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演讲三次提及“领导世界”,英媒:重建美领导地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环球时报记者 萧达 青木 陈欣 柳玉鹏 王伟】“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打开拜登过渡团队网站,这句话以超大字体被写在首页上,占据半个屏幕。当地时间25日,在以呼吁美国人团结抗击疫情为主旨的感恩节演讲中,拜登不忘三次提到“领导世界”,称“21世纪将是美国世纪”。这被认为是拜登发出与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决裂的明显信号,但在期待多边主义回来的同时,世界的反应很复杂。有媒体质疑,面对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的世界,失去声誉和信任的美国想恢复领导力困难重重。也有媒体提出,美国应以更谦逊、更合作的姿态归来,包括与中国重新接触。26日在被问到“中方是否同拜登团队有接触”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中方愿同美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加强沟通,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眼下,拜登正加速推进组建执政团队。民主党领导人称赞拜登提名的人选正是美国“此刻所需”。国会共和党人则批评拜登的内阁官员将“有礼且有序地照看着美国的衰落”,并威胁可能在参议院投下反对票。在领导世界之前,摆在拜登面前更紧迫的问题显然是如何领导美国。

拜登在危机中描绘乐观未来

在感恩节(26日)即将到来的前一天,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女王剧院发表讲话。路透社称,拜登发表了“总统式”的演讲。他敦促美国人“坚定地挺起脊梁”,对抗继续蔓延的疫情,并以自己家庭不外出旅行为例,呼吁民众放弃这种节日传统。美国新冠肺炎日增死亡人数自5月以来首次突破2000人,在25日达到2207人,相当于每40秒就有一人因此失去生命。当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7.8万例。与此同时,创纪录的住院人数将医疗系统推向崩溃的临界点。

与这些数字对比鲜明的是,从上周五到本周二,每天约有90万至100万人通过美国机场安检口。开车的人则更多。美联社报道说,数以百万的美国人不顾警告,冒着“向疫情火种上泼油”的风险在感恩节假期出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普洛威尔在推特上怒批:“美国人只顾自己的心态正害死成千上万人。惨不忍睹。”《纽约时报》说,尽管深陷危机,拜登仍试图描绘一个乐观的未来,称美国不会输掉这场“战争”,并呼吁美国人“重建美国梦”。

虽然拜登的感恩节讲话被《纽约时报》称为他赢得大选后的第一个“非政治性”演讲,但事实上,他不忘强调前一天所说的“美国已准备好领导世界”。拜登说,美国将建立领导世界的经济,也要领导世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拯救这个星球。他称:“美国不仅仅是靠实力,而是将用身为榜样的力量来领导世界。”

“再见,美国优先。”加拿大广播公司以此为题评论称,这是特朗普时代的戏剧性转变。为避免这种基调的变化被忽视,拜登亲自在一场像是特朗普时代外交政策葬礼的演讲中,表达美国即将从民族主义转向国际主义的信息。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说,拜登不断宣称美国将重新领导世界,是因为特朗普执政时,美国已失去这一地位——失去在世界的声望,也失去领导世界的能力。

对于拜登的雄心壮志,不少媒体提醒,当他入主白宫后,将发现自己面对的已经是一个与4年前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时大不相同的世界。德国新闻电视台称,世界不再是美国说什么,其他国家就做什么。中国崛起、欧洲追求自主战略……别国面对美国时如何选择将是未知数。《时代》周刊认为,拜登面对的世界将对美国的领导地位保持警惕。

路透社说,尽管民主党政府可能会在一些领域迅速扭转立场,比如重新加入特朗普退出的《巴黎协定》,但它无法做到的是,改变美国不再那么与众不同的残酷事实:其他国家和地区能在所有领域有效竞争。而且事实上,华盛顿要夺回全球领导力更加困难,这一趋势在特朗普政府之前就已经开始。

重建领导地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被拜登多次提到的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被认为可能是美国重返世界舞台的第一步。美国《时代》周刊称,拜登想要做到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领导世界,首先必须重新获得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信任。特朗普一再否认气候变化问题的科学性,取消数十项环境和减排规定。为翻过特朗普时代的这一页,拜登政府必须加快推动国内减排政策,并为在国外取得进展的伙伴国提供切实支持。而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拜登将如何与中国重新接触。美中之间有意义的合作不仅可以迅速在两国产生变化,还能推动它们各自有影响力的国家做出改变。

“真正重建美国的领导地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美国国力相对衰退,仅通过重返世界卫生组织或《巴黎协定》并不能让美国“坐上主宾席”。参与国际谈判的代价可能是接受某些妥协结果,但美国政客和选民是否愿意接受此等代价尚不可知。《时代》周刊说,美国需要重新与世界接触,同时得认识到,华盛顿不能再单方面决定接触的条件。“我们必须以非常谦卑的态度重新进入这个(气候)领域。”美国环保局前局长吉娜·麦卡锡这样说道。

在拜登被美媒宣布为胜选者后,欧洲领导人毫不掩饰地表示出对跨大西洋同盟回归的期待。但对于美国重回世界领导地位,欧洲心态复杂。英国智库“欧洲变革中的英国”26日刊文称,拜登当选在欧洲国家引发更深的自我反省——特朗普的任期是一种反常现象,还是美欧关系中更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征兆?有关欧洲战略自主和继续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争论表明:欧洲人并不确定美国大战略的未来方向。德国《南德意志报》评论说,现在,欧洲可能被诱惑再次完全隐藏在美国的大国阴影下,并减少独立雄心。但回到过去的跨大西洋关系已不现实。

美国国内各种尖锐问题让外界给拜登的雄心打上问号。俄新社26日援引俄政治分析家彼得·阿科波夫的话说,目前,没有人会相信美国新政府能很快恢复在世界的领导地位。拜登政府未来4年都将面临来自特朗普的复仇行动,他不会从美国政治中退出。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周二嘲讽多边主义“只是为了和朋友们泡在鸡尾酒会上,不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

美国《外交政策》25日给拜登新政府提出一些建议:首先,不应追求全球军事主导地位,因为这导致无休止的战争和巨大国防成本。其次,必须与美国的盟友一起努力,创造稳定的力量平衡,而不是在任何地方追求领导角色。最后,必须缓和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主义,保留与北京方面对话和合作的空间,对不计后果的干预和承诺说“不”,比如拒绝那些打破美国对台“战略模糊”政策的呼吁。文章说,几十年来,美国对军事主宰的追求造就了特朗普进一步病态的政策——过度的战略扩张以及无休止担心威胁的文化。但这些不是特朗普开创的,他只是暴露了这一事实。

特朗普“一个人”仍在战斗

对于拜登来说,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加快推动权力过渡。下周,他预计将公布经济团队。美国CNBC报道称,面对帮助美国经济恢复健康的艰巨任务,拜登必须组建一支身经百战的经济团队。除了计划提名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出任财长,彭博社26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拜登正考虑将美联储前副主席弗格森任命为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美国政治新闻网称,间谍机构负责人是拜登面临的最棘手问题之一,他考虑任命多尼伦为中情局局长。多尼伦曾任前总统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

“美国之音”26日报道称,民主党领袖大力为拜登提名的人选背书,但多名国会共和党人表示质疑。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顿讽刺拜登“梦幻团队”的共同点就是花哨头衔,并声称他们与中国有联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卢比奥则暗示可能对拜登提名的国安团队投下反对票。“美国之音”说,参议院两党在人事提名的确认过程中预计将出现新一波攻防战。

目前,特朗普尚未与拜登进行沟通。《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特朗普仍很愤怒。他周三在打给律师的电话中咆哮:“这次选举被操纵了,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在我们的国家。”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律师正努力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保持距离,他的竞选团队也已经取消讨论法律战的晨间电话会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将特朗普的处境形容为“正在进行一场其他人都已放弃的战斗”。《华盛顿邮报》担心地说,这些迹象表明,美国可能在明年1月20日见证一场震荡的权力交接仪式。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