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青年创业“温差”有多大

2016-12-08 13:51:00 环球时报 邢晓婧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中国“热”,日本“微”,韩国“弱”,这是韩国贸易协会国际贸易研究院去年一份研究中日韩青年创业报告得出的结论。根据该调查,同样是首都圈的大学生,毕业后希望创业的中国人比例是40.8%,而韩国和日本分别只有6.1%和3.8%。同是东亚国家,彼此在文化传统上又有诸多相通之处,为何青年对创业的态度如此迥异?“中国政府号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极大的推动,让中国青年认为创业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因此形成一股社会浪潮。而韩国和日本政府对此的推动力度不大,扶植政策也不是很多。”这是中国技术经济观察家瞬雨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达的观点。除了政府方面的原因,在采访中,记者还看到了一个青年急于解决生计问题的韩国社会,一个重视规则的日本社会。

偏“革新”的中国与偏“传统”的日韩

“25年前,我是北京大学的老师,后来去加拿大留学,1996年回到中国,今年是我回国创业的第20年。这20年来,我看到中国惊人的变化。”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和王强于2011年成立真格基金,帮助中国青年创业。徐小平对《环球时报》记者参加的“中日韩三国媒体采访团”说,“惊人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上世纪90年代,中国学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去美国留学,获得国际竞争力,到了21世纪,主流就是回国工作;90年代的年轻人,回国后最大的梦想就是进入世界500强企业,21世纪以后,大量成功的创业者成了这一代青年的榜样,创业者成了偶像。“整个中国社会在意识观念上,从恐惧创业、怀疑创业,到鼓励创业、拥抱创业,发生了很大改变,创业环境也越来越好。”

今年6月,由麦可思研究院编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6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发布。报告显示,大学生自主创业的比例从2013届的2.3%上升到2015届的3%。虽然比例看似不大,但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发布的普通本专科毕业生人数680.9万估算,2015届大学生中约有20.4万人选择了创业。与之相对应的是,选择在国企就业的大学生比例从2013届的22%下降到2015届的18%。

韩国的情况与中国不太一样,《环球时报》记者就着实为寻找一名创业的韩国青年进行采访犯起了愁。记者向身边的韩国年轻朋友了解,在这里,有“铁饭碗”之称的公务员、检察官、律师、医生以及大企业仍是大部分青年的职业追求。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年轻人创业热情不足的一个社会背景是,青年失业正成为严峻的社会问题。根据韩国统计厅的数据,韩国今年10月的青年失业率是8.5%,创下17年来同月新高。而今年6月,韩国青年失业率一路飙升至10.3%,创下17年新高。因此,许多韩国青年是由于“没办法”才考虑创业。根据“中日韩三国青年创业”报告,这种情况的韩国创业者比例占30.2%,远高于中国的10.7%和日本的9.1%。该报告的调查对象是中日韩三国的500多名大学生。

日本青年创业的情况也正在呈下降趋势。据2011年日本中小企业厅发布的报告显示,1987年有创业意向的人数为178.4万,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开始骤减,2007年降至101.4万人;40岁以下的创业主力军从1987年的49.8%减至2007年的41.5%。

“‘我是三菱公司的山本’比‘我是山本商店的老板’更有分量。”一名从事中日商贸工作的日本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人获得身份认同感的方式有两种:工作以前拼学校,工作以后拼公司”。中国人讲究“英雄不问出处”,而日本不同,上升管道比较有限。

创业热情有“温差”,创业动机不一样,创业的方向也不同。上述韩国贸易协会国际贸易研究院报告显示,31.3%的韩国大学生倾向于餐饮业等领域,中国青年则非常关注与“革新型”相关的IT领域(20.1%)。另据韩国统计厅的数据,集中于餐厅、便利店等服务业的20岁年龄层韩国创业者占74%。记者同时在大量采访中发现,日本人创业的局限性也比较强,集中在餐厅、咖啡厅和各种事务所。

26岁的张博涵看起来稚气未脱,脖子上挂着一副耳机,他的名片上写着“北京视感科技有限公司CEO”,也是真格基金的投资对象之一,他的梦想与音乐有关。张博涵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我是学金融的,但我对吉他和音乐一直有非常强烈的热爱。其实像吉他这么浪漫、有校园情怀的产物,很多男生都想学,但学会的人很少。为什么打游戏不会停,但学吉他就不知不觉地停下来了?核心就是因为乐器没有一个交互系统,所以当时我们想,在弹一首曲子时,能不能把下一个该弹的位置亮出来,把音乐简化了以后做成快速上手的产品。”在这个构想下,张博涵推出了智能化的尤克里里和吉他产品,“如果你去专业培训班学习乐器,花几千块钱都不一定学得会,但我能以三位数的价格让你学会”。

32岁的高山理惠已在日本某咨询公司工作10年,“自己开个咨询事务所”的念头不知在脑子里想了多少遍,“加班太多,长时间得不到休息,自己开事务所时间上能灵活不少”。不过高山担心,“现在年薪不错,单干万一拉不到客户怎么办?你也知道日本是个注重信誉度的国家,大家都愿意找大公司,谁找个体户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