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暗藏首相安倍政治盘算,疫情下举步维艰

中新网8月2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1日刊发署名文章,分析日本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背后的考量,分析指出,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彻底毁了”东京奥运会(简称东奥)原定计划,日本政府以“展期”留住东奥,背后最大考量除了希望把经济亏损减至最低,隐约还有首相安倍晋三对政治生涯的盘算。

7月23日,东京奥组委在新国立竞技场发布视频,宣告展期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开幕式倒计时启动,日本社会自此进入东奥“2020+1’时期。

日本东京,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主场馆日本国立竞技场。该场馆工期建设历时3年,于2019年11月30日宣布竣工,工程费用为1569亿日元(约合14.35亿美元)。

东京奥运会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隈研吾设计、拥有6万个座位、耗时三年半竣工。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东奥盛大开幕式已举行,赛场内外现在也挤满了为运动员欢呼的人群。如今眼前的现实却是:东奥赛场不见运动员身影,偶有路人驻足凝望奥运建筑。

日本目前正积极为展期2021年夏天举行的东奥展开筹备工作,但疫情在一些国家正加速扩散,日本的病例也出现回弹,加上7月份连连豪雨引发灾情,民间普遍质疑,东奥是否能如期举行。

日本放送协会(NHK)日前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6%民众认为东奥应再延期甚至停办。受访民众中,认为日本应该坚持举办东奥仅占26%;提出停办东奥的民众中,有半数认为新冠疫情若持续在全球蔓延,就必须停办。

日本东京街头随处可见奥运元素。

东奥办不办得成,非日本一国可决定

日本最在意美国动向

7月23日,东京奥组委在新国立竞技场发布视频,宣布2020东奥开幕式重新倒计时启动。奥组委邀请战胜白血病的日本游泳女将池江璃花子(20岁)登场当视频主角。

在东京奥组委发布的视频中,池江璃花子站在空无一人的场馆里,提着装有圣火的灯笼对着镜头说:“要从逆境中爬起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需要希望的力量。但愿一年后的今天,希望之火能在这里大放光芒。”

《朝日周刊》引述东京筹备委员会相关人士的谈话说,东奥办不办得成,并不是日本一国能决定的事。日本方面最在意的是美国的动向,美国对奥运的影响力大,主要因为美国电视公司给世界奥委会的播映权费用占比最高。世界奥委会在做出决策时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朝日新闻》评论员真山仁指出,“日本要办奥运,绝对不可忽略国际局势。目前欧美是新冠疫情重灾区,它们都是体育大国。当然,也可考虑主办一个让疫情较轻国家参加的奥运。欧美不参加,简化版的奥运,日本或可夺下最多的奥运奖牌,但这有意义吗?反过来想,如果日本的新冠死亡人数增加,他国也不敢派选手参赛。”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0日,日本东京国际游泳中心外形建筑初具规模,该地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游泳比赛场馆。

日本原希望东奥发挥经济效益

停办损失巨大,不如延期一年

东京曾在1964年举办过第18届奥运会,相隔半个多世纪后,再次接过奥运大旗——获选主办这项体坛盛事的两年前,日本刚经历了东日本大地震海啸以及福岛核事故。

国际奥委会宣布申办结果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临投票现场,在致辞中表示要挽回的是世界对日本的信心。

安倍说:“2020年奥运在东京举行是日本的荣誉。一些人或对(灾后)福岛(核辐射)担心,但我保证情况已得到控制,不会造成不良影响。我们将以财政措施保障场馆建设,展现全新的体育场地,从而证实我们扎实的执行力量。”

文章指出,日本当局力争主办奥运还有一心愿,即希望能借奥运动力团结民心,带动发展经济。东京奥组委发出的报告预估,从申办成功的2013年到2030年的这17年间,日本全国的经济效益辐射增长将达到32万亿日元。当局也认定,奥运效应不仅来自会场等硬件设施的建设和带动内需的商品销售,也是很好的宣传平台,能推动旅游业发展和新科技产品创新。

文章分析称,新冠疫情暴发后,安倍以“延期”留住奥运,背后最大的考量就是经济。他的决策是要把经济亏损减至最低。

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发表的奥运财算亏损报告指出,延期一年举行是最佳选择,停办则将导致日本经济损失4.5万亿日元;延期一年的损失是6408亿日元,如果再延一年,则会再亏损5000亿日元。”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2020东奥名称不变

暗含安倍政治考量?

文章称,延期一年举行的奥运会名称仍保留“2020东京奥运”,这背后不仅是对“2020”这一符号存在的不舍之情,也是安倍的政治考量。

《每日新闻》日前一则报道透露,安倍在3月24日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举行电话会谈,就东奥延期举办方案进行讨论之际,就已告诉周围的日本官员,“延迟一年可继续叫2020,如果再延迟到2022,那就不能保留2020了。”

安倍的这番谈话,被认为是在暗示东奥最多只能延长一年。文章认为,安倍的首相任期将在2021年9月结束,将东奥延期至最晚2021年夏季举行,肯定会为其政治生涯“画上比较完美的句点”。

东奥名称维持不变这个决策,也让主办当局松了一口气,因为无须对已推出的东奥相关产品和宣传海报做出更改。

当地时间3月30日晚,东京奥组委在东京举行记者会,宣布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东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共同决定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分别将于2021年7月23日和8月24日开幕。图为东京街头的奥运会倒计时牌重新启动计时。

“精简版”东奥酝酿中

没有观众影响气氛,也影响门票收入

东奥延期后,东京方面基于新冠疫情考量,提出以“精简”形式举办奥运,其中设想包括减少开幕式和闭幕式现场观众。

东京奥组委副主席远藤利明日前在访谈中说:“一年后的东奥,要想办成疫情暴发前的规模是不可能的。”

他指出,单是东奥选手就约15000人,外国选手和相关人士入境时,不只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还要安排相互隔离的训练场地。入场观众人数也须控制,没有观众虽有利于防疫,但作为主办国,日本希望有观众观赛,带动现场气氛。

研究奥运举办模式的立命馆大学产业社会学部教授金子史弥认为,“疫情暴发前,东奥估计有780万名观众,残奥230万人。疫情持续肆虐的当下,这样的人数不利于防疫。日本须做好防疫工作,进行更全面的检测是最优先课题”。

日本时事新闻周刊“AERA”报道,上届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奥运吸引了537727名外国人前去观赛,欧洲占168615人,北美104940人,南美19万人,亚洲40499人。专家的看法是,现场气氛很重要,没有观众的比赛会导致赛情平淡,让运动员难以进入竞赛高潮。此外,没有了门票收入,也对财政收支造成影响。

当地时间3月4日,日本大阪,一名工人展示了日本造币厂制作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金牌。

东京奥组委邀请专家共商防疫细节

国际奥委会:限制观赛人数言之过早

为防控疫情,东京奥组委邀请专家一起商讨赛场防疫细节。他们已开始观察和参考有观众的赛程,如7月份举行的职业棒球联赛以及职业足球赛。这些赛事中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安排观众在相隔一米的座位观赛,并禁止高声欢呼。

此外,日本厂商也受邀参与试验,将它们研发的机器人拉拉队送到现场为球员打气,营造赛场气氛。日本电信公司Softbank的人形机器人Pepper,以及波士顿动力公司研制的机器狗Spot,有望成为东奥赛场的科技宠物。

国际奥委会7月17日召开线上会议时,主席巴赫指出,如果削减观众人数,“也是因为明年受出入境限制以及隔离措施的安全对策影响。目前,谈这个(简化东奥)问题还言之过早。”

东京奥组委已敲定了17天赛程里,将有33场大赛和339场小赛。这些比赛将在东京和日本另八个城市的42个赛场举行。东京奥组委等部门表示,今后将继续加紧研究防疫的对策,并将防疫新常态引入一系列赛事中,在维持社交距离的同时,也极有可能考虑限制观赛人数。

东京奥组委之前通过官方网站售出了约448万张东奥门票,考虑到已购门票观众可能无法按期观赛,当局已允许退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