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愿所有生命都被温柔以待

2017-02-21 01:00:00 央视新闻 分享
参与

  别人逃离,他们走近。透过他们的眼睛,你会看到一个绝望之中孕育希望的世界,看到在人类最匮乏的时刻,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活着,还有尊严和关怀。

  他们是无国界医生。他们之中的4位,来到央视《朗读者》栏目,为正处在战争中的孩子大声朗读。他们希望没有战乱,没有争斗,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遇见更好的未来。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在风中飘扬》

  朗读/蒋励 柴溪 李雪峰 魏宝珠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人要经历多长的旅途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在沙丘安眠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才能被永远禁止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它在风中飘扬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望见天空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个人有多少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听见身后人的哭泣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它在风中飘扬

  

  朗读者

  蒋励:2013年辞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主治医生的工作,来到武装冲突频发的阿富汗,成为无国界医生。在孕产妇死亡率极高的当地,她所在的三个月里,平均每天接生40个婴儿,没有一例孕产妇死亡。此后蒋励又去巴基斯坦等地继续担任无国界医生。

  柴溪:来自北京,在使馆和联合国机构工作多年后,于2013年去无国界医生在南苏丹的多罗难民营担任财务人事经理,在当地亲历南苏丹内战爆发。

  李雪峰:出生于广州,大学毕业后进了跨国公司,一路做到区域总监,却半路辞职,申请加入无国界医生。于2015年5月去到无国界医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救援项目,担任后勤人员。

  魏宝珠:进入无国界医生10年,曾去无国界医生在尼日利亚、南苏丹、黎巴嫩约旦南非马拉维、阿富汗的救援项目探访和工作。

  无国界医生

  无国界医生,法文名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缩写为MSF。

  无国界医生于1971年12月20日在巴黎成立。在其章程中写道:我们致力为受武装冲突、疫病和天灾影响,以及遭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紧急医疗援助。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非牟利组织,无国界医生在全球超过60个国家开展救援项目,有数以万计从事医疗、后勤和管理的专业人士投身组织的救援工作。

  1999年,该组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致辞》(节选)

  演讲者/Dr. James ORBINSKI(时任无国界医生主席)

  我们把医药救援带给困苦的人,为的是保护他们身而为人的权利不受恶意侵犯。

  首先我要表示:对于诺贝尔委员会授予无国界医生的崇高荣誉,我们由衷感谢。

  但与此同时,我们却深感不安。因为我们知道:世上仍有无数被排斥的人,他们的尊严在受到践踏。例如每一刻都备受煎熬、要靠捡拾垃圾来充饥的街童;还有我们在欧洲帮助的非法移民,他们被褫夺政治地位,因为担心被驱逐出境,即使有病也不敢求医。

  △无国界医生在南苏丹 拍摄者/锺凯甯(中国香港)

  我们的行动,是帮助身处困境的人,但我们并不以此为足。人道行动,并非仅是慷慨施赠、慈善博爱,它的目的,是要在极度反常的处境中创造一点正常的空间。我们的目标不止于提供物质援助,我们更看重的,是协助个人重获人的权利和尊严。作为独立的志愿团体,我们矢志为有需要的人提供直接的医疗援助。

  但我们并非在脱离现实的状态下工作,也不是空对着风叫喊。我们的动机十分明确:我们要提供援助,要激发转变,要揭发不公。我们的行动,我们的声音,乃是基于义愤──我们拒绝容忍任何侵犯他人的行为,不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侵犯。

  在血流成河在屠杀之城,那个被砍杀得面目全非的女子对我说:勇气!勇气!

  现在,我想用一点时间,向我们邀请的一位嘉宾Chantal 致敬。她在卢旺达灭族暴行中失去了四十个家人。她在屠杀中幸存,但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跟其它一百万人一样,惨遭杀害。今天她是我们在布鲁塞尔的同事。在那场灾难中,我们好几百名当地员工也不能幸免,他们在工作中表现的勇气,远超言语所能形容。他们牺牲之惨烈,以及我和所有同仁的刻骨哀痛,同样无法以言语描述其万一。

  △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 拍摄者/Dr.Evangeline Cua(菲律宾

  那时,我是卢旺达基加利项目的主管。我清晰记得一位女病人对我说:“Ummera, Ummera-sha”这是卢旺达话,意思大约是:“勇气,勇气,找出和活出你的勇气来。”她不仅是遭受刀砍,而是整个身体被人有意识、有系统地切割:她两只耳朵被削掉,面孔被人细心割毁,以至露出明显的刀刻图案。当天有数以百计的女人、小孩、男人给送进医院来,人多得我们只能把部分病人卧放街头。我们就在街上为他们动手术,医院四周的水沟血流成河。这位女士是无数情况相似的病人当中的一位——虽然活着,却要忍受非人折磨,痛苦无以名状。

  情况严峻,远超我们所能应付。那刻我们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在伤口上缝上必要的几针,为她止血。她知道还有无数的伤者,她知道,我也知道。她用我从未听过的那样清晰的声音对我说:“allez, allez… ummera, ummera-sha.” ── “去,去,我的朋友,去找出和活出你的勇气来。”

  △无国界医生在南苏丹 拍摄者/陈健华(中国大陆)

  援手,就是一条绷带、一针缝合、一支防疫注射,点点滴滴。

  我们的志愿人员和员工,就在这些尊严受到严重侵犯的人群中工作。志愿人员愿意用自己的自由,使这个世界变得比较可以忍受。有关“世界秩序”的辩论或许堂皇,人道行动的本质却非常简单:那就是,一个一个的个人,向置身最困难处境的人们伸出援手。援手就是一条绷带、一针缝合、一支防疫注射,点点滴滴。

  对无国界医生来说,我们的工作遍及八十多个国家,其中超过二十个正处于冲突状态。因此我们的人道行动,还包括挺身向世界揭露我们所目睹的不公义现象。我们所作的这一切,是因为我们希望,暴力和破坏的恶性循环,不会无止境的延续下去。

  △无国界医生在尼泊尔 拍摄者/梁瀚臻(中国大陆)

  无数受尽折磨的人能暂享安宁,全赖无数志愿人员和各国员工的艰辛奋斗。

  我们接受这项殊荣的同时,要再次感谢诺贝尔委员会,你们肯定了全球所有人民有获得人道救援的权利,也肯定了无国界医生选择的道路。

  我们的道路,就是要秉承“拒绝缄默”这个道德标准,继续勇敢直言;恪守“志愿精神、不偏不倚”的基本原则;以及坚持“每个人的人性都必须得到充分尊重”这个信念。我们的理想之所以能够转化成行动,无数受尽折磨的人之所以能够暂享安宁,全赖无数志愿人员和各国员工每日的艰辛奋斗。他们正是无国界医生所持信念的见证。

  演讲来自MSF官网 译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诗 · 给生命

  ︾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约翰•多恩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