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传教士在华活动频繁,请捂紧你的灵魂

2017-02-24 08:5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中国人的灵魂,已经被很多人盯上。

  记得那是一个初冬的午后,阳光和今天一样温暖,天也很蓝。刀哥独自游荡在大望路的街头,迎面走来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笑颜如花,如今天的阳光……那是一瞬间,又仿佛很漫长,姑娘笑着走来,笑着递过来一个小册子,大大方方地说,周末有空,可以一起坐坐,册子上有地址,然后飘然而去。

  刀哥在一阵恍惚中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所有疑虑或者浪漫的幻想,马上烟消云散——那是一个韩国家庭教会的宣传小册子。

  姑娘和大叔

  前些天看到“中国驱逐32名韩国传教士”的消息,想起了那个午后,那位姑娘,还想起了刀哥在韩国游学时的经历,当然主要是那位干干净净的姑娘。心中忽然涌动出一股强大的使命感,是到了对韩国传教士“补壹刀”的时候了。

  刀哥在韩国仅仅待了大半年,但已经多次在校园或大街上碰到散发传教小册子的人。有点遗憾,碰到的大多是大妈,或老太太。让刀哥觉得神奇的是,这些人大多会说中文,有的颇为流利。显然,她们的传教目标有不少是中国人。

  一次下课路上遇到两个韩国大妈,拦着我们做一份调查。问卷是手机电子版,有的还是视频题。答着答着,刀哥不禁冒出汗来,上面赫然写着“大多数人他们的存在就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他们全都死去这个世界才能得到净化”,“是耶稣陷大家于灾难之中,为了免除灾祸只有,也必须消灭耶稣”等等,这岂不是标准的邪教教义吗?

  还有一次更崩溃。刀哥正在租住的房子里闭目养神,有人敲门很急,打开门一看是一位陌生的大叔,一副有急事的样子,然而又说“找错了地方”,然而找错了地方又不走,继续搭讪着问刀哥,去不去教会呢,他可以做介绍。刀哥以韩语不好婉言拒绝,这位大叔居然当场掏出一本中文宣传册,还说以后出新的再送过来,真是把哥雷到了。后来居然真的又来了几次,刀哥吸取教训,没有再给开门。

  和其他在韩国留学的朋友交流,他们也有各种“被传教”的经历,不堪其扰。

  泥石流

  按绝对数或人口比例算,韩国是仅次于菲律宾的亚洲第二大基督教国家。但若论宗教热忱,菲律宾没法和韩国相提并论。即使放到全世界,韩国在这方面也是首屈一指的。

  据了解,韩国大部分基督徒认为自己是第二个以色列民族或神的选民,韩国将成为远东的灯台,对亚洲乃至全球归主抱有使命感。在这种使命感的推动之下,在经济实力的支持之下,在偏执、冲动的民族性格的刺激之下,韩国各教派共向海外派出两万多名传教士,仅次于美国,深入100多个国家,包括一些危险的战乱地区,成为当世一股令人瞩目的宗教“泥石流”。

  中国承受了这股泥石流最大的冲击。在韩语版的Google中键入“中国基督教布道”,得出的查询结果有数十万条。在韩国传教士眼中,中国显然是一个超级市场,“拥有以亿计的迷失灵魂”,天然是“基督教全球布道的中心目标”。

  一位韩国牧师在其论文中写道,“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响应上帝的号召,从而变成向全球传教的前沿阵地。上帝爱中国,并为它准备了一个宏伟的计划。”

  据悉,韩国的海外传教士有半数都是在中国。受制于中国的法律法规,他们的活动都是在地下,但其对中国的潜在影响,是不可忽视的,而且还在增长。

  地下

  微信朋友圈里此前有一篇名为“黑帮、宗教与铁锈:忧郁的东北”的公号文章很火,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东北另一个隐藏的,在未来可能会很兴盛的文化现象,就是基督教文化。东北现在是全国老龄化社会最严重的地区,因为人口老龄化加上社会文化基质的衰败和瓦解,社会注定会产生真空,自然会有新的力量流入。”

  文章点出了这股暗流背后的韩国传教士,他们都是在中国的三自会之外,属于非法的传教活动。中国东北毗邻朝鲜、韩国,并生活着大量朝鲜族。这些对韩国传教士构成了天然的诱惑。相当多的传教士以留学生、旅游、探亲的身份进入东北。据刀哥了解,东北近些年几乎每年都有韩国传教士被驱逐。

  韩国教堂里的夸张表演

  综合韩国媒体的报道可知,东北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主要针对“脱北者”,并通过他们渗透朝鲜。《东亚日报》曾经描述了一个典型的地下教会活动场景:包括韩国牧师崔某在内的11名信徒聚集在图们江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的房间内,他们担心被外界发现而低声诵读,房间的门上有3道锁。该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一般由1名牧师管理两三名信徒,信徒中有用探亲签证来华后滞留不归的朝鲜居民,房子一般是租借的旧房。

  据说,这些“脱北者”和地下教会的活动完全处于秘密状态,“脱北者”们为防止被捕后说出其他人的名字,都用代号称呼对方,平壤出生的人会被称为“平壤1号”、“平壤2号”,而传教士则通称“老师”。对于愿意回到朝鲜的“脱北者”,地下教会会给他们提供3000美元资助,帮助其“贿赂”朝鲜边境守卫部队或用于朝鲜地下传教活动。

  韩国街头的传教宣传

  在国内其他地方,据刀哥了解,韩国地下教会的活动形式跟西方人差不多:高校附近租个房,周末家里组织个礼拜活动,或者在户外一起唱唱诗。只不过由于韩国宗教市场化比较严重,各教派需要更多发展“人头”,可能在某些时段比西方人更为冒进。

  救赎

  当韩国传教士涌入中国的时候,也是各种活佛、大师、仁波切、活神仙在中国活跃之际。他们盯着的,都是你的灵魂。在各种综合因素的作用下,现在的确有大量中国人精神世界空虚,灵魂无所寄托,而有针对性的精神产品供不应求,于是很多人自甘把灵魂奉献给怪力乱神,以求一种虚幻的安宁。

  本土的怪力乱神在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之后,都相继遭遇了重挫:王林大师死了,李一神仙进监狱了,活佛被揭露多是假冒的……外来的韩国传教士,仍在地下偷偷摸摸地活动,对他们,我们需要保持警惕。

  韩国传教士还是先救赎自己的总统吧,朴槿惠今天困境的根源说到底还是当初受邪教所惑,拜了一个邪教分子做教父,交了他的女儿做闺蜜。韩国社会的戾气一直较重,基督教的传入未能帮韩国人修身养性。韩国人偏执的民族性格充分体现在他们对传教的热情和执着上,但一直不善于做自我反省。

  中国自古至今,都是世俗国家。中国的精神文化本来是完整、成熟、丰富、独立的体系,目前中国社会上的精神迷惘是转型期的阶段性现象,相信我们一定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之根。在找到这个之前,请不要轻易把自己的灵魂交出去。你可能觉得它没那么重要,但没了它,你只是一具躯壳。

  来源:补壹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