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当 | 菲律宾“求帮忙”打海盗,中国应“当仁不让”

2017-02-23 19:23:00 中国网 分享
参与

  1月31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我们太弱,请中国海军来帮忙巡逻”;“如果因为历史的原因,东南亚各国在安全上对中国的忌惮是普遍存在的,“中国威胁论”在东南亚是很有市场的。不要说邀请中国参与打海盗,就是一般性的安全合作它们都谨慎得很,这也是部分国家希望拉美国进来搞平衡的原因之一。

  图片

  当前,东南亚各国在政府层面不再提“中国威胁”,但内心深处对中国的担心恐怕比过去更甚,因为它们不知道即将超越美国的这个大国未来会如何行事,不知道自己的安全、主权及独立能否不被这种变化所伤害,不知道在与中国的领土和海上争端中会不会一败涂地,甚至招来战争之祸。

  所以,“中国威胁论”虽然开始在官方的言语中消退(还没到消失的时候),但在“市场”上还很好卖。美日能在东南亚兴风作浪,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在这种态势下,菲律宾主动邀请中国军队进入自家领海实施(非战争)军事行动,在东南亚国家中开了先河,这意味着什么,值得我们思考。

  《亚洲地区打击海盗和武装劫船合作协定》去年11月发布报告称:

  2016年3月至11月,菲律宾南部海域包括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共发生16起袭击事件,其中9起船员遭绑架事件和4起绑架未遂事件。33名船员已被释放,但仍有11人被犯罪分子拘禁,还有12艘以上船只被扣押。对商船的最严重攻击是去年11月一艘散装货轮上的6名越南船员被绑架,以及当月德国人在其游艇上被绑架。

  另一份来自“国际海事局”的报告称,苏禄海去年共有62人在这里被绑架,数字创下10年新高。2015年和2014年分别为19人和9人。

  菲律宾和美国的军事合作业已开展了几十年,现在却邀请中国帮忙打海盗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

  第一,杜特尔特要通过打海盗而不是南海合作来加强对华关系。因为南海合作菲律宾有许多法律上的阻碍,且国会有许多议员对华、对南海有民族主义情绪,而打海盗合作则易为国内接受,毕竟菲律宾深受其害。

  第二,经济发展是菲律宾当前极其重要任务。杜特尔特清楚,经济不发展,他的反毒成果最终无法支撑菲律宾政治和社会的稳定。而加强对华关系有利于菲律宾经济发展,尤其是在安全上加强合作会让中国对菲另眼看待。

  第三,各国外交基本上都是现实主义主导。美国更不愿意插手这些没什么好处的事(特朗普可能更不愿意),日本出兵有法律和政治上的障碍。拉中国来,一来可以借此向美施压,二来只要中国愿意帮忙也能实现目标。

  再有就是杜特尔特个人因素,加强对华安全合作有利于其进一步缓和菲中在南海问题上的争端,而杜特尔特至少短期内并不想为南海伤脑筋。加之他对美有民族主义考虑。

  如果菲律宾正式邀请,且中国同意出兵,这就意味着中国军队将出现在菲国。甚至可能还会因打击海盗的需要有暂时性的驻军或设后勤补给基地,其意义在于:

  一、全面改善和稳固中菲关系,缓和南海局势,进一步孤立在南海问题上态度最强硬的越南,营造对我有利之局面。

  二、中国对菲南部海域“师出有名”,这就等同中国在美国的传统势力里钉一颗钉子,进一步挤压其在东南亚的战略空间,最不济也可以试探特朗普的亚太、东南亚政策。

  三、通过打海盗展示中国“与邻为善,以邻为伴”,以及“亲容惠诚”的理念和政策,这对逐渐让“中国威胁论”由“消退”走向“消散”,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良好的环境都有着重要意义。

  海盗是全人类的公敌,在国际社会纷纷要求中国担当更重要的角色和作用的当下,我们既要审慎决策,量力而行,也要积极有为,有所担当,从国家利益和国际道义两方面说,我们都应该帮这个忙(只要对方真心邀请)。于国家而言,国家利益、力量的延伸,“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都需要这么做。从国际道义上说,海盗也是全人类的公敌,有能力的国家自然当仁不让。

  当然,在“帮忙”中我们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注意:

  一、如果打海盗只限于菲领海内,则一个请客,一个做客,那就根本不须看印尼、马来西亚这些国家的眼色,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但如果涉及第三国领海和专属经济区,或争议海域,那就应把相关国家一起拉进来,共同合作。

  二、注意关注美日反应,尤其是美国的反应。菲南部海域,特别是苏禄海域延伸至马六甲航线在地缘上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历来为美国所重视,同时也构成美国地区“岛链”政策的重要一环。如果美国愿意参加共同行动,那也是好事一桩,有利于中美在南海、亚太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安全互动与互信。要防止日本“搅屎棍”。

  三、作为后续,要趁当前有利时机,打造南海合作新模式,这对南海形势的进一步缓和,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十分有益。

  栏目:观点中国

  版权归中国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