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国际新闻>正文

“藏独”如何在西方搞宣传

2008-04-23 13:11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拉萨骚乱事件发生以来,西方表露出了令人吃惊的偏狭以及对中国的敌意,这与它们对中国存在偏见有关,也离不开“藏独”势力多年来在西方的片面宣传。美国东方之旅网站题为“宣传方法”的文章写道:“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最大的忧虑之一就是自由西藏运动在美国如何散播了如此之多的谎言,这表明美国体制中存在很多缺点。”作者警告说,这可能给美国“带来危险”。


  扮“受害者”,打名人牌


  “藏独”势力最近大量吸引西方眼球始于3月14日的拉萨骚乱事件,依靠对奥运圣火的一系列干扰与破坏,它们成了西方媒体的报道焦点。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14日的文章披露,7年前,中国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不久,“藏独”组织就召开了一系列公关策略会议,试图借奥运会实现它们的政治目的。


  早在流亡之初的1960年,达赖和英国作家霍华恩合著了《我的故土和我的人民》,极力在西方民众面前塑造一个“慈悲、非暴力”的达赖,和一个深受“外来压迫”的西藏民族形象。为博得西方同情,无论达赖本人还是“藏独”组织都喜欢将自己置于“弱者”的位置上。2004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宣传历史:西藏流亡者与中国》一书中总结道,对“中国占领前的西藏”,流亡藏人组织在宣传中常用这样一些词语:满足的、幸福的、贫穷的、自由、文明、慈善的、永恒的宁静、深深的虔诚、不存在饥饿、达赖喇嘛的政府等。


  美国东方之旅网站题为“宣传方法”的文章写道,美国对名人的崇拜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弱点,获得美国人信任的一个方法就是利用明星的力量。“藏独”组织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他们得到了好莱坞明星理查•基尔的帮助。理查•基尔和“藏独”一拍即合,拍摄了美化达赖、歪曲西藏现实的《西藏七年》,另一些文艺名人也推出类似作品,如斯科赛斯的传记片《达赖的一生》等。西方一些政客也牵涉其中,如德国下萨克森州长伍尔夫、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就利用各种不同场合为“藏独”张目。


  早在1965年,达赖就不顾自身患上黄疸,在印巴战争期间周游印度南方各邦,试图以这种方式争取印度民间的好感;1967年,他到日本、泰国等地活动;1973年,达赖首次赴欧洲,在6周内走了11国;1979年,达赖首次赴苏联、蒙古活动;1997年,达赖还去了台湾。达赖尤其重视美国,今年4月10日抵达西雅图是他第36次访美。达赖在欧美等地往往以“宗教人士”、“弘扬佛法”的面目出现,争取笃信宗教的西方大多数民众好感,但他却不放过任何和政要会面并发表自己政论的机会,这种宗教为表、政治为里的面目,对其争取西方民众和各阶层人士的好感和信任起到了掩护作用。


  大量灌输片面信息


  “藏独”分子注重媒体工具。西藏“流亡政府”成立不久就先后出版了《西藏时报》、《西藏评论》等刊物,1996年5月,它们在幕后支持了“挪威西藏之声广播电台”的成立,这家名义上由挪威出资、却设在印度的电台以“保护西藏文化”为名,每天播出30分钟的藏语节目,由于打着“中立”旗号,成为许多西方媒体有关西藏信息的来源。


  《纽约时报》日前报道说,每隔一个月,“自由西藏学生会”就会召开“藏独”组织的成员参加的会议,媒体技巧训练是重点内容,从如何发表简单的广播讲话到怎样巧妙回答记者问题,讨论的东西无所不包。考虑到抗议示威活动会被媒体报道,该组织每年还会开设4期“行动营”,每期的培训时间为一周,参加行动营的人员将学习组织抗议和应对警方的技巧,并接受培训,掌握一些能够吸引注意力的活动的技巧。为吸引媒体注意,“藏独”分子经常使用极端手法,记者前几天在纽约就看到几十个“藏独”分子抬着棺材前往联合国广场的方向,还有人制作了大幅的“藏人遇害”照片贴在汽车上,招摇过市。


  “藏独”极端组织“藏青会”中,很多成员受过西方教育,许多人能操流利英语。早在1972年,他们就在德里创办《前进报》,次年11月,创办延续至今的英文《独立》月刊。1976年,他们在欧洲创办英文版《青年藏人》。这些报刊针对的都不是藏人,而是西方读者。


  利用舆论的“先入为主优势”是“藏独”分子常用的手法之一。几次西藏的突发事件,他们都抢先向全球各大媒体递送“真相”、“信息”,在国际舆论话语权上抢夺先机。在宣传口径上,他们讲究手法,上世纪60年代,中国国际地位相对孤立,他们拼命鼓吹“西藏地位独立论”,声称西藏和中国中央政府是所谓“布施关系”,而非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关系,达赖本人也在1960年发表“3•10讲话”,声称西藏“终将战胜,重获自由”。当80年代中国开放、国际地位显著提高,西藏是中国领土成为国际共识后,他们又抛出“高度自治论”,1987年达赖在美国国会发表“9•21五点和平计划”,表示要和中央政府谈判。


  “藏独”分子特别注重信息传达技巧,在公开场合,他们常宣称“不谋求独立”、“只要求自治”、“要求保护西藏传统”,而对“大藏区”、“内政外交完全自主”、“大藏区内其他民族迁出”等内容讳莫如深。他们利用“藏青会”的激进和达赖的“温和”一打一拉,争取舆论声势和腾挪空间。为抢夺舆论主导权,德国“藏独”组织推动出版了至少20本“西藏问题”的书籍。


  利用西方反华势力


  在德国,“德国西藏促援协会”是进行“藏独”宣传的大本营。在达赖的指导下,该组织每年在德国多个城市举行“亮出旗帜”活动。达赖5月14日至20日将访问德国波鸿等几个城市,也是该协会主办的。据记者了解,“德国西藏促援协会”目前有近4900个成员,在21个城市设有分会。他们把重点放在宣传自己的主张和举办各种培训班上,很多口号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和小册子发出。德国有组织还邀请德国青少年每年参加达兰萨拉的夏令营,甚至还有短期学校。


  在伦敦市中心的圣詹姆斯市场街二号,以英国慈善机构第292400号注册的“西藏基金会”就在这里办公。这家成立于1985年的机构,长期在英国当地通过其网站发布有关达赖的各种言论。其网站上还列出了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时间安排,以及六七月间“藏独”流亡力量代表在英国的宣传活动安排。当记者以“有意捐款”的名义拨通了该组织的电话之后,一个当地口音的接听人表现出极大热情,滔滔不绝地向记者介绍西藏1949年以来“饱受的黑暗统治”的“真相”,称只有西方民主人士团结起来才能拯救“这片宗教圣地”。


  记者随后联系了英国地方政府事务部负责慈善机构登记注册的办公室。当问到究竟有多少以鼓吹“西藏独立”的机构在册时,办事人员说这样的机构主要设在英国大中型城市并且数量不少,但他们很难统计究竟有多少,以及具备何种背景的人在为之工作。不过,过去十多年里,这些基金会除了为全球的“藏独”活动募集资金以外,还同英国当地其他的人权组织合作,借助这些非官方的全球性组织为“藏独”作宣传。记者曾经采访过位于伦敦的大赦国际英国分部,在办公室里不难看到许多由欧洲各地“藏独”基金会制作的、歪曲西藏现状、指责中国政府迫害西藏当地教众的宣传海报和手册。该机构的负责人在接待时,顺手就递过其中一份宣传手册给记者,并表示有关西藏人权问题,他们愿意随时接受媒体采访。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4月14日披露说,总部位于伦敦、主要从事各个“藏独”组织之间协调工作的“支持西藏国际组织”,一直在向153个下属的会员组织发送重点侧重媒体效应的公报。“藏独”极端组织“藏青会”目前在世界各地建立了81个分会,会员有3万多人。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藏青会”同当地的反华势力建立了“青年俱乐部”、“青年协会”、“国际青年联谊会”等组织,拉拢国际社会尤其是年轻人对“西藏独立”的支持。“藏青会”还瞄上了第三世界,做出了在第三世界发展的行动计划。


  西方出现新的迹象


  拉萨骚乱发生后不久,英国电视四台在晚上8时的黄金时间段播放了一个已加入英国籍的藏人重回西藏偷拍的纪录片。在电视画面里,当地警察巡逻的画面被反复强调,一些被掩住面目的藏人随着镜头诉说着抱怨。而在有关拉萨城市的画面中,人们看不到当地城市现代化的一面,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年久失修的房屋,让没有去过西藏的英国观众在看完后很容易认为,拉萨在过去50年里一直都是这样破败,当地人一直被中国政府压制。“3•14”事件后,大量西方媒体表露出了这种报道偏见,一些媒体甚至造假指责中国。


  德国科隆汉学兼法学家霍尔泽曾分析道,西方社会普遍对西藏甚至中国缺乏常识,先入为主加上“同情弱者”心态,很容易采信达赖集团的说法;不仅如此,一些西方媒体、团体和个人本身对中国就抱有一定成见,即使对达赖集团的说法有疑问,出于自身偏见,也会采取偏听偏信的态度。


  不过,西方近来也出现了一些平衡和客观的声音,有媒体开始采访“3•14”事件中的受害者,也有媒体称“达赖不是天使”。汉堡企业家波希尔对记者说,他曾被西藏的神秘以及浪漫的幻想所吸引,参加过达赖在德国的一些活动,看了电影《西藏七年》也气愤过。但去年夏天去了西藏后,他感觉西藏不像达赖说的那样。他看到那里几乎百分之百的城市和市郊人家都有电视机、收音机,还有电冰箱,市民们安居乐业。▲  

 

 

《环球时报》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社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