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退休第二年,用两万块钱环游了大半个世界!

2017-01-19 21:14:00 齐鲁晚报 分享
参与

  500美金环游世界一点都不新鲜。

  可是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亲妈和一群中国大爷大妈们的身上,还是蛮让人兴奋的。

  对很多刚刚退休的老年同志们来说,

  环游世界绝对是个梦。

  因为他们很大一部分要帮我们看孩子。

  但我们家这个奇葩姥姥说她不爱看孩子,

  退休不到两年,

  她去了10几个国家。

  在她们的那个团队里,

  我还采访了一个5年玩遍20多个国家的姥姥,

  上周我带着小Audrey加入了这个平均年龄55岁的群体。

  首先你得承认,

  有的人就是不喜欢看孩子。

  比如我们家的这个姥姥。

  可是,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

  所以,娃给我带,世界给她。

  姥姥环游世界

  是从2015年的欧洲开始的

  欧 洲 篇

  我们都是在有了孩子以后,才意识到自己小时候是那么讨厌。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抱着我妈大腿哪都不让她去的场景。只要我一撕心裂肺,她的旅行计划可以在出发前的早上完美泡汤。当我也被小Audrey虐了之后,我就想把环游世界的梦想还给姥姥。

  刚退休的时候,姥姥也是不习惯。

  特别是少了一大笔收入,对于爱数钱的金牛座姥姥来说,

  心里像是缺了一大块。

  不赚钱已经让她心里缺失了,

  更别提花钱了。

  我这样开导姥姥:

  你的钱留着也不够我造的。

  所以姥姥一生气就玩了个大的,

  让她没想到的是,

  这一次真的玩大了。

  第一次去欧洲,

  姥姥亲历了巴黎恐怖袭击。

  所以别人看到的巴黎是这样的。

  姥姥看到的是这样的

  满大街的警察,

  丝毫没让这趟欧洲六国的中国旅行团觉得害怕。

  姥姥依然拍出了美丽的夜巴黎,

  看到了整点亮灯的铁塔。

  尽管整个欧洲在那几天都进入了警备期,

  我们在家看电视的比那一伙旅行团都紧张。

  但是奥地利意大利法国瑞士德国和梵蒂冈这几个国家,

  姥姥跟团一个也没少走。

  相比之下,

  姥姥最喜欢的是瑞士

  站在阿尔卑斯山上,

  看着度假的人们出溜出溜的滑雪,

  姥姥心里想:

  她的退休生活才刚刚开始。

  北欧四国,

  是姥姥第二次去欧洲。

  在北欧,

  姥姥渐渐适应了无所事事的退休节奏,

  从照相的画风就看出来,

  开始淘气了。

  那会儿姥姥还不大会在国外用WIFI,

  我不放心姥姥,每次都给她打电话,

  姥姥会很嫌弃,

  “电话费那么贵你非让我接。”

  其实也没什么可问的,

  就是打听打听在哪呢,安全吧?

  直虐上班狗的是,

  姥姥会撂下电话,喊一句:

  诶,咱们在哪呢?

  喔~丹麦!丹麦!

  当我还在苦逼码字的时候,

  她的朋友圈里经常开始出现,

  蓝天白云这样

  虐哭上班狗的照片。

  很多次我都有一种

  世界那么大,我还没看呐的抱怨。

  姥姥第三次去欧洲是在上个月,

  西班牙葡萄牙给姥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她遭遇了小偷。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这个老年旅行团可能是太开心了,

  姥姥背包里的眼镜被小偷摸走了,

  团里另一个人直接把包丢了。

  可是国外的小偷很有素质,

  交点钱是会还给你的!

  虽然我没去过葡萄牙,

  但是看到姥姥吃了世界上最好吃的蛋挞,

  我也很高兴。

  这一次姥姥的进步还表现在科技的使用上,

  我发现她拍照都会用滤镜了!

  还要求我给她配置拍照最好的手机,

  今年的双11,

  姥姥点名要买最好的自拍杆。

  大 洋 洲 篇

  新西兰是姥姥去的最远的国家,南北二岛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看到姥姥去了,我坐在电脑前心情也是激动的。

  以前姥姥总是觉得国外好,

  老在我耳边念叨出国好,移民吧。

  从新西兰回来,

  姥姥说,太寂寞了,

  这个地方肯定留不住年轻人。

  我谢谢这一大片草地和羊,

  姥姥终于不撵我了。

  姥姥很少关注电影领域,

  最近几年去电影院看的唯一一部是

  冯小刚的老炮儿。

  从新西兰回来,

  姥姥知道了指环王。

  问她这是哪,

  她说:“就是那小人儿。”

  出去了几趟,

  姥姥越来越会把钱花在“刀刃”上。

  购物点绝不买东西,

  但吃要吃正宗的。

  所以她们“胁迫”导游,

  让酒店老板奉上了这样一桌不在合同范围里的

  南极水域大餐。

  姥姥们学会并且愿意为这样的大餐付费。

  像梁朝伟去伦敦喂鸽子这种事,

  很难发生在我们身上,

  但是对姥姥来说,

  这样的镜头现在已经不稀的拍照了。

  跟好朋友结伴出行这一愿望,

  我们在工作了以后才发现越来越难。

  姥姥退休了,约好友相对容易了一些。

  以前的旧同事,曾经的同学她都邀请过。

  不过姥姥最近发现,

  想要找个说走就走的伴儿,

  似乎也不太容易了。

  很大一部分在看孩子嘛!

  我鼓励姥姥,就自己不行吗?

  后来,

  每一次出发,

  姥姥都会跟不认识的人在一起。

  亚 洲 篇

  姥姥每次跟的团买下了很多条航线,特别是日韩线路。跟着团姥姥去了两次日本,都是包机。

  第一次去的是东京、大阪、福田、奈良一线,

  看了富士山,和我最想看的小鹿。

  姥姥说就算在东京最繁华的地段,

  马路上也没有什么声音,

  可不跟咱王府井大街似的那么闹腾。

  另一次姥姥去看了冬天的北海道,

  大雪弥漫,

  可远比不上咱们松花江冷。

  上个月在跟姥姥去普吉岛的团里,

  一个退休阿姨跟我说,

  “跟团光北海道就去过四次,

  春夏秋冬都看遍了。”

  我脸上隐藏三道线的同时跟姥姥说:

  妈呀,现在觉得你离疯还远呢。

  以前只要有我在,

  姥姥是从来不跟旅行社的。

  好像这三个字就代表了吃不好,玩不对和买东西,

  关键是不自由。

  我最近也做了春节北海道自由行的攻略,

  按照我想去几个地方,

  整理姥姥照片的时候,

  我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攻略。

  因为我想去的地方,

  人家跟团的行程全都有。

  我最近才知道的函馆世界第三大夜景也被列在内,

  只不过姥姥不知道自己拍的上面这张照片,

  其实是挺牛逼的。

  姥姥说,

  “跟着旅行社就是赶场,

  但是我们没你们那么高的要求,

  溜达溜达吃两口就得了。”

  这么多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里,

  我最佩服的是姥姥去马尔代夫

  在岛上她一共花了3美元!

  对于方便面和榨菜这个国际性话题,

  其实我想说,

  连吃几天的黄油和面包后,

  一碗康师傅和鱼泉榨菜得多香啊。

  姥姥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极限运动,

  还鼓励我去蹦极。

  在马代跟姥姥同行的一个大哥,

  盛情相约姥姥共游 赴身后的那个小岛,

  姥姥看看自己的不充分的装备说:

  算了,我们家人口挺多的。

  结果大哥自己游了个来回,

  姥姥心里痒痒的不行。

  (P.s其实乱登人家的岛是不允许的。)

  尽管没有挑战一下千米游泳,

  但令我欣慰的是,

  在马代姥姥终于认可了拍照不露脸的POSE。

  这对她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

  真的是太需要普及了。

  美 洲 篇

  姥姥抽空去了趟美国西海岸。以前她总说,哪都没有北京好。可这次回来就要给她外孙女小Audrey办美签,想必是体会到了发达国家不一样。

  美国果然是地方大,

  姥姥坐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次大巴车,

  10几个小时。

  其实姥姥身体也不是很强壮,

  每次出国回来少说也得躺三天,

  但是我总觉得,心情好了最重要。

  她们团里还有一个奇葩阿姨跟我说:

  有的时候她站在阳台晾衣服,看见天上划过一架飞机,

  心里就在想,

  为什么坐在飞机上的不是她!

  我在心中默念,我勒个去......

  每一个在外飘着的姥姥,家里都有一个勤劳赚钱的姥爷。

  姥姥的着装正在发生变化,

  她开始选择当季新款卫衣和小脚裤。

  出了这么多趟门,姥姥给我的最大的变化是,

  价值观、消费观的颠覆,

  而且跟我越来越有得聊了。

  比如她会跟我说,某款几千的包简直太便宜了。

  而她以前几乎是不进新光天地一层的。

  再比如,

  她还拿过一张一万多块的BottegaVeneta双肩背的照片问我,

  要吗?

  姥姥上学的时候学的是俄语,

  早已忘光。

  但是这次跟着姥姥去旅行我发现,

  姥姥的“外语”能力相当了得啊。

  当我还在酒店前台百度翻译组织语言的时候,

  她已经很清晰的比划了——

  “我连不上WIFI,就算是你酒店人多,你也得想办法给我连上的诉求。”

  姥姥私下还打听过华尔街英语。

  姥姥对生活积极的态度一直影响着我。

  前些天我对她说,

  要是小时候学学画画,现在我可能是个艺术家。

  我猜姥姥的回复应该是,

  又不是没让你学,你自己不学。

  可是姥姥的回复是:

  现在学也不晚。

  小的时候是我妈带我玩,

  上大学以后是我带我妈玩,

  现在我们的角色又换过来了。

  比如我妈会跟我说,

  等小Audrey四五岁的时候,你要带她去美国啊,

  西海岸这个线路,五月份很美。

  你们要自驾啊。

  非 洲 篇

  比起在法国遭遇恐怖袭击,我觉得埃及才是让我边看边吐血的一次旅行。可是姥姥还是保持她谈笑风生的姿态。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姥姥年轻的时候喜欢三毛,

  我小的时候,是她带我读三毛的书。

  55岁的时候,

  姥姥终于踏上撒哈拉,

  去找了她心中的三毛。

  开始的几天,

  姥姥还都挺正常。

  说自己畅游红海,去找三毛什么的。

  忽然有一天,

  姥姥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叫

  “无话可说”的图。

  就是下面的这一组。

  它们让我对埃及有了全新的认识。

  还不仅如此,

  更跌破眼镜的,

  出现在最后一天。

  姥姥的朋友圈里写着:

  武装警察一路保护着我们,

  谢谢埃及人民。

  我们家ShoppingMall先生看到他丈母娘发的照片之后说,

  导游把你妈带哪去了,

  她去的是埃及吗。

  我坐在办公室里也要笑喷了。

  其实姥姥平时挺抠的,

  她做了一辈子会计,

  但是看到这样的生活场景,

  姥姥留下了兜里的几十美元。

  每次看到类似这种照片的时候,

  我心里都可踏实了,

  姥姥到家了。

  从埃及回来姥姥在朋友圈里更新:

  “顺利到达我们可爱重污染的家,

  飞机落地才发现到机场了。”

  来源:莎莫和世界的365天(grandmotherfarm),作者: Summer

  编辑:7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