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兽医学博士讲莫斯科动物园的鳄鱼“传奇”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兽医学博士、爬行动物专家德米特里·瓦西里耶夫(Dmitry Vasilyev)已在莫斯科动物园工作了30多年。“我来自一个动物学家家庭,所以我没有其他的选择”,他说:“我最初喜欢的是甲虫,但研究甲虫需要耐心,我有些马马虎虎的,所以不得不去管理更大一些的动物。”瓦西里耶夫说自己马虎当然是在开玩笑。

  吃掉同伴的鳄鱼

  在向我们展示一种罕见的濒危物种中国短吻鳄时,瓦西里耶夫说,这条从厚厚的玻璃后边盯着我们的雌鳄会把所有移动的东西吃掉。这条鳄鱼还是苏联时期莫斯科动物园作为交换从中国获得的。它在这里吃掉了雄鳄,还差点吃掉一位工作人员。因此它被送去了美国,但在那里的表现也很不知分寸,把它美国未婚夫的爪子给撕掉了。之后这条雌鳄又被送了回来,不过那时候不是独自回来的,还带着它在那边生的几个幼崽。

  我们想知道鳄鱼是否有知恩图报之心,认不认人。“它们肯定记得”,兽医回答说:“但这并不会博得它的好感,它随时都可能咬任何人”。

  因此,瓦西里耶夫到鳄鱼馆照料患病的鳄鱼时几乎是穿着“骑士盔甲”进去的,只不过拿的不是盾牌和长矛,而是一块很厚的胶合板和拖把。拖把总被咬断,必须常换。“和鳄鱼接触或者给它们做治疗时让人神经紧张,我完全不愿意回想以往的经历,”他说。许多年前有一条生病的鳄鱼把给它治疗的瓦西里耶夫的手指咬断了。幸亏手指及时接上了,留下的创伤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快要90岁的萨图恩

  我们对瓦西里耶夫坦言,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看密西西比短吻鳄萨图恩,多年来一直听说它是希特勒喜欢的鳄鱼。瓦西里耶夫说:“萨图恩没有档案,但肯定快90岁了。这种鳄鱼最长寿的纪录是104岁。”

  据悉,几年前萨图恩几乎整整一年没吃东西,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几乎快跟它道别了。“先是给它采血化验”,
医生介绍说:“想尝试着给它注射维生素,但后来我们得出结论,这种叫做衰老的疾病是没有办法治疗的,于是我们就不再打扰它了。不过后来,它又开始吃一点东西了(野生短吻鳄吃软体动物,圈养的吃鱼,它们一般不会猎杀体型大的野兽)。死亡似乎又离它远去了”。瓦西里耶夫坚决否认萨图恩与纳粹有关系:“它绝对不是‘希特勒的宠儿’,不过他们肯定见过面”。萨图恩大约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起就住在柏林动物园,希特勒游览过动物园多次。1945年苏联攻打柏林时,动物园几乎全部被炸毁了,但这条鳄鱼却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它先是落到英国人手中(动物园位于柏林西部,当时属于英国管辖范围)。一年后,英国人又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了苏联。

  瓦西里耶夫说:“萨图恩在这里住得很习惯。我记得它只生过几次病。”20世纪50年代末萨图恩还与当地漂亮的雌鳄希普卡结合,但医生不愿意回忆希普卡,就是它把瓦西里耶夫的手指咬断了。

  厨刀下逃生的幸运儿

  萨图恩旁边馆里住的一些爬行动物,同样是“有故事的”鳄鱼。瓦西里耶夫恐惧地将一对来自东南亚体型很大的暹罗鳄称为“食人鳄”。他说:“它们在陆地上的行动特别迅速,每秒可达10米,碰上它你肯定跑不掉。”

  暹罗鳄值得注意的甚至还不只这一点。瓦西里耶夫隔着玻璃向我们介绍了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带到莫斯科的一条雌鳄。30多年前,西哈努克把这条鳄鱼带来苏联时不是将其作为礼物,而是作为食品。当时鳄鱼也像其他动物一样,要被做成美食端上与苏联政府官员晚宴的餐桌。不过,这条鳄鱼很幸运。

  “晚宴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们接到电话,让我们把没吃掉的动物拿走,”瓦西里耶夫说:“剩下了两条虎蟒,一些水龟,还有这条雌鳄。不过它当时完全处于冷冻状态。我们对它进行了治疗,有一天早上我们过来,看到它躺在那里好像已经死了,用棍子戳它也没有任何反应。我们当时的负责人蹲在它旁边说:‘唉,你可真可怜啊。’这时候它突然张了一下嘴!真是太可怕了。我当时刚在那里工作第一个月,后来才了解到,暹罗鳄咬嘴并不一定是想吃你,这是它们的习性,它们想吓唬谁就张大嘴。我们当时很幸运,它只是想吓吓我们”。瓦西里耶夫没建议我们进暹罗鳄馆。当然,我们也没想进去。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