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州长、谋杀警察、恐吓选民……美国民兵组织正给美大选添乱

【环球时报记者 郑可 李司坤 丁雨晴】当地时间17日,在密歇根州举行的一场集会上,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抨击该州州长惠特默的防疫封锁政策时,台下支持者齐声大喊“把她关起来”。一周多前,美国执法机构破获一起由民兵组织策划的绑架图谋案,惠特默正是目标之一。有分析称,该案凸显民兵组织可能在下月选民投票时扮演暴力角色。在美国,民兵组织有数百个。上月底的总统选举首场辩论会上,面对“是否会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的问题,特朗普回答说:“骄傲男孩,退后一步,做好准备。”“骄傲男孩”是一个有名的民兵组织。随着大选日临近,越来越多的人担忧选举受到民兵组织干扰。

众多团体涌现,极端活动突增

除了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弗吉尼亚州州长诺瑟姆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破获的这起绑架阴谋的目标。FBI特工在法庭听证会上表示,由于这两位州长都决定对本州实施“新冠疫情封锁令”,民兵组织“金刚狼守望者”认为他们违反宪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因此计划对他们进行罢免,甚至打算绑架、谋杀。

“金刚狼守望者”是一个新成立的民兵组织,有媒体称它是全美知名的“密歇根州民兵”组织(也称“金刚狼”)的分支,后者由从美国空军退役的诺曼·奥尔森于1994年成立,旨在抵制那些被认为是政府侵犯美国人宪法权利的行为。但在绑架案被破获后,“密歇根州民兵”组织在其网站上进行切割,表示两者并无从属关系。

密歇根州一直是民兵活动的温床,目前有二三十个民兵组织。该州农村人口众多,有关个人自由和自力更生的信念坚定,从上世纪90年代起,民兵组织在该州就拥有很强的势力,并为其他州民兵组织所向往。2010年,FBI在多州突袭逮捕以密歇根州为基地的“胡塔里”(意为“基督教武士”)民兵组织成员,该组织计划先对付“政府的走狗”(警察),然后纠合“同志”在美国发动“大范围的反政府起义”。

就全美而言,由于新冠疫情持续以及民权运动引发的争论,过去半年多,在许多大城市,极端组织的活动进一步挑起民众躁动的情绪。民兵运动组织“布加洛男孩”就在这个过程中出了名,该组织成员频频全副武装地出现在抗议活动现场,还杀害了两名警察。这是一个松散的右翼极端主义运动组织,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据统计,自8月中下旬以来,脸书已删除与300多个美国民兵组织有关的群组。

其实,游走在这些城市的民兵团体或多或少会与两家民兵组织有关联。一个名为“誓约者”,另一个名为“百分之三”。“誓约者”本身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民兵”身份,但在民间武装组织社区内是主要捐助者。“誓约者”称,该组织成员“发誓履行所有军人和警察的誓言,以‘捍卫宪法,反对所有国内外敌人’为己任”。现实中,他们宣称以此为原则在发生骚乱的城市维持秩序,但当地政府和民众表示没有人希望这些手持武器的民间人士在社区徘徊。

“百分之三”自称“是一个由热爱国家、自由和人民权利的爱国者组成的全国性组织”,其成员有时像一支军队那样出现在公众面前,携带长枪,身着防弹衣。“百分之三”取名自“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真正投入战争的殖民地民众只占3%”的理念,虽然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一观点错误,但它仍大有市场,民兵运动坚信即便只是一小群人,只要手里有枪便可以推翻暴政。该组织成员曾包围肯塔基州州长官邸,抗议与疫情有关的禁令,还涉嫌破坏公共财产、制造恐怖言论。

除了这些有名的民兵组织,在全美各地还有众多零散的本地民兵组织。自2016年特朗普带着争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社会关于意识形态和正义观点的分歧日益扩大,武装民兵组织越来越多地涌现在打砸抢的骚乱现场,进而加剧了社会混乱。《华盛顿邮报》曾描述说,在美国这个充斥焦虑和愤怒的夏天,美国各地的保守武装平民迅速进入公众视野,他们向州议会进发、挑战“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追逐网络谣言。“我们现在目睹的是民兵式团体多年组织活动的外在表现,他们已经从边远地区的培训转向街头激进主义。”西雅图一家研究极右团体的机构负责人说。

现在,大选日临近,民兵组织会给大选带来什么,让很多人忧心。“我们最可怕的梦魇:民兵将会听从特朗普的召唤去‘监视’投票吗?”英国《卫报》美国版首席记者埃德·皮尔金顿发文问道。

影响难测,内乱恐将延续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美国大选投票使用邮寄方式的选民显著增加,特别是民主党选民。目前,两党针对投票方式的争议尚未有定论,特朗普还指责民主党借邮寄选票造假,拒绝接受不利于自己的投票结果。这一言论鼓励了支持他的民兵组织活动,还有传言称民兵将在特朗普的号召下发动武装动乱。

“誓约者”头目斯图尔特·罗兹已公开表示,他的成员将在现场保护投票者,因为担心会有“激进左派”攻击选民。在脸书上,自称民兵组织“指挥官”的米兹·汤普森,要求其组织成员穿上正规的陆军迷彩服,支持共和党筹款活动。上个月,汤普森贴出一张大炮开火的图片,写道:“守住阵地,骑手们。正义来了。”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也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所有身体健全的男人和女人加入到特朗普选举安保行动的大军中”。

英国《金融时报》称,若干民兵组织已誓言要全副武装地出现在投票站,一些团体还寻求与地方当局和执法部门建立联系。文章援引为民兵组织提供网络平台服务的乔希·埃利斯的话表示,加州、俄勒冈州、华盛顿州等8个州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北卡罗来纳州也有可能。埃利斯还称,如果选举失败,特朗普站出来说“这显然是从我这里窃取的”之类的话,“根据宪法,他是总司令,他可以号召民兵采取行动”。

“我们真的很可能在投票中看到武装的民兵成员、武装团体或特朗普支持者。”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卡西·米勒认为,这些人不仅能对选民进行恐吓,而且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刻制造混乱。乔治敦大学法律学者玛丽·麦科德表示,特朗普警告称只有在出现选票欺诈的情况下他才会输掉选举,这对那些自封捍卫美国民主的民兵组织吹响了“狗哨”,号召他们在出现不利于共和党的情况时采取行动。

很多专家认为,越临近大选,有关暴力事件出现的担忧就越强。如果民主党人拜登获胜,那么有些人很可能会将对话变成暴力。“我担心将有许多(民兵)组织不支持拜登总统的合法性,(如此一来)那届政府将不得不考虑如何解除民兵的武装。这将是一种危险状况。”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赛斯·琼斯说。而如果在选举之夜没有明显的赢家,阴谋论将大行其道,并且也很可能出现暴力冲突。

4年前特朗普与希拉里的对决,民兵组织就坚定支持特朗普。选战最后一周,民兵组织“厉兵秣马”,不少组织扬言,如果希拉里当选,他们将进行武装抗议、维护治安。不少分析称,鉴于美国仍受困于夏季的暴力抗议,且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后和平交接权力,前述担心并非没有理由。但从过往的历史看,民兵组织对大选产生的冲击有限,在美国社会分裂的背景下,除了心理上的影响,它们更多会带来混乱和暴力。

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CSIS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在今年接下来几个月到明年,美国发生恐怖主义袭击的可能性增大。这可能源于特朗普的部分极右翼支持者已经意识到选举不利。在他们眼里,特朗普败选将意味着他们所构建的“白人至上”社会进一步被多元文化所主导。部分民兵组织可能会以“观察选举”“维持秩序”为名,在投票站附近对少数族裔选民施加压力。因为有这样的可能性,部分选民可能会因此不出门投票。美国社会也担心民兵组织做出过激行为,冲击整个选举的正当性。

源于历史,深陷党派纠葛

极端民兵组织为何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这与美国民兵的历史沿革密不可分。实际上,民兵组织的出现先于美国建国。早在被殖民时期,根据各州统治者的规定,所有适龄强壮男子都是民兵成员,各个城镇组成了当地独立的民兵团体以捍卫自己的利益。在美国宪法颁布的前一年,《联邦主义者文集》详细介绍了建国者赋予民兵至高无上地位的设想。

根据美国1903年《民兵法》的定义,“民兵”既包括有组织的民兵,例如国民警卫队和海军民兵,也包括无组织的民兵,即由年龄17至45岁、非国民警卫队或海军民兵的身体健全男性组成的武装组织。一战结束后,国民警卫队被编入美国正规军的范围,而无组织的民兵团体则越发松散,直到“白人至上”主义和“爱国者运动”兴起。

民兵组织最初是极右翼的“爱国者运动”的一部分,该运动传统上是反政府的,成员们认为宪法赋予他们合法权利,视情况采取措施推翻政府。根据反诽谤联盟的说法,民兵运动具有反政府、以阴谋为导向的意识形态。1993年在得州韦科发生“大卫教派”民兵组织与联邦执法人员的致命对峙后不久,民兵组织在全美各地发展壮大,到1995年春已经扩散到几乎美国每个州。那年发生的俄克拉何马城联邦大楼爆炸案,使民兵运动进入高潮。

长期研究美国民兵团体的范德比尔特大学高级讲师埃米·库特表示,“大多数人,包括当地执法部门在内,都往往对此类团体置若罔闻,除非当某团体确实因所谓暴力阴谋而引起联邦政府注意。”正因为如此,在美国一些地区,当地警方对民兵组织采取了默许甚至合作的政策。此前,密歇根州一名警长就曾称赞“金刚狼守望者”,并与该组织成员站在一个公共讲台上。

客观说,民兵运动的防范对象不限于民主党政府,但由于民主党长期致力于枪支管控,与民兵团体捍卫拥枪权的立场形成对立。研究人员注意到,民兵组织在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时期发展得最快,小布什主政的8年是民兵运动相对收敛的一段时期,奥巴马上台后,民兵组织再次迅猛抬头。而特朗普对联邦政府表现出的不屑,则让他获得了众多民兵组织的大力支持。“

根据反诽谤联盟的报告,2008年以来,美国的民兵数量已经翻倍。南方贫困法律中心2018年的数据列出全美612个反政府团体,其中包括216个活跃的民兵团体。《纽约时报》称,专家估计,如今退伍老兵和现役军人已至少占到民兵成员的25%;美国现有的约300个民兵团体中约有1.5万至2万活跃成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特朗普似乎有意放出拒绝和平移交权力的煽动言论,从而制造大规模选票欺诈的假象。CNN援引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话说,动用枪支是“解决必要问题的一种可笑方式”,并强调宪法《第二修正案》并不保护私人民兵,而恐吓选民是非法行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