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驻华大使:最有兴趣与中国合作

2014-01-10 07:4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波兰驻华大使塔德乌什·霍米茨基

  【环球时报记者 马晴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3年岁末访问中东欧地区,双方签订经贸合作大单。冷战时期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结下的友谊在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开出了奇妙的花朵。作为近20年来欧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波兰这个中东欧地区面积最大、经济总量占到中东欧16国1/3的国家,正致力于成为中国与中东欧及欧盟联系的“第一站”。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2012年就是在波兰召开的。《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专访波兰驻华大使塔德乌什·霍米茨基,他向中国的政商界人士、学者和民众传递出非常明确的信息,即中东欧对中国已经很重要,而中国面临的挑战和机会也是全世界的挑战和机会,波兰期待更多地参与中国下一步的改革进程。

  中国与波兰看到彼此的重要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当前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关系?

  霍米茨基:国与国交往的强度取决于能力和需要。1989年之后,中东欧国家发生剧变,此后20年,尽管波中保持友好关系,但进展并不大。这个原因很容易理解,从政治经济到社会生活,波兰那20年来先是忙于内部改革,接着又为加入北约和欧盟的战略目标而奋斗。等波兰加入这两个组织后,还需要努力提高自身在其中的地位。所以那20年波兰大多数时间都忙于欧盟内部的事情,顾不到外部。直到近几年,波兰才有时间看看欧洲外面,发现中国是最重要的亚洲和世界伙伴。当然在同一时期,中国在处理与欧洲关系时,更多精力倾向于西欧国家,从西欧取得发展所需的投资、技术和市场,也没有多余精力顾到中东欧。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意识到,中东欧对中国变得重要了。总的来说,中国在过去30年间经历巨大改革,但波中双边合作仅限于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环球时报:与美、欧、俄相比,波兰的外交战略中对中国的定位是什么?

  霍米茨基:对波兰而言,中国与美俄欧是完全不同的伙伴。美国对波兰最重要的作用是安全考虑上的,美国是北约最重要的成员国,是波兰最重要的安全保障。历史上波兰不断被入侵和占领,安全对波兰来说非常重要。美国在经济上的作用就不如欧盟那么重要,欧盟与波兰的贸易占到波兰贸易总额的2/3,光德国就占波兰贸易总额的1/3,而波兰本身就是欧盟成员国之一,所以,波兰的经济增长与国家稳定很大程度上依赖欧盟。历史上我们与俄罗斯有一些充满磨难的回忆,但在过去25年,俄波的双边关系也是不断提升的。俄罗斯是我们最大的邻国,它的特殊性在于它既非北约成员国也非欧盟成员国。但是我们希望保持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并希望俄罗斯稳定繁荣,因为这对波兰、对整个欧洲都很重要。

  而中国,我们认为是波兰未来最有兴趣合作、也是最重要的伙伴之一。波兰与美俄的关系和利益比较明确,空间有限,而波中关系的发展则还存在巨大的空间和潜力。一方面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是世界政治大国,另一方面是波中两国从建交开始关系就很好.1949年后,波兰是帮助中国发展的最重要的伙伴之一,(1951年成立的)中波轮船公司是中国与外国合作成立的第一个中外合资公司,直到现在都运行很好。波中之间还有很多秘密的小故事,比如中美建交前,与此议题相关的上百轮谈判都是在波兰进行的。波中之间有很多友好的历史,而在1989年后的20年,双方没怎么利用这个潜力和优势,因此我认为波中关系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国的挑战和机会也是世界的挑战和机会,是我们全世界都要面对的问题。中国面临全球化的挑战,也为国际合作创造了机会。合作得越多,才会使越多的人受益。

  中波省份间合作有巨大空间

  环球时报:您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现在波兰有能力和距离更远的国家,特别是中国加深关系”。您认为波兰与中国可以加强哪些领域的合作?

  霍米茨基:波兰是欧盟中最稳定和快速发展的经济体,对中国而言,波兰可以提供更有潜力的合作和投资项目,如在基础设施、能源、电力等方面。波兰也是从计划经济转变到市场经济,并在这个过程中改革了自己的政治和社会体系,这些经验是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包括社会保障、医疗、地方行政改革、司法改革等。波兰的国情与中国有很多不同,但有些经验还是有用的,可以分享的。我们也在积极筹备“波中转型论坛”,希望对双方都有用处。

  在过去几年,波中两国的地方交流是亮点之一。波兰各省份的独立性比较强,而中国的省份往往比一个欧洲国家还大,波兰通过在华的几个使领馆,不可能抓住中国所有的发展机会,因此我们认为波中各个省份之间的合作有巨大空间。作为外交官,我们应创造有利的政治氛围和平台,来促进这些交流。实际上波中两国地区层次的合作,也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目前波中之间的姐妹城市,已经达到40对左右。2013年4月在格但斯克举行了第一次波中地区合作论坛,2014年还要继续举办。

  环球时报:途经波兰的“渝-新-欧”是重庆至欧洲的国际货运铁路大通道。您认为,这条国际通道对中波两国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霍米茨基:我们很高兴中国政府能支持这样一个铁路项目。如果这条铁路能顺利发展的话,铁路沿线经过的国家在经济上都会受益,中国与中东欧之间的经贸来往将更顺利。当然,这条铁路对于波兰也存在挑战,因为目前波兰和中国的贸易是绝对赤字,我们希望这条铁路开通了之后,能使波中双边贸易更加平衡、合理,也就是说,火车从中国过来时装满货物,回中国时也要装满货物。我们很支持这个项目,该铁路承载的不仅是波中贸易,因为波兰是进入欧洲市场的通道,是该铁路到达的第一个欧盟国家,通过这条铁路,波兰可以成为中欧贸易的物流中心和双方货物交流的中转站。事实上,物流业正是时下波兰发展最快的行业,波兰有足够的条件可以成为中欧物流的集散地。

  中国可借鉴波兰国企改革和城镇化经验

  环球时报:眼下国企改革成为中国备受关注的焦点,波兰在这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供中国借鉴?

  霍米茨基:过去30多年中国的发展走的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模式,很难与其他国家相比较。但波兰在国企改革方面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供中国参考。1989年前,波兰经济主要依靠国企,工业领域都是国企垄断,而大型国企的管理者由于权力被稀释,不能根据市场需要迅速做决策,于是导致企业效率比较低。1989年后,随着休克疗法的实施,波兰的私有化比较彻底,国家的干预被限制,国企必须经历商业化,必须在一个开放的市场上与私企一起竞争、获利。于是有一些国企遵守了市场机制,实现了成功转型,而另一些就倒闭了。其实在波兰私有化过程中,政府也创立了特别的机构——波兰工业发展局,对一些国企进行救助,当它们在市场上运行得比较健康时,就把它们在市场上出售。

  任何改革都有代价,私有化也有副作用,比如导致一些地方的失业率较高,但必须说,波兰私有化的过程非常成功,私有化后,企业更有效率,更能自觉地降低成本获得赢利,这对波兰是正确的过程,是波兰此后20年不间断经济快速发展的推动力。当然,中国是比波兰大得多的经济体,经济体系也非常不同,不能照搬波兰经验,但可以适当借鉴一些波兰改革的元素。

  环球时报:您是否关注中国的城镇化问题?波兰传统上也是农业人口较多的国家,在城镇化方面,两国有哪些可以分享的经验和教训?

  霍米茨基:波兰经历了城镇化的不同阶段。二战后,波兰社会经历了结构性变化,面临社会重建和城市重建,当时的城镇化缺乏可持续战略,在很多情况下,城市只是作为工业发展的中心,却没有考虑人的发展。城市快速发展导致环境恶化等许多令人担忧的状况。而在过去25年,波兰经历了第二次城镇化,这次的城镇化致力于提高城市的生活水平,城镇的建设围绕人的需要,立足于可持续、稳定的发展。显然,波兰的可持续城镇化过程也适用于中国。中国要在未来几十年内,将城镇化目标从现在的50%提高到70%,联系到中国的体量,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将是巨大的机会。城镇化可以使中国经济保持持续增长,在拉动内部投资和需求的同时,也为外资合作提供机会。波兰非常愿意参与中国的城镇化过程。

  25年前,波兰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原因是重工业的无序发展以及对环保没有有效的立法。而这25年,波兰环境问题得到巨大改善。我们主要从两方面的改革入手:为环保提供立法支持;提高环保和节能技术,现在由波兰公司开发的相关新技术转让比其他国家要便宜。波兰期待在环保方面能与中国合作。

责编:葛鹏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