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抹黑中国海外追逃工作,外交部:美方无视基本事实,是对中方追逃追赃工作的污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当地时间28日,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FBI)宣布对8名在美国参与“猎狐行动”的人员提起诉讼,其中5人当天上午被捕,另外3人据信在中国。华盛顿声称,北京“非法代理人”在美国境内执法,监视、骚扰、威胁美国公民及永久公民。“中国执法机关严格根据国际法开展对外执法合作,充分尊重外国法律和司法主权,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有关行动无可非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批驳美方无视基本事实,对中方追逃追赃工作进行污蔑。根据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的说法,这是美方首次针对参与中国“猎狐”行动的人员提起诉讼,《华尔街日报》将其美化成华盛顿为打击中方“不当执法行动”开辟了一条“新战线”。但在2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者看来,为了打“政治牌”而包庇这些犯罪嫌疑人,美国的做法不仅会损害自身的法律体系,同时也将与中国的司法合作引向毒化的方向。

被指控是“非法代理人”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9日报道,5人被捕的地点分别是纽约州、新泽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香港《南华早报》称,被捕者中有2人是美国公民(包括一名归化入籍者),其中一人为私家侦探,另外3人是拥有美国永居权的中国公民。美国共起诉8人,他们被控作为“中国非法代理人”在美国行动,或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的刑期,其中6人还面临共谋跨州和国际跟踪相关指控。在28日举行的网络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德默斯自夸说,通过这次指控,美方“把‘猎狐行动’反转了过来,猎手变成猎物,追捕者变成被追捕者”。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28日公布了长达43页的刑事起诉书,里面描述了上述被告在2016年至2019年试图采取“发恐吓信”“网络骚扰”等手段向一名住在新泽西州的中国公民施压、要求他返回中国的细节。《纽约时报》称,司法部官员并未透露“猎狐行动”目标的具体身份,只是说他们“需要保护”。《华盛顿邮报》说,中国“猎狐行动”的对象据信多是中国政府前官员,他们可能在出国前从自己的职位中获得可观的利益。

“猎狐行动”是中国公安机关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代号。公开资料显示,自2014年行动启动以来,中方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6000余名,其中缉捕“百名红通”外逃犯罪嫌疑人60名。“我国的追逃行动都是公开的,而且对藏匿在没有引渡条约的国家的犯罪嫌疑人,我们采取的主要方式是劝服。”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2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是一种非常温和的方式,我国的追逃行动不会有触犯当地法律的情况出现。

美国“毒化”美中司法合作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基于法律漏洞、移民政策宽松等原因,美国成为外逃中国贪官的主要避风港。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中美之间只有2000年签订的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协定,没有引渡条约。而在刑事管辖层面,美方一贯奉行“扩大管辖权”的原则,即所谓的“世界警察”。归根究底,除了政治考量,美国的行为可能还有经济考量,比如包庇中国追捕的贪官或能给自身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

但两国并非没有合作的过往。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2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美在海外追逃方面有比较成熟的协调机制,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得以有效运转。前些年,两国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也会定期会晤。不过吕祥认为,即便有过一些合作案例,但中美在司法领域的信任度仍然较低。李海东说,美国政府此次采取的行动等于是把此前已经政策化的对华合作“完全颠覆”,或者有意不去执行。这背离了公义精神,同时把中美司法合作引向政治化和毒化的方向。

《纽约时报》29日披露称,至少从奥巴马政府的后期开始,司法部就一直在调查中国的海外追逃工作。美国情报分析人士长期认为,“中国特工”的主要任务是窃取商业与政府机密,并搜集有关美国社会的公共信息。但“猎狐行动”的开展是两国“间谍游戏”中的一个新变化,也给FBI带来新的挑战。今年7月,雷在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曾将“猎狐行动”描述成中共试图“破坏法治”的一个例子。德默斯在10月28日的记者会上声称,“猎狐行动”并非完全如北京描述的那样,是一场国际反腐运动,其目标“在很多情况下”是中国当局的“政治对手”或者“异见人士”。

“这完全是无理指责。”吕祥说,中国的追逃行动从来都不是一个政治任务。美国一些反华势力明知道这些人涉刑事犯罪,却非要将他们包装成“受政治迫害的人”,试图让他们在美国的政治斗争中扮演一定角色。“若一个国家不断收留逃犯,最终受到伤害的只能是自己的法律体系。”吕祥说。

“无论谁赢得大选,中美关系都将处在十字路口”

同样在28日,美方宣布要将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美分支机构——美国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NACPU)列为“外交使团”。据路透社29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称,NACPU由“中共中央统战部控制”,后者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机构,负责在海外传播影响力、进行宣传”。根据中共中央统战部网站介绍,NACPU为全球最早成立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于1973年2月由华盛顿地区的一批“保钓”人士发起成立,旨在促进中国的最终统一。

几天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波廷杰也抹黑中国的统战活动,称北京正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西方。对于蓬佩奥、波廷杰之流的有关言论,汪文斌29日回击道,他们的目的是抹黑中国政治制度、破坏中美之间正常交往与合作,其图谋早已被世人识破,“站到了历史错误一边,终究是不可能得逞的”。

蓬佩奥28日的声明还称,美国将停止参与2011年与中国签署的《关于建立美中州省长论坛以促进地方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因为自那以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寻求直接和恶意地影响州和地方领导人,以推动中国的全球议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29日晚对此回应道,蓬佩奥之流从不关心民生,没有和平共处、共同发展新概念,满脑子都充斥着过时的意识形态偏见,只能靠制造冲突和谎言误导美国民众。

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距离大选只剩几天,华盛顿起诉参与“猎狐行动”人员等做法可能有较强的选举考量,但选举结束也不意味着美国会停止对中国的打压。

“无论谁赢得大选,中美关系都将处在十字路口。”美国《时代》周刊28日以此为题刊文说,北京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大棒”外交的主要受害者,其贸易活动、科技公司、外交官、甚至是学生都变成被瞄准的目标。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执掌白宫,可能决定这两大经济体过去四年之间的敌意是失常还是新常态。虽然拜登的对华态度看上去比奥巴马强硬,但许多外交界人士都希望他与北京能重新开启沟通渠道,在贸易、人权、环境等问题上寻求务实的解决方案。

【环球时报记者  郑可 范凌志 白云怡 陈青青 任重】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