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病逝 选战、政坛面临怎样变数?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8日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病逝,终年87岁。金斯伯格生前多次与癌症抗争,夺去她生命的是胰腺癌引发的并发症。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于1993年由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任命。近年来,她一直是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中最资深的成员之一,在堕胎权、移民、医疗保健等问题上,都曾投下支持票。

按照规定,大法官将一直履职直到去世或自愿退休。近年来,健康问题一直困扰着已经高龄的金斯伯格。此前,金斯伯格曾接受过胰腺癌治疗。

美国媒体评价,距离2020总统大选只有不到2个月的时间,金斯伯格的去世对美国大选和政局将造成重大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指出,这一说法反映出,美国社会的政治撕裂已经延伸到了司法系统。

滕建群: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的两党已经处在极度分裂、极度对立的这样一个状态,一切的一切并不是为了三权分立,为了司法的公正、为了行政的公正、为立法的公正,它更多的是为本党的利益。比方说在参议院、在众议院的投票当中,它其实没有是非观念,同时还有个人的需要。比方说一些议员,不管是参议员还是众议员,他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根据自己的利益来选择投赞成票还是反对票。所以在这样的形势下的话,美国的撕裂其实已经延伸到司法系统。我们看到特朗普在任命卡瓦诺作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时候,其实也遇到了这样一个情况,那么民主党反对有很多情况下是无厘头的,就没有任何的理由,但是站在本党的利益、站在个人的利益方面,开始做出了赞成和反对这样一个选择。所以目前来看的话,对于美国司法的这种政治撕裂,其实已经深深的影响到美国社会的生活,影响到美国法律的公正。

美国的两党政治斗争正在深入到美国的法律系统里。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有一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两党至少资助了226起跟竞选相关的诉讼案,这些案件横跨美国43个州和地区。

目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有5名保守派法官、4名自由派法官。美国媒体普遍认为,金斯伯格去世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可能会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来接替。滕建群分析,围绕着新的大法官的选任,可能会有一番激烈的争夺。

滕建群: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看到这个格局稍有变化,包括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其实他现在也表现出摇摆,他更倾向于自由派这一边。那么对于这些法官的价值取向来说的话,其实他还是有一个党派之争,还有一个政治倾向,还有一个个人的取向问题。所以从现在来看的话,5:4也是保守派占五自由派占4的这样一个格局,可能会在未来的新法官的选任上会有一个新的调整。那么对特朗普来说的话,至少在明年1月20号离开白宫之前,他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提名新的大法官,而这个大法官他肯定会要选一个保守派,因为保守派是站在特朗普这边上。这个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特朗普退下来以后,甚至如果他连任之后,能够保护他。因为现在特朗普本身还涉及到很多案件,如果说选一个自由派的话,将来的格局加上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摇摆,那么可能对特朗普未来很难说有保全。特朗普在寻找一堵司法方面的防火墙,那么这就要在大法官的选举或者说任命方面做出一定的选择,必须要保证特朗普的身后事不被司法方面(追究)或者是受到司法方面的保护,毕竟现在大法官并不是说完全按照宪法的这样一个要求,公正合理地处置相关事件,他更能带有党派性政治色彩。

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冲刺阶段,滕建群认为,金斯伯格的突然去世,会给美国政局带来不小的影响。

滕建群:我们知道参议院现在共和党人是53个席位,那么民主党47个,如果说能够顺利地提名任命新的大法官的话,共和党必须要保持高度一致,而且共和党在参议院的领袖也必须迅速配合特朗普总统,也就是说迅速地提名任命一个新的大法官,接替金斯伯格空出的位置。但是现在来看的话,有一些共和党的议员发生了动摇,特别是在参议院。那么53对47的格局会不会保持下去?现在很难说,那么民主党来说的话也会极力地拉跟自己利益或立场相关的议员来反对特朗普任命保守派的大法官,所以应该说是非常激烈,那么这种争夺最终也会导致到美国政府特别两党政治的这种撕裂。那么对于美国的司法或者是对美国的维护宪法行为的这种公正性,可能也会摆到未来美国政治生活的桌面上来,毕竟现在包括大法官的任命都越来越政治化,那么这种为个人利益、为政党利益而斗争的这种行为,肯定会是美国在宪法维护以及所谓自由民主方面的一些维持都会发生剧烈的波动。所以表面上看是一个大法官的任命问题,其实它背后隐含的个人、政党以及整个社会对政治、对宪法的一种撕裂,那么这种撕裂来看的话,应该是会对美国的政治、对美国社会带来极大的冲击。

(总台央广记者 李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