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最坏情况可能一天两万确诊病例需住院,日专家:想学中国建“两神”医院,太难

【环球时报-环球网 报道 记者 邢晓婧】日本厚生劳动省19日表示,考虑建设面向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专门医院,将其与普通疾病患者区别开来。尤其强调充实面向重症患者的集中治疗设施,构筑重症患者优先的医疗体系。针对日本有意效仿中国打造“火神山”“雷神山”的做法,有日本专家2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对其可行性“表示怀疑”,不具备“中国式建设速度”以及缺乏医护人员都是摆在日本面前的难题。

据《日本经济新闻》20日报道,厚生劳动省19日通知各个都道府县,要求讨论建设面向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专门医院,或开设专属病房,协助其入院接受治疗。厚生劳动省还称,在不存在特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完善可以接诊重症患者的医疗体系在现阶段尤为重要。根据厚生劳动省推算,若不及时采取防疫措施,恐怕迎来最坏的局面——东京可能在疫情顶峰时一天之内出现超过2万名需要住院医治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其中包括700名重症患者。

报道称,面对日本日益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厚生劳动省要求医疗机构增加病床数量、完善医疗设备,提出了一系列更加具体化的医疗体系完善目标。报道评论称,今后一旦传染范围急速扩大,建立专门医院可以将应对传染病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集中起来,有助于提升诊疗效率,又可以防止其他疾病患者在就诊过程中遭到感染。

日本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丸川知雄2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武汉“防疫战”主要设置了3个阶段的防线:第一,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主要收治重症患者,隔离等级最高,配备专业救治设备和专业救护人员,堪称“一线中的一线”;第二,改建多所“方舱医院”,主要面向轻症患者,具有面积大、床位多、统一收治管理等优势;第三,利用宾馆等设施,集中隔离密切接触者和“无症状”人员。丸川知雄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厚生劳动省最新出台的政策可以看出,日本政府将重点置于救治重症患者的方向并未发生改变,可以认为其有意考虑提前建设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

那么,建成的可能性又有多大?“我很怀疑,”丸川知雄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短时间内迅速扩充住院容量,加上大量从各地赶来的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是武汉乃至中国得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原因之一。反观日本,第一,没有中国那么快的建设速度;第二,医护人员都有各自负责的患者,已经超负荷运转,难以支援疫情严重的地区”。

日本政府专家组会议19日晚间的记者会凸显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的“紧迫性”。厚生劳动省当日发布的资料显示,不明传染源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正在增加,意味着政府将难以掌握患者规模。如果此类患者人数持续增长并向全国扩散的话,有可能在某一地区出现“爆炸式增长”,从而引发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大规模流行。丸川知雄此前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曾提到,为避免医疗系统崩溃,日本核酸检测设置较高门槛,医院只接受重症患者,因此日本的防疫“成绩单”比较好看,而日本实际感染人数有可能高于现在确诊人数。由于不掌握实际情况,他对日本目前的疫情状况“暂时无法乐观”。

厚生劳动省称,不知何时何地,日本就可能出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爆炸式增长”的情况,届时现有医疗资源将陷入超负荷运转的窘境,恐怕无法提供适当的医疗支持。为应对这一状况,厚生劳动省要求各地方政府做好应对准备,讨论设置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专门医院,将重心置于救治重症患者,呼吁轻症患者和“无症状”人员居家隔离。

“在疫情暴发之前,厚生劳动省要求各地政府做好准备是应该的。以武汉设置的三道防线来看,他们考虑的仅仅是第一道防线而已。我认为也有必要提前考虑好对轻症患者和‘无症状’人员的处置方式,因为一旦疫情暴发,这部分人群也可能陷入恐慌状态,希望到医院接受治疗。”丸川知雄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阶段日本政府要求他们‘居家隔离’,有问题不要直接去医院,先打电话咨询,但是这个咨询电话很难打通。如果日本政府可以效仿中国建立起第二、第三道防线的话,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疏散轻症患者和其他需要隔离的人员,有效控制病毒蔓延”。

据日本NHK电视台20日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0日15时30分,日本本土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人数上升至969人,“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确诊人数为712人,合计1681人感染,另有40人死亡。丸川知雄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可能还会继续蔓延到世界很多国家,希望中国把战胜新冠肺炎的经验积极向国外传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