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想当“亚洲瑞士”

2019-06-11 07:02 环球时报 张浩

  【环球时报 赴吉尔吉斯斯坦特约记者 张浩】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可以看到远处绵延的雪山。吉尔吉斯人以雪山和湖泊为荣,喜欢自比为“亚洲的瑞士”。《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到吉尔吉斯斯坦采访时发现,在与大国相处方面,同为内陆国的吉尔吉斯斯坦与瑞士也有几分相似。

  “我们这里最好的大学是美国人办的中亚美国大学,都是美国老师教。记得希拉里当美国国务卿来访时还在那里发表过演讲。我当时特想去,但学费太贵,就上了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在比什凯克新华书店工作的贾玛尔一边娴熟地用汝瓷杯斟着茶,一边和记者闲聊。贾玛尔上大学时在孔子学院学过中文,她笑着说:“我最喜欢广州,因为那里离海近啊,我们这里没有海。”

  吉国已开设4所孔子学院,另有至少20所中小学开有中文课。两年前,就有吉国媒体报道说,吉国内学中文的人数已突破1.6万。相对总人口只有600多万的吉尔吉斯斯坦,这已非常可观,但在吉教科部副部长科扎别科夫看来这还不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曾在奥什国立大学工作,经常有家长请我帮忙让他们的孩子学中文。现在大家都觉得学中文比较有前途,与家长和学生的热情相比,我们的中文课还远远不能满足需要。”

  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素有“上帝遗落的明珠”之称,环湖一周约700公里。记者临时请来的司机卡津在读硕士,同时也在孔子学院学习。卡津在写关于吉吸引外资方面的论文。他觉得学中文可以找到不错的工作。

  当地人说,由中企修的沿湖公路路况不错。公路两侧水草丰美,时有戴着白底黑纹高毡帽的放牧者赶着一大群牛过马路。车被夹在其中,牛不着急,人也只能耐心等候。总有当地小孩跑过来,笑着打招呼说“HELLO”或“你好”。

  在伊塞克湖州首府卡拉科尔市,有一座东干人的清真寺。东干人是清代陕甘回民的后人,主要聚居在湖东的几个村子里。在一家当地东干人开的餐厅,可以品尝到比较地道的绿豆凉粉。餐厅老板的儿子今年6岁,能听懂“一点点”中文,但和《环球时报》记者交流还是要用俄语,他说:“我是吉尔吉斯人,因为妈妈是吉尔吉斯人。”

  卡拉科尔市郊区有一个俄罗斯人驻扎的军事基地,当记者问卡津能不能开车过去看一看时,他连连摆手说:“那可不能随便看啊。”曾有报道说,苏联从1943年起就在伊塞克湖建成模拟海洋环境的武器试验基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使用这个基地。而比什凯克郊外的玛纳斯空军基地,美军曾借阿富汗战争之机租用十多年。但在吉国的施压下,美军已于2014年6月正式撤出。

  在西方一家媒体驻吉记者站当雇员的塔尔贡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这里是中亚最民主的国家,但收入相对太少,很多年轻人都去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打工了。”据她讲,一些人在俄罗斯工作,等年纪大了再回吉尔吉斯斯坦。这样一边领着俄罗斯的退休金,一边在吉尔吉斯斯坦生活,相对容易一些。在聊天的过程中,塔尔贡还多次说:“那些市场里面卖衣服和小商品的中国人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来呢?中国发展很快,我们很多人可是都想去中国寻找机会啊!”

责编:蒋莉蓉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