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3年潜伏生活,“金正男案”朝鲜籍嫌犯身上有多少秘密?

2017-02-23 19:16:00 上海观察 分享
参与

  在张雅诰的印象中,李正哲是一个低声细语、谦卑有礼的人,就像其他朝鲜人一样。

  马来西亚警方上周五晚在吉隆坡旧古仔逮捕一名持马国外劳身份卡的47岁朝鲜人李正哲(Ri Jong Chol)。他涉嫌参与了金正男遇刺事件。

  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李正哲出生于平壤,是朝鲜侦察总局或国家保卫省的特务。据报道,此人2000年毕业于朝鲜第一学府金日成综合大学。就读期间,李正哲获得科学及医药学文凭,还选修了化学专业。2010年至2011年间,他在印度加尔各答一所医药研究学院参与过印度科学协会的研究工作。

  图为嫌犯发布在社交网络平台上的照片,可以看出是在实验室做出试验的动作。

  近日,路透社采访了李正哲的朋友、马来西亚人张雅诰,讲述了这个涉嫌刺杀金正男的嫌犯在马来西亚3年的秘密生活。

  张雅诰说,李正哲在马来西亚的3年多期间,没有在工作许可登记的公司工作或接受薪水。李正哲所持的马来西亚工作签证显示,他是小型草药公司东宝企业的雇员。但用人方表示他从未在那儿工作或领取薪水。

  张雅诰表示,他通过在支持文件中说明李正哲是东宝公司IT部门的产品开发经理、每月赚取5500林吉特(马来西亚货币,约合1230美元),从而帮助李正哲获得工作签证。他说,签证更新过一次,时间是去年6月。

  “这只是一个手续,只是文件,我从来没有付他薪水,”张雅诰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知道他在这儿是怎么生存的,也不知道他如何赚钱。”

  然而香港中文媒体《东方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李正哲在马来西亚一家资讯公司从事与其专业无关的工作。

  张雅诰经常去朝鲜旅游,说他只是试图“帮助”李正哲。他接受了警察调查,并告诉路透社,他准备好面对因向政府提交虚假信息而带来的任何后果。

  张雅诰说,李正哲夫妇以及两个孩子住在吉隆坡。他们在旧古仔租了一套公寓。旧古仔位于郊区,是条美食街,许多中产阶级住那儿。根据房地产网站信息,三居室公寓的租金每月约为1500—2000林吉特(337—449美元)。

  李正哲的女儿在马来西亚精英大学学习,该大学是一所位于吉隆坡西部郊区的收费私立学校。2013年,该校曾授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经济学荣誉博士学位,以表彰他“为国家教育和人民福祉而做出的不懈努力”。校方也确认李正哲的女儿在此就读。

  张雅诰说,2013年他和李正哲在吉隆坡相识。当时,李正哲来找他,说自己与一个从蘑菇中提取抗癌物质的发明者有关系。张则对李表示,自己大约去过朝鲜10次,赞赏该国文化。在张雅诰的印象中,李正哲是一个低声细语、谦卑有礼的人,就像其他朝鲜人一样。

  李正哲与张雅诰会面并不频繁,两人见面时,李正哲会开车把自己女儿也带到张雅诰位于吉隆坡的办公室。在张李二人讨论商业机会,如棕榈油进口时,李正哲的女儿则充当翻译,负责英朝互译。但张雅诰说,交谈时并未获得其他信息。双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今年1月。

  《纽约时报》援引去年夏天叛逃到韩国的朝鲜外交官太勇浩的话说,李正哲肯定是朝鲜间谍,因为他被允许与他的家人住在国外。

  《东方日报》引述可靠消息人士的话指出,尽管李正哲案发时没有出现在机场,但却负责接洽四名已逃离马国的朝鲜籍男嫌犯,且曾和另外三名在逃嫌犯有联系。他负责提供情报及安排其他嫌犯在马国的住宿、交通等,因此是此案关键人物之一。

  报道指出,为进行此次暗杀行动,有关方面早在几年前就安排李正哲潜伏在马国,收集有关金正男活动的各种情报。因此,李正哲被捕时显得非常冷静,矢口否认涉案,并称警方从机场闭路电视看到的四名可疑男子都不是他。“他似乎已料到警方会来,过程中没有丝毫反抗,不排除他是早已被安排好的牺牲品。”

  目前,马来西亚方面已经逮捕了一些涉案嫌犯,除了李正哲外,还包括28岁的越南籍女性嫌犯Doan Thi Huong、25岁的印尼籍女性嫌犯Siti Aisyah,以及Siti的马来西亚籍男友Muhammad Farid Jalaluddin。

  Siti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东部的一个农村里长大。她在六年级后退学,16岁结婚,20岁离婚,然后来到马来西亚,是一名“娱乐场所员工”。Doan在越南一个小农村长大,离河内南部约三个小时路程,曾在社区学校学习药学,目前从事的是“温泉按摩师”工作。《纽约时报》称,实施刺杀行动的主谋似乎从娱乐场所招募了这两位女士。

  印尼官员认为,Siti是受到了诱骗。印尼国家警察总长狄托上周五对媒体说,Siti被骗以为自己参与拍摄类似“轻松一笑”的隐藏摄像整人娱乐节目。Siti曾被神秘男子支付100美元酬劳,要求与另一名女子到机场参加整人游戏,三四次向他人眼睛喷洒液体。

  Doan也表示,自己是一名越南网红,到马来西亚是为了拍摄恶搞短片。

  然而,马来西亚警察局长并不相信2位女嫌犯这一说法。他说,她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在两个商场进行了演练。“我们坚信这是一个有计划作案,她们在接受培训。这不只是拍电影或玩游戏,绝不可能。”

  马方还在通缉其他几位嫌犯,分别是44岁的朝鲜驻吉隆坡大使馆二等秘书Hyon Kwang Song、37岁的高丽航空机组成员Kim Uk Il、昵称为“詹姆斯”的30岁朝鲜人Ri Ji U。警方确信以上3人均在马来西亚。另外4名在逃嫌犯则被认为已经辗转3国返回平壤,包括33岁的Ri Ji Hyon、34岁的Hong Song Hac、55岁的O Jong Gil,以及57岁的Ri Jae Nam。马来西亚《星报》称,他们先从马来西亚国际机场乘坐飞机飞往雅加达,此后又经过阿联酋的迪拜和俄罗斯的海参崴,并于17日到达平壤。

  外媒认为,由于马来西亚实行免签政策,它几乎成为唯一一个朝鲜人可以轻松入境的国家。这一政策也让朝鲜得到很多实惠。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朝鲜在马来西亚建立了一些企业,将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赚取外汇支援国内。但在金正男事件后,马来西亚和朝鲜关系开始紧张。就像《纽约时报》指出的,这幕地缘政治的侦探剧已经拉开。

  (栏目主编:杨立群;图片来源:中华网、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