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典范”超级大国在世界面前凋零:国会山事件后美国形象难修复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李司坤 邢晓婧 刘欣 王琪】冲击美国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们已经被驱散,从当前的直播画面来看,夜幕下的美国国会山显得风平浪静,一切如常,很难想象这里一天前曾发生“奥林匹斯的陷落”般的剧情。但事实上,这场仅持续了几个小时的闹剧在让华盛顿心有余悸、全球目瞪口呆的同时,将给美国未来的政治生态造成深远影响。8日,多位美国问题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拜登的执政期内,美国无论是其国际形象,还是政治制度,都难有修复之法。

特朗普的现状:玩火自焚、众叛亲离

“盟友们正在抛弃特朗普”, 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其主页正中间的位置打上这样一个醒目的大标题,标题下方是一众因冲击国会山事件而辞职的特朗普内阁成员头像。

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成为国会大厦暴力事件后辞职的首位内阁部长,她于1月7日宣布辞职。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紧随其后,成为第二位因此事辞职的内阁成员。除了两位内阁大员,还有一批白宫官员也宣布辞职:7日,前白宫代理办公厅主任米克·马尔瓦尼宣布辞去北爱尔兰事务特使的职务,不久后,商务部负责情报与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帮办约翰·科斯特洛也表示,暴力事件也促使他辞去职务。此前一天,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主要设计者,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波廷杰也宣布辞职。

比起自己班子成员的接连辞职,真正伤透特朗普心的,是来自追随其多年的副手彭斯的“背叛”。当地时间1月6日下午,彭斯发布声明宣布拒绝特朗普要求其在选举人团投票认证过程中阻止拜登被确认的命令。特朗普随即发表推特指责彭斯“没有勇气去做本该做的事情,来保护我们的国家和宪法”。据《华盛顿邮报》透露,一名听取了总统私下谈话简报的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最不高兴、一整天都无法忘怀的事情是彭斯的背叛……(他)一整天的主题都是,‘我创造了这个人,我把他从政治死亡中拯救出来,但他却在背后捅了我一刀。’”

对于特朗普的评价,彭斯显然也非常不满。“我认识彭斯很久了,”共和党参议员吉姆·因霍夫当地时间6日晚称,“我从未见过彭斯像今天这样愤怒。”美国当地媒体《塔尔萨世界报》对此评价称,“(特朗普)这样做,可能会疏远他最坚定的盟友之一。”

“背叛”特朗普的可能还有国务卿蓬佩奥及财长姆努钦。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8日援引三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各自的机构内就宪法第25修正案的框架进行了非正式对话,援引该修正案将启动免去特朗普职务的程序。一名美国现任高级政府官员称,蓬佩奥可能一直在收集信息,为内阁讨论做准备。在目前的情况下,有两种途径可以让总统下台:弹劾以及援引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副总统彭斯都将接任直至拜登就职。

另一方面,民主党人则在“不依不饶”地将彭斯进一步推向风暴中心。周四,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敦促彭斯考虑援引第25修正案迫使特朗普总统下台。佩洛西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她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一起呼吁副总统立即援引第25修正案罢免现任总统,并威胁道,如果副总统和内阁不采取行动,国会可能准备推进弹劾。但据《纽约时报》最新消息,彭斯据称反对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褫夺特朗普的总统职位。

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玩火自焚,众叛亲离”是特朗普的现状。“特朗普在其推特被解禁后,立即谴责那些被他煽动的,进入国会山的支持者。”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则认为,这种甩锅行为再次证明特朗普是一个没有底线和毫不负责任的人,这也是造成特朗普走到当下众叛亲离处境的原因之一。

“美国打着自由民主旗号振臂呼喊,将不再应者如云”

决定特朗普命运的靴子还悬而未落,但在多位美国问题专家看来,这位还剩13天执政期的美国总统手中握着的剧本基本上不会有太好的结局。

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被副总统与内阁多数成员罢免外,特朗普还有可能面临国会参众两院再次启动的弹劾机制。袁征认为,目前已经有国会议员提出了弹劾特朗普的议案,而且民主党已经控制了参众两院,如果启动弹劾程序,通过的概率很高。但袁征同时提醒到,由于特朗普任期仅剩最后两周,走程序的时间是否足够还不好说。孙太一则认为,理论上说,可以在特朗普下台前启动弹劾程序,在他下台后再完成弹劾,这么做的目的是让特朗普未来不能再担任公职,不能再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

特朗普卸任后或将面临起诉是几位专家都谈到的大概率事件。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国会山事件后,特朗普可能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面对政治清算。“煽动暴乱,致使人死在国会大厦内,这在美国历史上是未曾有过的事情,尽管特朗普已经表态会有序过渡权力,但民主党人可能不会放过他。”他说,特朗普还会面临诸多诉讼,比如逃税等问题,对他的穷追猛打不会停止。孙太一也表示,特朗普离开白宫后,可能马上面临州一层级的各种诉讼,甚至牢狱之灾或强制社区服务。

在这样的困局下,特朗普会在其“最后的日子”里上演“最后的疯狂”,孤注一掷地推进打压中国的政策吗?对此,李海东表示,特朗普在党内的地位会一落千丈,即使有小圈子挺他,但不会再影响大局。孙太一则认为,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相关手段已经基本用完,在最后时间里,特朗普更多会在内政上做文章,如避免被罢免或弹劾,继续维持筹款,将海湖庄园包装成“南方白宫”并做好过渡等。

“特朗普在剩下的日子里完全可以继续对华施压,因为这已经成为两党的共识。”在这一问题上,袁征给出了不同的判断。此外,他还指出,特朗普留下了对华强硬的政治遗产,对拜登以及后续的政府会有一定的框定。

“国会山事件让美国政治界很多人深刻认识到了‘特朗普主义’所带来的巨大破坏,精英们今后可能会有意识地清除和削弱‘特朗普主义’,这对美国,中美关系还有稳定的世界格局都会有积极意义。”李海东表示。

但在此之前,美国的当务之急似乎应该是先修复自身的国际形象。“周三发生的一群支持特朗普的‘暴民’冲击美国国会的场面,让那些习惯于被华盛顿在民主进程上说教的政体感到幸灾乐祸,也令指望拜登来恢复美国地位的盟国感到沮丧。”英国《金融时报》7日如是评价道。

“这次事件对美国的国际声誉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打击,甚至让人觉得它不是一个发达社会,而是一个极欠发达的国家,”李海东表示,任何一个对自己国家负责的领导人,都不会再学习美国,而美国也失去了通过兜售制度优越性来干涉、打击别国的道德高地。“即使是美国的盟友,今后面对美国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的振臂呼喊,也不会再有应者如云的景象。拜登想要修复美国的形象,很难,很可能在四至五年内都不会成功。”

“经过特朗普的折腾后,美国的国际形象更加难看了,回归巴黎协定和WHO会在一定程度帮助修复形象,但很难有根本性的变化。”袁征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美国的民主离发达和成熟还很远,它的实践并不成功”

“以给世界树立民主主义典范感到自豪的超级大国,就这样悲剧性凋零。”日本《朝日新闻》8日发表题为《美国国会大厦骚乱:民主主义的悲剧性凋零》的社评,对此次事件背后暴露出的美国制度失灵发出了冷冽的拷问。《朝日新闻》指出,不能将美国目前的分裂归咎于一个总统,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等级差别的扩大和民族一体化的失败,这是由于历届政府以及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政治职能下降所致,“拜登政府要修复此次事件所象征的国民分裂极为困难”。

7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犀利指出,美国日前发生的示威活动暴露出美国选举制度已经过时。它既不符合现代民主标准,也为许多违规行为创造了“机会”。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沃罗金则表示,美国的当务之急是修正自身政治制度的缺陷。

“美国一直标榜自己是民主典范、山巅之国,而昨天的混乱场景只有国家初建或者经历巨大骚乱时才有,这说明美国的民主离发达和成熟还很远,它的民主制度实践也是不成功的。”李海东对记者表示,美国选举制度存在巨大的问题,如果不改革,会有下一个信奉特朗普主义的人物把美国再次推向癫狂、拉入深渊。

问题是,美国的制度,还能修复吗?

对此,袁征持悲观态度。“美国的政治肌理就在于动态的、摆动中的相对的稳定,而现在的现实是,左的更左,右的更右。”他说,修正是系统工程,但是短期内,美国看不到什么解决办法。

孙太一告诉记者,制度分为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非正式制度是不成文、不写入法律但被大家默认的共识。1月6日发生在华盛顿的事件告诉我们,美国的体系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于非正式的制度,需要所有参与方去遵守大家默认的不成文的规则、规范。“非正式制度很难通过法律建设去弥补,因为它存在社会当中,依赖个体的职业规范和社会的信任。经此这次事件,美国未来很有可能再次暴露问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