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出口管制进行最高层级立法 专家:可依法对特定国家采取对等措施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倪浩】历经三次审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17日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并将于2020年12月1日起施行。采访中,有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该法是中国目前出口管制立法层级最高的一部。此次立法不但是中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需要,而且也将为中国面对特殊情况,对相关国家采取对等措施提供法律依据。

实施出口管制,是国际通行的履行防扩散等国际义务的做法。刚刚通过的出口管制法对中国出口管制物项进行了全覆盖,包括军民两用物项、军品、核,除此之外还将其他与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履行防扩散等国际义务相关的“货物、技术、服务等”纳入管制物项;同时,出口管制法还明确管制物项包括管制物项相关的技术资料等数据。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移管制物项,以及中国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向外国组织和个人提供管制物项,均受出口管制法约束。

据记者了解,上世纪90年代末,根据履行防扩散等国际义务需要,中国先后制定了监控化学品管理条例、核出口管制条例、军品出口管理条例、核两用品及相关技术出口管制条例、导弹及相关物项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生物两用品及相关设备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等6部有关出口管制的行政法规。但这些条例出台时间较早、立法层级不高且相对分散。为更好地促进和保障出口管制工作,维护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履行国际义务,需要制定一部出口管制领域的基础法律,统领现有行政法规和规章。2017年,商务部牵头启动了出口管制法起草工作。2019年12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开始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草案)》,此前由6部相关行政法规组成的出口管制体系正式进入立法阶段。2020年10月17日,出口管制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

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任清曾任职于商务部条法司,在出口管制、经济制裁、WTO争端解决、贸易政策咨询等领域具有丰富实务经验,并曾参与《外商投资法》等法律法规的起草。10月18日,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口管制法是中国目前出口管制立法层级最高的,出口管制法出台之后,之前已经有的条例和规章,可能会根据出口管制法进行修订,或者进行整合,甚至形成新的条例和新的规章。

任清说,实施出口管制,是国际通行的履行防扩散等国际义务的做法。近年来,中国经济和技术不断发展,在某些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地位,为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必须进行出口管制立法,完善法律体系。而现有的相关管制条例法律层级比较低,也比较零散,主管部门的调查执法权限也没有明确界定。另外在某些具体的管理环节上还存在一定漏洞,即使不考虑保护中国技术发展成果的需要,出口管制本身也存在立法的需要。

“出口管制法建立了中国出口管制的基本制度和规则,符合国际的通行做法,目前出台的出口管制法条款还比较‘原则性’,有赖于配套法规规章的制定以有效落地。”任清说。

据任清介绍,西方发达国家出口管制方面的立法已有很长的发展史,与其本身经济技术实力相互匹配,管制规则非常详细,“一些国家出口管制规定,即使是把管制商品或者技术清单刨除在外,可能还有七八百页的管制细则。在文本之外,这些国家还在实践中发展出各种各样的做法。而中国在此方面相对落后。”但任清也指出,诸如美国,过分发达的出口管制措施也在国际上广受批评,并不是说美国的出口管制法律多么严密或者详尽就是合理的,因为矫枉过正的出口管制让美国的境外管辖权扩张得特别厉害,而且也成为美国打压他国的一个手段。

在美国不断强化在科技领域对中国打压的背景下,中国出台的出口管制法第48条受到广泛关注,其中规定,任何国家或者地区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者地区对等采取措施。

这是否有对抗美国打压,对美国实施对等反制的意味呢?任清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的立法非常严肃,是基于中国自身发展的客观需要进行的立法,并非反制美国的措施。“立法本身是严肃的,不是针对美国的反制,但是其中的一些条款,对未来中美之间可能出现的情况,预留或者是授予了相关部门这方面的法律武器。如第48条,可能会在法律实践中运用为对美国的反制措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