然开始了...

参军三个月后的2019年12月30日,是格雷厄姆人生中极其黑暗的一天。

这天,阿尔瓦拉多趁着格雷厄姆“昏迷”时,强奸了她。

事发后,格雷厄姆很是煎熬,直到半年后的2020年6月1日,她才鼓足勇气,向上级报告了遭性侵一事。

紧接着调查从6月持续到10月,随后她所在旅的指挥官在11月3日下令,于12月1日举行阿尔瓦拉多的调查听证会。

最终,2021年1月8日,军事法庭负责此案的主管肖恩·伯纳贝少将下令将对阿尔瓦拉多的多项指控提交军事法庭审理。

但,阿尔瓦拉多的绳之以法,格雷厄姆再也看不到了。

就在性侵调查时,2020年12月31日,新年前夜,格雷厄姆突然被发现死在了营房内。

不忍屈辱?残忍谋杀?还是另有隐情?

目前她的死仍在调查中,基地军官说“没有谋杀的嫌疑”,但她的家人说她死于窒息。

“可悲的是点开话题, 就会发现有更多类似事件”

其实,格雷厄姆的性侵案,只是美军内部性侵文化的冰山一角。

在2019年,美国海军性侵案件为1676起,陆军则发生了2684起性侵事件。军队各部门共发生7825起性侵案件,军队成员提交的性侵案件或有关性侵案件数量增加3%。

性侵犯的数量从2016年的1.49万起增加到2018年的2.05万起,几乎与五年前的水平相同。

去年7月,一位名叫Vanessa Guillen的美国女兵被性侵后尸体扔进海里的事件,引发了美军性侵的又一波热议。

Vanessa生前是一名在美国德州胡德堡陆军基地服役的上等兵,曾遭到两名中士的性骚扰,其中一名用西班牙语对拉丁裔的她发表身体部位的粗俗评价。更令她难以忍受的是,另一名中士居然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澡堂对她进行性侵。

好不容易美军刑事调查司令部接管案件后,Vanessa的家人却发现女儿离奇失踪了整整30天。Vanessa失踪后,她的车钥匙、宿舍钥匙、身份证和钱包全部在军械库房被找到,但偏偏只有手机消失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她失踪当天,从她手机上曾向一个号码发送了一条含有武器序列号的短信。律师推测,这很有可能是有人拿走了Vanessa的手机发的。

拿走Vanessa手机的是谁?发的这一串奇怪序列号的短信是什么意思?接收神秘短信的收件人又是谁?Vanessa的家属们都不得而知。

而当Vanessa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时,已经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令人惊讶的是,Vanessa性侵事件成为热门话题后,Vanessa的家人收到了来自美国各地,各个种族女性在军中被性侵的倾诉。

有网友发推说:疯狂的点在于,如果你点开#IAMVANESSAGUILLEN的话题标签,你会惊讶于看到这么多相同的故事,发生在这么多不同的军事场所中。我们的指挥官把这件事彻底掩盖了起来。

“说实话, 这让我想吐”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在美军性侵事件中,受害者不仅仅是女性。

根据兰德公司的一项研究,三分之一在军队中遭受性侵犯的男性将其描述为欺侮或欺凌——是女性报告的两倍。 许多人经过内心的挣扎,还是被踢出军队,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让他们的余生都备受折磨。

伊森·汉森(ETHAN HANSON)就是受害者之一,自2014年离开海军陆战队以来,洗澡一直是个阴影。相反,他在浴缸里放一英寸半的温水,然后用塑料杯快速冲洗,水花溅起的每一下似乎都能让他重新回忆起那段痛苦的经历。

他环顾自己位于明尼苏达州奥斯汀的房子里的浴室时说。“当我真的接触到蒸汽、热水,以及任何让我的皮肤滑滑的东西时,说实话,这都让我想吐。”

汉森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彭德尔顿营(camp Pendleton)的新兵训练营期间,在淋浴间遭到性侵犯的一群海军陆战队新兵之一。和许多针对军人的性侵犯一样,这是一场欺辱演习,目的是羞辱和恐吓年轻的士兵。

初到军队,晨跑障碍赛结束后,精疲力尽的汉森本想与排里的队友一同洗个澡放松一下。没想到,正在洗澡时,一名教官大步闯进热气腾腾的澡堂,命令60名裸体新兵将自己紧紧地贴在墙上,排成一排,生殖器贴在前一个人背部。在让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几分钟后,教官命令他们跑到房间的另一边,重新排好队。“一个多小时来来回回重复这一动作”汉森说。

汉森床边需要摆放武器才能入睡。

虽然这名教官最后被起诉,但汉森心中的阴影却永远也抹不掉了。汉森从基础训练毕业后试图继续待在部队中训练,但没过多久,看到一名穿得像之前教官的海军陆战队员,恐慌症发作了。

他告诉他的上司他有自杀倾向,并被送往一家海军医院。但四周后,他的心理问题没有得到改善,海军陆战队便强迫他退役,并在他的退役文件上指出,原因是“无法适应军事生活”。

“他们说,这是我的错,而不是他们的,”汉森谈到退伍时说。“如果我在训练中受伤了,他们必须治疗我并赔偿我。但他们说这是一种既存疾病。”不过现在,退伍军人事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已正式认定他的案例为与军队有关的性创伤。

唉,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决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