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死伊朗石油出口,美国蓄谋已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地时间22日宣布“所有伊朗石油买家从5月3日起停止进口,否则就会受到美国制裁”。事先得到媒体预告的市场受到惊吓,全球油价在周一飙升超过3%,达到近半年来的高点。美国政府在过去两年里已针对伊朗进行了25轮制裁,制裁对象包括近1000个个人和实体。“特朗普已经成为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影响因素”,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2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美国真的试图将伊朗石油出口压缩到零,对伊朗经济的打击可以说是“灾难性的”。此前伊朗总统鲁哈尼及军方将领都曾威胁称,如果伊朗不能卖油,他们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表示,中方一贯反对美方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长臂管辖”。中国同伊朗的合作公开透明、合理合法,理应得到尊重。中国政府致力于维护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愿为促进国际能源市场稳定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国务院宣布所有国家必须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石油,否则将面临美国制裁。这是特朗普政府“最大压力”政策的升级,旨在迫使德黑兰结束其在世界各地“支持恐怖主义活动”。东京三菱商事油品风险经理努南表示,如果说美国有时机采取强硬态度,就是现在了,因为沙特拥有超过每天200万桶的闲置产能。

  美国Axios新闻网站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蓬佩奥当地时间21日与在美伊朗裔美国团体领袖会面时表示,美国不会通过直接的军事干预来寻求伊朗的政权更迭。他说,美国政府尽量不使用政权更迭这一说法,并且不打算对伊朗事务进行强力干预。当被问及美国政府是否考虑在伊朗发动可能的政变时,他表示,即使研究了这些行动,他也不会回答。他说,美国的最大利益是让一群非革命领导人执掌德黑兰,“我们的使命是给他们创造机会,给他们过渡时期的支持。”

  谁希望终止豁免?《纽约时报》22日称,特朗普政府内部近几周一直就是否停止豁免进行争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强烈建议停止豁免,但国务院一些人建议继续豁免。本月4日,23名共和党参议员致信特朗普,敦促他停止豁免。领头的参议员科宁来自美国石油行业中心得克萨斯州。没几天,得州另一名参议员克鲁兹又在一次听证会上施压蓬佩奥,敦促其停止豁免一些国家进口伊朗石油。沙特也希望停止豁免,因为伊朗是其主要敌人。据称去年11月豁免生效后,全球油价下跌,沙特官员很失望。美国官员上周已经告诉沙特和阿联酋停止豁免一事,希望海湾国家增加石油产量。特朗普上周四还亲自给阿联酋领导人打电话。

  《纽约时报》22日称,自从去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后,特朗普政府就将经济制裁作为针对伊朗的核心策略。卡死伊朗石油出口的举动旨在减少该国收入,迫使这个国家发生政治改变,并遏制其在中东的军事行动。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环球时报驻伊朗特约记者 墨父 任重 柳玉鹏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