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弗洛伊德们”在同时对抗新冠疫情与种族歧视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觉珵】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一场全美大抗议,这令不少人产生了疑问:为何之前美国人没有为全国新冠肺炎病逝者超过10万爆发出同样的怒火?美国公共卫生学者陈希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表示,弗洛伊德之死是随机事件,但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这一事件又不存在任何随机性。美国知名电视主播“崔娃”特雷弗·诺亚近日也评论称,新冠疫情揭示了非裔美国人长期以来的生活状况,他们正在同时对抗新冠病毒和种族歧视。

现年46岁的弗洛伊德原本在一家餐馆做保安,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暴发令他失去工作。当地时间5月25日晚,弗洛伊德疑似使用一张20美元假钞在便利店买东西,店员察觉后选择报警。随后到达现场的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将弗洛伊德逮捕,并单膝跪在弗洛伊德脖颈处超过8分钟,其间弗洛伊德不断说“我无法呼吸”,随后死亡。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采访时表示,弗洛伊德之死是新冠疫情导致的“随机事件”。受疫情影响,弗洛伊德失去了工作,也许他在失去生计、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使用了那张20美元的假钞,导致被捕及死亡。

美国“Vox”新闻网近日也提到,在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而被解雇或无薪休假的数百万美国人中,非裔美国人比白人更容易受到影响。报道援引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最新报告称,疫情期间,数百万非裔美国人失业,因为他们往往无法从事允许他们在家办公的工作,这令他们处于高度的经济不安全状态中。同时,种族和经济不平等也加剧了新冠疫情对非裔美国人社区的影响。

疫情的暴发不仅令部分非裔美国人的经济状况恶化,在获得医疗保健服务方面的劣势也令他们面临更大风险。陈希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没有医保的人群在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中尤其脆弱,其中很多是非裔美国人。据统计,在弗洛伊德死去的地方、抗议的中心明尼苏达州,总计约23000例新冠肺炎病例中16%是非裔美国人,而非裔美国人在明尼苏达州总人口的占比为7%。在全美范围内,非裔美国人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是白人的2.4倍。截至发稿时,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美国新冠肺炎确认病例超过183万人,死亡106181人。

长期居家令也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精神压力,弗洛伊德之死似乎成为了点燃愤怒的导火索。被中国网友称为“崔娃”的美国非裔主播特雷弗·诺亚近日在视频中提到,人们面临着史上最久的居家隔离和最大的失业潮,但没有人知道该坚持多久,会发生什么,艾米·库珀(在纽约中央公园遛狗的白人女子——编者注)报警谎称遭非裔男子威胁和弗洛伊德之死成为了多米诺骨牌的开端。

“居家令对美国人而言太久了,人们憋坏了”,陈希说,很多人在疫情期间失去了工作,弗洛伊德之死令人们把积蓄的能量和情绪都宣泄出来,甚至做出了暴力举动,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冲击的一种体现。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新闻网站“azcentral”援引凯撒家庭基金会最近进行的一项民调称,56%的美国人称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压力正对其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令他们沮丧、愤怒和易怒,而这种压力在非裔美国人社区更为严重。

“Vox”新闻称,弗洛伊德之死是美国非裔族群遭受的多种不平等现象的集中显示,“数百年来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和种族劣势以多种破坏性和悲剧性的方式显现出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