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新闻>各地>正文

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局不利 内耗外患盟友渐行渐远

2014-01-21 07:31 中国新闻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

  华盛顿时间1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改革情报系统,开列一揽子改革措施。中新社发 德永健 摄

  中新网1月21日电 一年前,当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宣誓就职第57届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意气风发开始自己第二个任期的时候,大概并未预料到,接下来的一年会如此艰辛。这一年,两党缠斗的内耗让奥巴马推行新政之路举步维艰,“棱镜门”的曝光,更将奥巴马政府推上风口浪尖。对国内局面自顾不暇之时,叙利亚化武危机和伊朗核问题,又令奥巴马的中东政策被置于舆论的聚光灯下“炙烤”。开局不利,令其步步难行。

  两党缠斗不休 内耗之下奥巴马新政难行

  和大多数获得连任的美国总统一样,奥巴马也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任期内留下一些政绩,这也或许解释了奥巴马为何对《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如此充满期待。

  这份由奥巴马极力推动的医改法案,在美国历史上首次明文规定,几乎所有美国人都应在2014年前拥有医疗保险。通过这份法案,美国的医保覆盖率将从85%升至95%,距全民医保仅一步之遥。美好的愿景让奥巴马在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中,将医改法案称为“让国家更为强大的武器”,希冀之意不言自喻。

  然而在两党制的美国国会政治中,仅握有参议院的奥巴马已经不占优势,加之近年来,美国的驴象之争越来越呈不可调合之势,更使得奥巴马在推行新政时举步维艰。

  围绕医改法案,两党进行了无休止的缠斗,而这一切最终酿成了美国社会的一场震荡。2013年10月,因国会两党未能通过财政预算法案,美国联邦政府不得不关门“歇业”。尽管在这次危机中,奥巴马直面共和党人威胁,毫不退让反将其一军,却依然无法扭转政府停摆,以及债务违约危机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创伤。

  另一方面,争议重重的奥巴马医保网站上线,却又不断陷入故障,使得共和党人嗅到时机,发动对医改法案新一轮围攻,奥巴马处境两难。一时间,对手的攻击加之己方的失利,被封为“年度谎言”的医保法案,让奥巴马的民意支持率一度跌入谷底。

  但这或许还不是最糟糕的局面。事实上,如果两党继续无休止缠斗,受困于不断内耗的奥巴马,未来其它政策的推行恐将依然裹足不前。在其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所提到的移民改革,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以及信誓旦旦想要取得进展的控枪法案,都将面临不小阻力。

  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 奥巴马左右为难

  两党内斗或许更多伤害的是美国政治,而去年年中,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所曝光的“棱镜门”丑闻,则将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推上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斯诺登所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名单上,不仅有普通民众,美国竞争对手,甚至包括美国人声称的亲密盟国领导人。舆论哗然之下,美国国内却态度暧昧。

  一方面,美国政府高官、情报体系官员,以及部分国会资深议员一直以反恐为理由,为该项目辩护。另一方面,部分民众在担忧自身隐私权被侵害的同时,却也表现出对监控项目的“理解”。自然,这种“理解”是建立在反恐需求之上。

  面对广泛争议,奥巴马表示将会对国安局项目进行改革。然而今年1月17日奥巴马公布的改革路线,却仅是对监控项目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而美国情报机构的监控项目,不会从根本上改变。

  或许,这是奥巴马面对分裂的美国社会所作出的选择。一方面是民众对隐私的关注,另一方面,则是经历了“9·11”恐怖袭击之痛后,美国社会难以消弭的恐惧感。而未来,奥巴马所面对的挑战,则不仅包括如何在这两种矛盾中找到平衡,还包括如何应对在妥协了人民的隐私之后,美国的“反恐”之路“越反越恐”的尴尬局面。

  奥巴马难平中东乱局 盟友渐行渐远

  内患不断之外,外忧添新愁,可谓成为奥巴马连任后第一年,外交政策的写照。回顾这一年,美国在中东乱流之中似乎失却了方向,前有叙利亚化武危机时,从动武到软化的戏剧性转变,后有达成了伊核协议却伤了盟友的顾此失彼。外交上的不利,使得奥巴马本已艰辛的开局之年雪上加霜。

  事实上,奥巴马连任时就职演说中所说的话,或许已经为其这一年的外交上的政策和表现埋下伏笔——“美国人民已经不能只靠单独行动,就能达到现今世界的要求”。

  观察家指出,奥巴马在面对局势混乱不明的中东地区时,选择了比上一任总统小布什更加谨慎的态度。尤其是当下,伊拉克利比亚战后一片混乱、埃及动荡,叙利亚硝烟未息。美国中东政策屡屡受挫之后,奥巴马的海外军事政策变得更为保守和摇摆不定。

  去年8月,美国为首的西方以叙利亚政府军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为由,热炒对叙军事干预。为兑现自己的“红线说”,奥巴马表态称,欲对叙展开军事打击。然而,此番表态却遭到了美国国内外的空前反对。内外压力之下,奥巴马举棋不定,后由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外交解决的路径。借坡下驴的奥巴马只能在事后尴尬承认,“美国已经不是世界警察”。

  此后,奥巴马又试图在伊朗核问题上扳回一城,为自己谋取外交遗产。在美国与伊朗断交多年后,奥巴马以美国总统身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通电话,实现美伊关系破冰。其后,美国又竭力促成各方达成伊核过渡性协议,让国际社会在2013年年末,看到了伊核僵局破解的希望。

  然而奥巴马却依然无法就此心安,美伊两国长期的对立和敌视所造就的不信任鸿沟也并未弥合。一方面,美国国会内部的不信任声音从未消失,两党议员锲而不舍推动对伊新制裁的举动,让奥巴马在伊核谈判中处境尴尬。另一方面,与伊朗的变相和解,也让美国的中东盟友坐立不安。

  伊核过渡性协议达成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即公开宣称这一协议是“历史性错误”,更多次前往美国国会游说对伊朗制裁。而美国在中东另一个重要伙伴沙特阿拉伯也对美国大为失望,甚至传出沙特将寻找替代美国的新盟友的消息。

  重重矛盾之下,美国似乎正在失去对中东的掌控力,而昔日的亲密盟友也在渐行渐远。无怪乎美国国内民众都开始质疑奥巴马的外交政策,认为美国在全球的重要性和影响力远不如十年前。

  诚然,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局之年的不顺遂,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奥巴马本人,客观环境和他手中掌控的政治资源也是重要原因:驴象之争的激化,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的衰退,海外战争让民众大生厌倦之情,反恐任务的迫切,监控部门不受节制的膨胀,等等。虽然目前尚不能预测这一年会否成为奥巴马总统生涯最糟糕的一年,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若是奥巴马希望自己未来的执政有所突破,他将不得不更加仔细考虑如何组合谋划,以手中不佳的牌面打完这一局牌。

责任编辑:周旭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