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观察丨美国分化:反智现象汹涌,突破学术界的底线

10月25日,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美国“不会控制”新冠疫情,因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样。”此前,副总统彭斯的幕僚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但是,作为白宫应对疫情工作组的负责人,彭斯不仅没打算自我隔离,反而无视美国疾控中心的防疫指南继续竞选活动。高官的言行再次验证了美国政府的非科学态度,也凸显了美国社会当下的一个显著分化:科学与反科学的矛盾愈发激烈。

为什么美国反对科学和知识能有市场,“反智主义”能够堂而皇之成为与科学思想分庭抗礼的声音?

部分美国人对疫情的“反科学”态度引起警惕

“反智主义”通常指对智识、知识的反对或怀疑,对于知识分子的怀疑和蔑视。今年的新冠疫情后,美国反智和反科学的现象出现爆发,并且和美国政治分化同步。皮尤中心最新的民调显示,有63%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新冠疫情是被夸大的,而民主党支持者中,只有14%认为疫情被夸大(上图)。即便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白宫暴发疫情,仍未能动摇大多数共和党人的看法。

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疫情只是“大号流感”的看法非常普遍,甚至把疫情视为“骗局”的也不少见,原因与政治人物的言行密不可分。早在2月份,特朗普就声称“有一天,病毒会奇迹般地消失。”保守派评论人士附和特朗普的说法,淡化病毒影响,嘲笑防疫措施。右翼网站“红州(RedState)”称传染病专家福奇为“口罩纳粹”。福奇遭受死亡威胁,甚至要雇佣贴身保镖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普通民众被政客“带节奏”,导致荒唐事层出不穷。美国各地不时出现“病毒派对”,多次导致集中感染。自八月中到九月底一个多月的时间,加入脸书“反口罩”群组的用户增长了1800%。还有人相信口罩中的铁丝是5G天线,是政府的阴谋,不少媒体专门为此进行事实核查报道,以正视听。

反对戴口罩的抗议者 图自盖蒂图片

反智现象如此汹涌,以至于突破了美国学术界的底线,多个权威机构打破不介入政治的传统,公开抨击美国政府。

10月8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创刊208年来首次对美国政治发表看法,抨击美国政府“无能得危险”,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自然》在社论中批评特朗普政府无视科学、事实和真相。顶级学术机构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医学院9月24日发表声明称:“不断有关于科学政治化的报道和事件,特别是公共卫生官员无视事实和专家建议,以及嘲笑政府科学家的行为,令人震惊。” 81位美国诺贝尔奖得主签署公开信支持拜登,称:"我们国家前所未有地需要领导人重视科学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的价值"。

81位美国诺奖得主声明支持拜登

《纽约时报》评论称,回顾抗疫的过程,特朗普政府几乎都做错了。“特朗普的失误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引导了美国深层的反智潮流。”

美国的“反智主义”传统

美国传统上存在“反智主义”的土壤,新冠疫情则为其提供了新的动力,特别是保守派与自由派舆论的对立,加剧了人们对科学和专家的认知分歧。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观看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汉尼蒂(Sean Hannity)的节目同减少保持社交距离存在关联,因此认为看福克斯新闻频道很可能对部分粉丝产生“致命”的影响。

这次疫情,反对科学的力量如此强大,原因之一是美国政府将疫情“政治化”,“反智主义”客观上也为这股力量提供了土壤。

而美国学术界认为,反科学不是当前问题的全部。

自然》杂志的社论指出,民粹主义正在崛起。民粹主义者将世界分为“民众”和“精英”两类人。科研人员也被归为“精英”,他们的知识和工作不被信任,受到蔑视。不仅如此,“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公职人员和记者之类的人也遭受了类似的攻击”。

美国学术界“介入”政治,表明了打断“反智主义”循环的迫切性。然而,当下的美国贫富分化加剧、种族矛盾尖锐、政治两极化,种种撕裂都成为“反智主义”成长的温床。正如美国人文主义协会前主席尼奥斯(David Niose)所评论的:美国的经济不安全和不平等现象日益普遍,滋生了更多的恐惧和焦虑,导致对批判性思维和理性的贬低,其结果是“反智主义”成为社会的一个特征,而这与个体的智力水平无关。

(原题为《北美观察丨美国分化:当不讲科学成为“潮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