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新战区在磨合中走向联合

2016-02-25 12:33:00 中国青年报 帆帆 分享
参与

北部战区参谋人员观摩学习火箭军某基地作战值班运行情况,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履行值班职责。李祥辉/摄

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沈阳军区机关大院已经有数十年历史,如今机关办公大楼的灯光还是像以前那样到深夜才熄灭,营院门口警戒执勤的哨兵还是以前那些战士,但细心的人会发现,原来每天进出大院的都是清一色的陆军,近来增加了很多身着海军、空军军服的官兵——这里现在已是北部战区机关的营盘了。

如今,在这个战区大院里,军装的颜色从单一变得多彩起来,既有陆军的松枝绿,也有海军的浪花白,还有空军的天空蓝……这些身着不同军种军服从天南地北赶来的军人,统一戴上了“北部战区”的新臂章,正齐心协力推动战区开始运转起来。

过去吃喝拉撒全都管,现在一门心思谋打仗

2月18日上午,笔者走进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推开某局会议室大门看到,全局人员正在紧张筹划新年度工作,会议室大屏幕上密密麻麻显示着新年度的工作计划。

“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容易,但改变原有的惯性思维和工作方式不容易。”该局一位领导告诉笔者,一些人在筹划工作时,不自觉地又陷入惯性思维,总想组织观摩活动、大抓管理工作等。“要聚精会神钻研打仗,随时准备领兵打仗。”反复学习习主席训令,该局统一思想、对表实战,果断砍掉了6项偏离打仗的工作计划。战区成立以来,联合参谋部和政治工作部各局,都像该局这样召集全局同志集思广益,聚焦打仗一起筹划新年度工作。

“战区主战,就要一切工作聚焦打仗,一切资源倾向打仗,一门心思琢磨打仗。”在战区召开的座谈会上,战区领导态度坚决地提出,启动战略作战研究、组织联合训练等重点工作,展现出专司打仗的决心和意志。

战区组建之初,为进一步强化战区主战意识,为尽快转变思想观念提供导向和抓手,北部战区党委决定通过座谈研讨的方式,把战区的职能任务进一步弄清、把各自的岗位角色进一步搞清、把下一步的对策措施作了初步研究。据介绍,战区在沈党委常委、机关预任副局长以上领导近百人参加了这次座谈会,参会人员总计提出130多条建设性对策建议。

2月22日,笔者来到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一股浓烈的“战区味”“打仗味”扑面而来:身着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各色迷彩服的机关人员,正在参加联合作战值班培训,大家不时围拢在一起研判情况,共同筹划决策。

“战区作为本战略方向诸军种部队联合作战最高指挥机构,所属参谋人员必须具备联合作战素养,精通指挥信息系统原理,组织联合作战值班培训已成为当务之急。”基于这样的认识,战区党委决定集中1个月时间,开展“联合作战值班人员培训”。

为确保参训人员能快速、准确、稳妥处置各类突发情况,尽快取得独立值班的“上岗证”“资格证”,他们采取授课辅导、观摩见学、操作训练和考核验收等方式进行岗前培训。培训过程中,他们安排战区领导和海军、空军、火箭军有关同志,围绕“战区空军、海军和火箭军等各军种的基本情况”“联合作战值班基础知识”“指挥信息系统操作和运用”“周边军情”4类10项内容进行授课辅导。

春节上班第一周,他们又组织百余名值班参谋人员代表走进战区空军,观摩每日作战交接班如何组织实施,听取日常防空战备情况介绍,并参观指挥、区域信息中心;在火箭军某基地,前来观摩见学的战区参谋人员,详细了解该基地指挥所日常战备值班情况,参观通信、情报保障要素间。

“通过授课辅导和实地参观,丰富了大家的专业知识、兵种知识,开阔了眼界和视野,为战区高标准展开联合作战值班打下了坚实基础。”战区联合参谋部领导介绍说,截至目前,战区数百名参谋人员已经初步掌握了战区陆、海、空、火箭军基本情况和相关兵种知识,熟练掌握了操作使用一体化指挥平台等信息化装备和系统进行战备值班的能力。

使命感更强了,干事创业的劲头更足了

今年1月9日,北海舰队领导告诉时任舰队后勤部副部长李新安,他将被选调到北部战区工作。李新安没有丝毫迟疑,当即表态:“坚决服从命令!”

1月19日清晨,该舰队选调到北部战区的数十名干部在凛冽的寒风中列队,准备奔赴战区机关报到。启程前,李新安跑步向舰队首长报告,“当听到舰队司令员下达洪亮的‘出发’命令时,顿时感到热血沸腾,油然而生的是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李新安回忆说。

“到了战区任职后,每次参加开会、学习、交班,心中都激荡着使命、责任和压力,深感战区味、打仗味越来越浓。”现任北部战区政治工作部群工联络局局长的李新安告诉笔者。

面对战区初建千头万绪的工作,李新安赴任以来带领全局人员转变观念、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认真思考筹划并落实好本部门各项工作,以实际行动为履行战区新使命努力作贡献。

与李新安一样,改革启动后,军委一声令下,被选调到战区工作的机关干部们,从各地怀着梦想而来,汇聚在北部战区的旗帜下。对很多干部而言,似乎当年参军入伍的一幕又重现了,他们将再次以“新兵”的身份开始另一段征程。不同的是,当年入伍,背后是父母凝望的眼神。如今,还有爱人和孩子守望的身影。

1月15日,时任北海舰队后勤部政治部干事张伟,接到赴战区报到的命令。当天,他的父亲不幸离世,一边是军令如山,一边是父爱如山。就在他艰难取舍时,接到上级通知报到时间改定在1月18日。他立即向单位请了3天假,返乡料理了父亲的后事,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战区报到。

在北部战区来自原济南军区、原沈阳军区空军、原济南军区空军和火箭军某基地的机关干部中,有的家属刚盼星星盼月亮盼到随军安家团聚又分居两地,有的刚刚举行婚礼又匆匆分离,有的刚走上处长等领导岗位如今改任参谋人员……但大家都主动克服这些困难,积极投入新的工作中。

“战区‘四梁八柱’搭起来后,得抓紧添砖加瓦,越是事业初创期越要缩短磨合期,越是思想波动期越要凝聚军心士气。”基于这样的考虑,战区成立第二天就开始抓联合作战值班人员培训,春节过后上班伊始就展开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训令专题教育,引导大家迈好“第一步”、干好“第一任”、跑好“第一棒”。

提高“联合”能力,实现从“指头硬”到“拳头硬”

“作为战区首任参谋人员,面对神圣使命、对照训令要求,我深感自身还有不小的差距。”2月22日,战区联合参谋部作战局副局长孟庆磊告诉笔者,中央军委一声令下,战区机关干部克服各种困难从四面八方立即奔赴沈阳报到,大家关键时刻在听党指挥上都是毫不含糊的,但这仅仅是完成了大破大立之后的转身,远未达到脱胎换骨、涅槃重生。

“如果说实现合编合心合力,是战区组建之初要解决的主要问题,现在的状态恐怕是编已合、心在合、力未合,很多战区工作人员当前在思想上行动上仍未完全摆脱大军区、大陆军传统体制的束缚。”

“下一步急需消除军种间的隔阂、打破地区上的界限。”孟庆磊说,正如战区领导在辅导授课中讲的那样,要从以前各军兵种独立筹划、各自为战的模式中走出来,防止和克服“形联神不联”“表联里不联”“力联心不联”的问题,练好联的“基本功”,提高联的实际能力,实现从“指头硬”到“拳头硬”。

战区作为主战机构、指挥机构,核心在指挥、关键在联合。目前联合架构已经建立,从“形”上已经合编,下一步的重点是在“神”上要融合。战区联合参谋部军事需求局副局长蔺成军表示,强化联合意识,要先有合的理念,人人应自觉讲大局、讲团结、讲协作,打破军种界限,相互学习、优势互补,形成一盘棋、拧成一股劲,靠集智聚力攻克难关,真正形成联合、融合的高效指挥机关。

2月2日夜里12点,北部战区联指中心正式启动试运行值班。当日,身着各军兵种迷彩服的战区参谋人员,分坐在各指挥席位上履行自身职责。孟庆磊说,当时他坐在自己的战位上,似乎已能听到催人征战的号角、闻到若隐若现的硝烟,深感肩上的千钧重担和履职尽责的能力恐慌、本领恐慌。

“春节后的第一次战区联指中心周交接班,陆海空天电网‘六域’战场态势、陆海空火‘四大军种’战备行动呈现在眼前,我和很多战区机关干部一样,都真切体会到在现代战争、联合指挥、军种知识等方面的欠缺。”

采访临近结束之际,孟庆磊副局长对笔者说,战区以全新的组织形态,宣示着对联合作战的主动适应、对现代战争的有力回应,“联合”二字由训练演练中的“修饰词”变成备战打仗的“主题词”。但机构的组建并不必然催生能力的生成,联合思维尚待深化、指挥关系有待理顺、指挥流程急需优化、指挥能力亟待提高……这都警醒战区参谋人员,真正把军委赋予的指挥权责落地,实现对战区部队的高效指挥,下一步我们都还要付出更多艰辛的努力。(李祥辉 王庆厚 王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