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汛情严峻,新加坡媒体:中国人应对灾害能力、综合国力和信心已远胜1998年

【环球时报赴江西特派记者崔萌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 辛斌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柳玉鹏 陈洋】连日来,中国多个河流、湖泊水位数字一步一步地攀升,令关心国内南方汛情人们的心一点一点地被牵动起来。根据中国水利部13日的介绍,6月以来,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江西省是目前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2日,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13日,《环球时报》记者赶到鄱阳县,近距离感受一线人员开展抢险工作的不易。在那里处置险情的武警战士表现出“我要上”的担当,令当地百姓感动、敬佩。来势汹汹的南方汛情令外界想到1998年特大洪水的情形,有人担心,今年或“重现”22年前的灾情。新加坡《联合早报》13日评论称,中国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综合国力已远超1998年。现在,中国社会并未出现恐慌情绪蔓延的状况,因为公众对战胜洪灾的信心远胜当年。

“我要上,让我来”

在13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中国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表示,截至目前,全国有27个省(区、市)3873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倒塌房屋2.9万间,紧急转移安置224.6万人次,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据介绍,财政部共下达11.55亿元中央救灾补助资金。

美国彭博社称,中国领导人12日敦促相关人员采取更加有力有效的措施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凸显形势的紧迫性。12日,国家防总将防汛三级应急响应提升至二级,水利部也将水旱灾害防御三级应急响应提升至二级。目前,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全线超警,洞庭湖出现过超保,太湖现在也超警。根据预测,未来2到3天,洪峰将相继通过中下游干流各个江段。

英国路透社13日说,江西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其防汛应急响应级别已是最高级别的一级。江西省水利厅网站13日晚的信息显示,当天该省有5个水文站超警戒。鄱阳湖星子站水位13日一度达到22.6米(历史极值为1998年的22.52米),超警戒水位3.6米;晚上,水位降至22.51米。根据12日公布的数据,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在本月8日达到4206平方公里,为近10年来最大。

13日,《环球时报》记者奔赴江西,来到鄱阳县昌江圩险段。据了解,在那里处置险情的500名武警江西总队机动支队官兵已经坚守了四个昼夜,其中不少战士是90后甚至00后。“我要上,让我来。”记者看到,有武警战士的救生衣上写着这样的小字。为了对武警战士表示感谢,有当地村民送来绿豆奶茶,也有小朋友特地赶来为他们献歌。

在鄱阳县问桂道圩堤决口封堵现场,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南昌分公司抢险人员按12小时/班轮值,每日两班。该公司一名抢险救援人员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所在的地点当天并未下雨,但由于前期雨水仍在不停汇入鄱阳湖,因此水位继续上升。“问桂道圩堤外良田万亩,现在已成汪洋一片,村庄的房屋也都被淹了。”他说,不过因为前期预警及时,因此尚未听说该地区有人员伤亡。

这名一线抗灾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鄱阳湖的防汛形势比较严峻,如果堤坝不能及时合龙,就意味着洪水会源源不断灌向堤外的农田和村庄。“现在,堤坝修复工作进入关键时期,我们正争分夺秒。”他说,完成问桂道圩堤决口封堵工作后,他们仍然会留在这里,“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要确保这里在整个汛期是安全的”。

1998年与今天

郑国光13日表示,今年汛情的特点之一是降水总量多、局部强度大,6月份以来,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列1961年以来第一位。国家气候中心首席预报员王永光表示,入梅偏早和梅雨锋偏强是此次长江中下游梅汛期降雨异常偏多的原因。从6月2日至7月12日6时,中央气象台连续40天发布暴雨预警,成为2007年开展暴雨预警业务以来历时最长的一次。

“中国也正为北部地区发生较大洪水做准备。”美国彭博社报道说,中国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13日表示,中国即将进入“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当前长江、太湖流域防汛形势依然严峻,预计后期雨带将北抬”。

在新加坡《联合早报》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抗洪救灾成为中国媒体的“主旋律”,这不得不让人想起1998年特大洪水。台湾地区的《旺报》13日说,有声音担心,1998年的洪灾可能“重现”。文章对比今年与1998年的气候情况称,两者的共同点都是“异常高温”,1998年是厄尔尼诺年,而今年,大陆冬季暖湿气候显著,5月平均气温为17.2摄氏度,较同期偏高1度。

水利部减灾中心洪水管理与影响评价研究部主任李娜1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的状况与1998年存在明显不同:当时在长江发生了全流域大洪水,而现在还是区域性洪水。不过她表示,如果未来长江中上游再出现强降雨,与现在情况较为严重的中下游洪水进一步叠加的话,那就有可能形成全流域洪水。

李娜认为,若现在长江干流的防洪体系遇到1998年的情况,那么其防御能力没有什么问题。“通过加固加高干堤、对河道进行疏浚,长江的行洪能力得到大幅提升,我们还修建了很多蓄水能力强的水库,并在长江流域划定很多蓄洪区。”李娜说,不过,由于并非所有长江河道的防洪能力都提升到特别高的标准,因此会在局部出现洪水。

香港《明报》13日称,经历1998年特大洪水后,内地重视兴修水利。现在,3900公里长江干流的堤防已达到防洪标准,形成以“控制性水库”为骨干的水库群。不过相比之下,中小江河流域治理存在缺乏疏浚、堤坝建设标准低等问题。对于内地而言,治水的“最后一公里”是目前需要加强的地方。

又一个考验

“中国迎来防洪挑战。”德国新闻电视台13日称,对抗新冠病毒时,中国成为全球最早遏制住疫情的国家之一,现在,它又遇到一大考验。不过与1998年洪水相比,中国人更加镇定,并没有出现慌乱和混乱的状况。

《联合早报》13日称,中国综合国力和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已经远超1998年,公众对战胜洪灾的信心亦远胜当年。根据官方统计,入汛以来,中国洪涝灾害受灾人口、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与近5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7.3%、51.2%、69.3%和9.4%。不过,灾害就是灾害,如何帮助灾民和贫困人口走出困境,将是官方的新挑战。彭博社称,现在,北京正通过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确保洪水不会破坏初露苗头的经济复苏。

除了中国,日本、印度等亚洲国家也正经受由暴雨引发的洪涝灾害。日本的灾情是从本月初开始的。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截至13日,在重灾区熊本县,洪水导致62人死亡,其中八成是溺水身亡。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往熊本县球磨村和人吉市视察,并表示将尽快制定超过4000亿日元的财政预算用以支持灾后重建。

印度东北部地区最近也在连降大雨。据新德里电视台13日报道,阿萨姆邦有大约130万人受灾,至少44人死亡。在洪水泛滥地区,已有2000多个村庄被淹。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