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国家一起前行】西藏阿里:与时间赛跑 点亮世界屋脊

今天的《我与国家一起前行》,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寒冷与温暖的故事。3万多名电力工作者在雪域高原上开启了一场挑战人类极限的奔跑。他们与暴风雪抢工期,他们在5000米海拔上架铁塔,他们提前7个月建设完成西藏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把光和热送到了阿里地区38万农牧民的生活里。

村民用上安全电 这个冬天有温暖

西藏阿里普兰县巴嘎乡,一个坐落在冈仁波齐山和玛旁雍错湖旁的美丽乡村。2020年冬天,赤列的家庭旅馆第一次用上了电热水壶和洗衣机。以前乡里的光伏电站装机容量只有500千瓦,仅能保障基本生活用电。

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巴嘎乡岗莎村村民 赤列:

可以装电视,用电暖器,烧水更方便了,手机也可以随时充电了。

沼泽地只有上冻时才能施工 遭遇暴风雪之夜

然而,这光明与温暖背后,却有着意想不到的艰难。

2020年1月13日,阿里地区噶尔县,海拔4688米,气温零下30度,西藏电建阿里联网工程包13项目总工黄小洪,依然带着工友完成207号沼泽地铁塔的基坑施工。这些沼泽地地下水深有1米多,只能在冬季上冻后施工。

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线路13标段项目总工 黄小洪:

我们抢的就是时间,如果说我们耽误到后面这个沼泽地融化,那设备进不去,连挖机都进不去,更不要说吊车了。坑挖好了之后必须要盖起来,不盖的话明天这个雪会吹到里面,直接就填满了。

这个坑是用于固定输电铁塔的基坑,如果不保持温度,很难继续开挖。于是,他们在风雪里为基坑盖上厚棉被、用上烤火炉。

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线路13标段项目总工 黄小洪:

我们不保护起来的话,我那个基础的底板浇进去以后,那个冻土下面受冻以后在夏天它会融化掉,融化掉以后下面有可能会形成空洞,这样有可能会影响这个铁塔的整体的一个稳固性。这都是属于隐蔽工程,不要以为就是别人看不见,差不多过得去就算了这样是不行的。

当天晚上8点多,现场的风雪越来越大,黄小洪和工友们回到营地,帐篷的边角被风雪吹开,床上的被子很快就变成了“雪被子”。

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220千伏业主项目部经理 罗刚:

我的考虑是要保证大家安全,留在这里,谁也说不清暴风雪有多大。

凌晨一点三十分,施工现场的35人全部撤离到十几公里外的阿里联网工程巴尔项目部。

罗刚:

从出发咱们就没有松口气,到的时候这个才稍微缓过来一口气,真真正正安排大家住下了,咱们才把这口气给松掉。

黄小洪:

大家也是共同的一个目标,然后为阿里联网工程早期投运(努力)。其实这两基沼泽地(铁塔)我们把它给攻克下来其实挺不容易的。

世界海拔最高铁塔组立 克服高海拔缺氧降效

除了沼泽地铁塔的基础施工异常艰难,2020年4月,在海拔5357米的嘉措拉山上,世界海拔最高的500千伏铁塔组立也是巨大的挑战。

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500千伏业主项目部经理 李海龙:

汽车以及大型的机械没有办法到达塔位的,所以组塔作业我们只能选择采用人工抱杆组立。

海拔高,氧含量不足,柴油燃烧不充分,机器想快也快不了。不仅是机器,不少师傅还遇到雪盲的困扰。

施工队员:

刚摘墨镜了,不行了不行了,眼睛都搞瞎了,看都看不见了。早上一两分钟没戴(墨镜)就这样了,眼睛都睁不了,你看,不敢(跟家里人)说,反正过几天就好了,让他们担心还不如我自己难受呢。

中国安能阿里联网线路包9项目经理 何乐锋:

每次我们在现场施工的时候,当地的牧民,老乡他们都会过来看一看,每一次我们都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们,我说保证能在年底之前给你们送上电。看到老乡满脸的笑容,我们心里就是真的是这种幸福感,真的就是感觉在老乡们脱贫致富的道路上我们能给他们点上一盏灯,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

奔跑在最冷的夜,攻坚在最苦的山,为的是给老乡们点上一盏灯,照亮一条路,一条通往新生活的路。我们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投入,特别是在艰苦地区,往往不是基于经济效益,而是社会效益。就像我们会为了一个学生上网课,建一座信号塔;为一个小山村,修公路、通公交车。这些不计成本的投入,谋的不仅是眼下,还有未来,还有每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