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助非洲是“冤大头”?

2017-01-19 23:16:00 共青团中央 分享
参与

  来源: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

  作者:陶短房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旅加学者

  本文为瞭望智库特约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每年7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都会发布一份《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近年来的“白皮书”显示,中国对外援助的“大头”是对非援助。

  对此一些人表示不解甚至不快,理由是“中国穷人还很多,不应该在非洲乱花钱”、“对非援助是花钱买虚面子”,这种说法流传久远,且几乎“遇火就着”,每逢能“沾边”的热点,就会有人把前面这几句“车轱辘话”拿出来翻炒一番。

  来源:《中国的对外援助(2014)》

  对外援助目前遇到一些问题。国际社会对中国进行质疑,一说中国威胁论,一说中国在搞新的殖民主义。国内民众也不甚理解,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应该专注自己的建设,不应该花钱买面子。

  这些论调如何看?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头说起。

  建国初期

  1

  政治上的互相支持

  中国对非援助始于1956年,大规模展开则在上世纪60年代。

  1964年1月,周恩来总理在访问非洲时提出中国对外援助8原则:

  1中国政府一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对外提供援助,从来不把这种援助看作是单方面的赐予,而认为援助是相互的。

  2

  中国政府在对外提供援助的时候,严格尊重受援国的主权,绝不附带任何条件,绝不要求任何特权。

  3

  中国政府以无息或低息贷款的方式提供经济援助,在需要的时候延长还款期限,以尽量减少受援国的负担。

  4

  中国政府对外提供援助的目的,不是造成受援国对中国的依赖,而是帮助受援国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经济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5

  中国政府帮助受援国建设的项目,力求投资少、收效快,使受援国政府能够增加收入,积累资金。

  6

  中国政府提供自己所能生产的、质量最好的设备和物资,并且根据国际市场的价格议价。如果中国政府所提供的设备和物资不合乎商定的规格和质量,中国政府保证退换。

  7

  中国政府对外提供任何一种技术援助的时候,保证做到使受援国的人员充分掌握这种技术。

  8

  中国政府派到受援国帮助进行建设的专家,同受援国自己的专家享受同样的物质待遇,不容许有任何特权要求和享受。

  在日常生活中,自私的人没有真正的朋友,帮助别人与自己的钱包是否殷实并无必然联系。这一道理在国际关系中同样适用。上述8项原则的提出,使刚刚挣脱殖民枷锁、百废待兴的非洲各国得以在不牺牲主权、尊严和国家利益前提下,获得急需的经济、军事支持。

  “文革”期间中国对非洲的援助非但未停滞,反倒进入高潮,例如坦赞铁路等几个著名的大项目都是在70年代建成的。正是中国这种无私的帮助,使中非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坦赞铁路被誉为“非洲自由之路”的铁路,是联结起中非之间跨种族、跨世纪的真挚友谊,是中非人民友好史上的不朽丰碑

  一个人身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工作重心,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也是这个道理。建国初期,西方国家对中国施行孤立的政策,不承认刚刚诞生的新中国,获得国际认可、打开新中国的外交局面,就是这一时期外交工作的重心之一。

  而我国这一阶段的对非援助特点正是紧密配合政治和外交战略需要,绝大多数援建项目的实施主要从意识形态理想主义和无条件国际主义出发,以政治利益和政治效果为优先考虑,经济效果则忽略不计。

  1963年12月,周恩来和陈毅访问阿联(现埃及)期间参观狮身人面像时留影。

  许多国内外学者指出,中国在自己相当困难的前提下对非洲进行长期、大量的无偿援助,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地位和威望,争得了影响,打破了朝鲜战争后西方国家孤立中国的战略。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中国恢复了联合国合法席位,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会心大笑的照片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如果没有非洲的“穷兄弟”的支持,中国要想重回联合国几乎是不可能想象的。用毛主席的那句名言就是: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

  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中国代表团笑逐颜开。左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右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

  发展新时期

  2

  经济上的互利共赢

  十一届三中全会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之后,中国开始反思对非援助摊子大、花钱多、效益差的局面,原先“无私合作”的理念被“互利合作”的务实态度所取代。

  中国当时提出“平等互利、讲求实效、形式多样、共同发展”新的援非四项原则,自此中国采取管理合作、代管经营、租赁经营等方式,巩固老项目,慎重对待新项目的上马;1995年下半年,中国对援外方式又作出重大改革,变原先的无偿援助为主,为优惠贷款和援外合资合作方式;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经济经过改革开放开始步入发展快车道,对非援助又进入新的高速增长时期。

  新时期的中国对非援助,是建立在“经济结构互补”基础上的,并不仅仅是单纯的“赠与”。

  2012年1月28日非盟会议中心落成典礼在这里举行。由中国政府援建的非洲联盟(非盟)会议中心是中国援助非洲重点项目之一,工程耗资2亿美元,也是中国政府继坦赞铁路后对非洲最大的援建项目。

  中国和非洲存在独特的互补关系:

  一方面,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蓬勃发展的基础产业和制造业,需要大量能源、矿产和其它自然资源,庞大的制造业产品、产能和大量的资金,又需要稳定、开放的市场需求;

  另一方面,非洲各国经济严重依赖资源出口,本身则资源丰富,而制造业的匮乏需要输入门类齐全、价格可以负担的工业品,落后的基础设施则需要借助外力兴建,方能获得持续发展的后劲。

  中国所有正是非洲所需,反之亦然。不仅如此,中国对非援助还可有效提升非洲资源开采、运输效率,改善非洲市场购买力,这些同样会反作用于中国自身。

  2015年12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约翰内斯堡会见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

  正是这种相互需要的“互补关系”,让中非双方在改革开放至今的20多年里共同获益。

  1950年,中非贸易总额仅有1200万美元,2000年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大关,自2000年到2009年,中非贸易总额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递增,2013年达2103亿美元,是1950年的近2万倍,2000年的21倍多,自2009年起,中国已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按照IMF的计算,中非合作对非洲发展的贡献度,如今已高达20%。

  不仅如此,和出口欧美成熟市场普遍存在的低利润率和“退税依赖”不同,对非出口的利润率,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准。

  中非未来

  3

  高性价比的合作

  可以说,倘没有非洲这个“外挂”,中国经济、尤其“世界工厂”的加工经济,很难在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中,熬过欧美工业化国家需求大幅下降的冲击,产能过剩、开工不足,将导致地方经济遭受重压,大量蓝领工人丧失工作,并带来严重的经济、社会和治安后果;倘没有非洲这个“外挂”,中国在能源、原材料来源上,就会受到更多的制约,从而大大提高经济运行的成本。

  而非洲“外挂”的“启动泵”和“润滑剂”,正是雪中送炭般的对外援助,没有这些援助,基础设施匮乏、流动资金短缺的非洲各国经济,就很难一下子“转”起来。而即便撇开对非援助的政治回报和国际义务不谈,仅就经济回报而言,已不愧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援助中最高效、回报最多最直接的项目。

  10月5日,非洲首条中国标准、中国建设、中国装备的亚吉铁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首都吉布提)正式通车。

  应该承认,中国在对外援助方面也存在不足之处。但更应看到的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经验的积累在不断减少,中国对外援助的实效性、针对性不断增强,回报率也稳步上升,具体到对非援助,说是“中国迄今性价比最高的对外援助”,也丝毫不过分。

  非洲是最晚迈向工业化的大洲,也是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大洲,而中国则正面临经济结构转型,双方在未来的合作、发展中如何继续维持这种互利互补的关系,如何继续确保对非援助的高效、高回报,需要彼此间更多的探索、努力和智慧,而如何让其它外援目标、项目也获得同样的价值和回报,则是值得有关方面认真思索的问题。

  过去援助非洲有过去的逻辑,今天援助非洲也有今天的逻辑。中国援助非洲是从国家根本利益出发的,国家发展需要我们有更大的国际视野,要有胸怀,有智慧。世界在变,非洲也在变,中非关系的内涵与形式也在变,但是中非关系的重要性没有变。

  END

  附:中国对非援助60年一览(资料综合来源于中非合作论坛官网、外交部网站、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网、国际在线等) 

  ▲1956年

  1956年起,中国对非洲国家开始援助,至今已为非洲援建成套项目千余个。坦赞铁路是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最大援助项目之一。该项目于1970年10月开工,历时近5年,1975年6月全线铺通,一年后正式移交坦赞两国政府。在铁路建设期间,中国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5.6万人次,其中有65人牺牲在坦桑尼亚赞比亚。这条由中国援建的铁路东起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中央省新卡,全长1860.5公里,是一条贯通东非与中南非的交通大干线。

  ▲1959年

  1959年,中国向刚刚独立的几内亚政府无偿提供粮食援助,拉开了援非农业工作的历史序幕。50多年来中国为非洲国家培训了大量农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实施了一批农业技术试验示范项目、派遣了一批农业专家,为非洲国家提高农业生产能力和粮食安全水平作出了积极贡献。

  ▲1963年

  1963年,刚刚独立的阿尔及利亚政府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全世界发出紧急医疗援助呼吁。中国迅速组织一支由24名优秀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奔赴阿尔及利亚工作,拉开了中国医疗援外的序幕。截至2015年,中国已向非洲派遣医疗队员2.43万人,诊治了2.7亿多人次的非洲患者,51名中国医疗人员永远长眠在非洲大地。

  ▲1995年

  1995年起,中国政府向非洲国家提供政府贴息优惠贷款,鼓励和推动中国企业与非洲企业对援外项目进行合资合作。从2013年到2015年的3年里,中国向非洲提供了300亿美元的贷款,支持非洲国家发展项目,还成立了50亿美元的中非发展基金,用于支持中国企业对非进行投资。

  ▲2000年

  2000年,中国政府首次宣布减免非洲债务的措施,免除了31个非洲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部分到期债务共109亿元人民币。《中国与非洲的经贸合作》白皮书显示,从2000年至2009年,中国已免除35个非洲国家的312笔债务,总计189.6亿元人民币。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宣布,中国将免除对有关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其中就包括许多非洲国家。

  ▲2011年

  2011年9月,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非洲之角饥荒问题”部长级捐助国大会时透露,中国政府在半个多月内两次宣布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和粮援现汇,总额共计4.432亿元人民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政府对外提供的最大一笔粮食援助,是中非真诚友好、患难与共的又一生动例证。

  ▲2012年

  2012年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中国宣布为非洲提供20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并同非洲建立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伙伴关系。

  ▲2014年

  2014年3月,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政府率先紧急驰援,累计向疫区及周边共13个国家提供4轮总价值超过1.2亿美元的援助,派遣了1200多名医护人员,为塞拉利昂援建固定生物安全实验室,为利比里亚援建治疗中心,为疫情国和周边国家培训医护及公共卫生人员1.2万人次。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卫生领域最大一次援外行动。

  ▲2014年

  2014年12月1日,由中国铁建承建的尼日利亚铁路现代化项目第一标段、首都阿布贾至卡杜纳的铁路项目宣告全线铺通。这是中国企业在非洲实施的第一个完全采用中国铁路技术标准的现代化铁路项目,阿卡铁路成为中国铁路标准落地非洲的第一个“标杆”。

  ▲2015年

  2015年9月20日,由中国中铁公司承建、深圳地铁集团提供运营管理服务的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轻轨正式开通运营。这是埃塞俄比亚乃至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首条现代化城市轻轨。该项目采用中国标准和技术,主要由中方提供融资支持,是中国企业在非洲承建并提供运营管理服务的首个城市轨道交通项目。

  ▲截至2015年9月

  截至2015年9月,中国通过援助和融资在非洲已经建成和在建的铁路长达5675公里,公路达到4507公里。中国还为非洲建设了14座机场、18座桥梁、12个港口、64座电站、76个体育场馆、15座议会大厦、34座政府办公楼、9座国际会议中心、200多所学校。

  ▲2001年-2015年

  2001年-2015年,中国已帮助非洲建设120余个教育设施,近40个农田水利工程,建设或改造医疗卫生设施70多个,邀请约8万名非洲各国人才来华研修,分享中国的发展经验。

  团团推荐

  真实的非洲到底是怎样的?是金坷垃里的“非洲农业不发达”?还是西方媒体所说的贫穷、落后、瘟疫横行?现在的非洲年轻人和老一代又有怎样的不同?中国在非洲的发展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看“黑道大使”程涛为您讲述一个你不知道的中非关系,帮你打破那些关于非洲的刻板印象。

  《青年网络公开课》之 程涛:多彩非洲与中非关系(上)

  《青年网络公开课》之 程涛:多彩非洲与中非关系(下)

  欢迎转发点赞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查看更多文章

  外国人来中国 | 总书记的正能量

  中国2016 | 冷门专业 | 周总理的“狗粮”

  共青团是干什么的? | 澳门 | 海乃家

  体制问题 | 大学生 | 爸妈玩微信

  特朗普毁灭地球 | 超级学霸 | 南海捡垃圾

  编 辑 | 祚挂东南枝

  共青团中央

  微信号:gqtzy2014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为你揭开神秘非洲的面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