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关注内地支援全民检测,内地医护:纵使有些人不欢迎,我们亦会视一切生命为首要

【环球时报记者 叶蓝】中央派人到香港协助应对严峻疫情,但一些反对派唯恐天下不乱,造谣称此举会加重香港医疗系统的负担,还诬称内地借抗疫为名收集港人DNA。有香港舆论呼吁一些港人要放下偏见,学习内地科学化的抗疫方法,否则疫情失控,香港会像美国那样付出惊人代价。

讨论如何全民检测

香港第三波疫情持续暴发,国家卫健委组建60人的“内地核酸检测支持队”协助抗疫,其中7名先遣队员2日已抵达香港,并与多名港府官员及议员会面。3日,他们协助筹备临时实验室工作,借以大幅提升病毒检测能力,满足特区政府扩展小区检测的需要。“内地核酸检测支持队”队长余德文3日称,香港卫生署目前一天只能做约1万个检测,不足以应对目前严峻的疫情,港府已批准华大、凯普和金域3家检测机构开展核酸检测,检测量一天约2万至3万,支持队将与它们合作争取将每天检测量增至10万-20万甚至更多。他表示,香港的法律法规与内地有所不同,会在遵守香港法律法规下开展工作。至于是否会协助在香港进行全民检测,余德文称要视采集样本的进度以及香港的实际需求。

香港《星岛日报》3日透露,先遣队的7人会先了解清楚香港现在病毒检测的情况,包括设备、实验室、检测能力、人手及物资等,之后会与港府商讨如何提供协助。港府正制定未来病毒检测的数量以及接受病毒检测的类别群组等。对于全民检测,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表示要小心考虑和研究群组的检测优次。

香港社会对是否进行全民检测意见不一。一直倡议政府扩大检测量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除了要考虑成本效益外,也要考虑操作可行性,例如可否在病毒潜伏期内完成全港750万的检测。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3日称,内地的全民检测成功是因为市民配合,但这在香港可能难以实行。他说,如果香港不实行“居家令”,病毒一样会传播开去。

专家驳斥反对派论调

一些反对派则公开反对全民检测。据香港《东方日报》3日报道,9名“新民主同盟”成员2日到医院管理局请愿,对港府请求中央派内地支持队表示不满。荃湾区议员谭凯邦声称无法确保内地试剂的质量,“会耗用更多的资源及加重医护人员的负荷”。反对派议员岑敖晖、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人还在网上危言耸听,声称中央派人到港检测是借防疫为名,收集全港市民DNA,“建立科技全面监控系统”。2日晚,特区政府发表声明斥责造谣,强调所做的任何防疫抗疫工作都绝对符合法律要求,而中央的支持纯粹是协助加强病毒检测能力,所有检测都只会在香港进行,不会将样本送往内地。

多名医学专家对反对派的说法进行了反驳。香港医务委员会执照医生协会副会长唐继升称,检测目的是辨别新冠病毒,医护人员收集样本时不能违反专业守则,将检测样本用作其他用途也不符合世界标准。香港医务化验所总会主席李伟振直言:“唾液量少,细胞不足以排序整个基因图谱。”他说,核酸检测是找病毒的基因,而人类的基因是序列分析出基因图谱,是两种不同的分析;两者工序和成本相差很大,普通百姓的基因既没有商业价值,也没有战略价值。

不仅如此,反对派还抛出其他种种奇谈怪论。油尖旺区议员朱慧芳称,内地人员未接受过香港培训,言语上也不通。对此,2日迎接内地先遣队的民建联议员陈恒镔及工联会议员麦美娟反驳说,先遣队成员态度友善积极,全部会讲广东话。唐继升说,很多内地医生都懂英语,英国医学期刊《刺针》杂志有关新冠病毒的论文,内地医生名列前茅。此外,国家几个月前曾派医疗队到外国支持,他完全没听过医疗队因为语言问题而阻碍救援。

“应以苍生为念”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直言,“揽炒(同归于尽)派”厚颜抹黑内地医疗队,反对中央提供支持,是出于政治目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呼吁,反对和阻挠中央支持香港防疫抗疫的人“应以苍生为念,请高抬贵手”。

有港媒3日评论称,全民检测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的重要手段,乱港派却声称只需做高风险群组及地区检测,根本就是“视港人性命如粪土”。香港《巴士的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部分港人对全民检测表示反对,应该是出于两大原因。一是“政治偏见”,有医生协会负责人担心一旦全民检测验出很多确诊者,挤爆医院怎办?“这是一个奇怪逻辑,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疫情暴发之初那种减少检测便减少确诊的态度如出一辙”。这是出于对内地的偏见,无视内地抗疫方式的科学性。二是“医护界的自我保护”。一些香港医护人员担心疫情会打开缺口做成先例,让内地医护人员到港执业。

对于内地的支援,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3日在脸书个人主页上发布一张图片,写有“感谢英雄驰援,祝你们平安”字样。图片上,有香港警员在巡逻酒店时,巧遇内地医护人员。援港医护表示,“我是中国人,我在为国家做事,到哪里都是一样,纵使有些人不欢迎我们,我们亦会视一切生命为首要,我们都做好心理防设准备迎接一切冷言冷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