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博鳌之父”蒋晓松:欢迎特朗普来博鳌看看

2019-03-28 09:05 环球网 周骥滢

“博鳌之父”蒋晓松(左)接受环球网专访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周骥滢】“一年一度“的博鳌时间再次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博鳌亚洲论坛成立18年来,规模和影响不断扩大。每年,来自各国的2000多位各界嘉宾汇聚一堂,共商合作共赢大计,共谋发展繁荣良方,为亚洲和世界提供“博鳌智慧”。虽然来自五湖四海的宾客不断增多,但是有一位格外突出:自他二十多年前初次到达博鳌,就从未离开。他将博鳌作为自己最得意的人生创作,到了古稀之年也依然孜孜不倦,他就是被誉为“博鳌之父”的蒋晓松。

  用创作者的精神发掘博鳌

  说到蒋晓松,总是免不了要提及他来自于艺术世家的背景。父亲是著名电影导演蒋君超,母亲是著名演员白杨。从小受父母熏陶、在日本又研修了影视导演及制作的蒋晓松,与同期的冯小刚、张艺谋以及陈凯歌一起,是中国电影、电视剧导演的代表人物。。

  1983年,中国西藏首次向境外摄制组全面开放,蒋晓松率领一队人马,同黄宗英一起,进入西藏,拍摄了根据黄宗英同名报告文学改编的电视艺术片《小木屋》,并一举在纽约国际电影电视节上荣获电视导演奖。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这个奖项。

  当年为了拍摄《小木屋》,蒋晓松三进三出西藏,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条件之下,因为强烈的高原反应而送医,也因此得了心脏病。但提起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蒋晓松却轻描淡写。他说到:“(这么拼命)还是因为对事业的追求。确定一个目标以后,为了实现,就要不断努力进取。”

  在艺术的道路收获满满,蒋晓松却选择激流勇退、弃文从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事业心”消失了,而是他想在另一番天地施展拳脚。虽然拥有很多头衔,但是蒋晓松认为自己本质上就是作家。“不同时期,创作手段的表现形式并不一样”,对于他来说,文艺作品的创作会有局限性的地方,但是对于一方土地的创作,则会成为“半永久”的经典。

  而博鳌正是难得一见的画布和素材。海南是中国唯二的两个海岛省份之一(另一个是台湾),海景壮丽。但是在博鳌这个地方,不仅仅是海景。博鳌地处三江交汇入海处,三江分别为万泉河、九曲江、龙滚河。还有沙坡岛、东屿岛、鸳鸯岛三岛,与金牛岭、龙潭岭、田涌岭三岭遥相呼应,形成“三江三山抱三岛”的山水格局,令人啧啧称奇。

  除去自然风光,博鳌独特的地理位置也令蒋晓松着迷。无论从任何一个国家首都出发,到达博鳌都有些距离:从北京到博鳌,飞上四个小时到达海口市,下飞机后还要随汽车颠簸一个小时。从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也是一样。但正是如此,突出了它的中立地位。蒋晓松强调:“这种中立性,非常具有说服力。”博鳌虽然身居中国,但是对于亚洲各国来说,心里位置更加亲呢。也正是因为如此,蒋晓松极力推动亚洲论坛落户博鳌。

  2001年,博鳌亚洲论坛永久落户海南,博鳌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一跃成为举世瞩目的“外交小镇”。

  喊话特朗普:欢迎到博鳌来

  1997年,蒋晓松与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在博鳌,萌发了设立面向整个亚洲的经济论坛。一方面是因为博鳌独特的地理优势和风土人情,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实力和影响力的提升,使得博鳌亚洲论坛的诞生有了极为重要的现实基础。

  说起1997年,就不能不提及“亚洲金融风暴”。这场重创了亚洲经济的金融危机,不仅带来了大规模的经济下行和市场动荡,也暴露出亚洲国家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危机让整个亚洲认识到要团结在一起,稳定亚洲经济。这之中,中国政府并为自保而作壁上观,选择积极支援周边国家,同舟共济,让亚洲各国认识到“休戚与共、利益共通”的患难情义。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的飞速腾飞,也迅速获得了周边国家的认可。在中国设立一个亚洲论坛,也成为优选方案。

  每每说到博鳌论坛,蒋晓松总会强调,这是一个带有亚洲符号的论坛,并非因为落地博鳌而成为“中国人说的算”的地方。他强调:“联合国总部在纽约,难道能说联合国是美国政府的吗?”博鳌是一个平台,中国人只是搭了这个台子。

  回顾历年博鳌论坛主题,2018年是“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2019年是“共同命运、共同行动、共同发展”。这就是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的“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作为博鳌论坛的“老资历”,蒋晓松深以为然。

  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局势,以及世界日益增长的保守主义风潮,蒋晓松多次强调了博鳌的意义:属于亚洲人民发声的平台。他说,我们不能搞单边主义,一定要创造双赢、多赢的局面。

  面对美国逐渐兴起的贸易保护态势,蒋晓松还说,希望能够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来博鳌,在这个平台上,一起畅谈经济合作。

  蒋晓松的博鳌新征程

  蒋晓松就像一位老父亲一样,看着博鳌慢慢成长,怀着这颗望子成龙的心,他又在此开辟自己“第二战场”。他说,如果亚洲论坛是他在博鳌的第一个创作,那么中日医疗合作项目、打造万泉城“抗癌硅谷”,则是第二个。

  说起这个项目,蒋晓松有些坐不住了。他兴冲冲地从旁边的凳子上拿起一大叠厚厚的材料,兴奋地说了起来。

  据介绍,中日医疗合作项目是中日各界人士拟共同打造,尝试在以抗癌为对象的过程中间调动全球设施设备、理念、人才、医疗手段,在博鳌打造一个专攻癌症的多元载体,一个全方位、全机构、全元素的抗癌一体战场。

  国家癌症中心最新完成的报告显示,恶性肿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2015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约392.9万人,死亡约233.8万人,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癌症防控素来被认为是世界难题。中国相关人士也认为,攻坚绝不是单打独斗,中国还要加强国际合作,协同开展攻坚。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健康丝绸之路”建设的大背景下,用全球先进经验切实解决中国突出问题。

  而海南作为中国试点发展国际医疗旅游相关产业的基地,也有很多利好政策,能够鼓励更多中外医学家在此地碰撞出新的科技成果,造福患者。此前,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在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暂停实施<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有关规定的决定》,对先行区内医疗机构临床急需且在中国尚无同品种产品获准注册的医疗器械,由海南省人民政府实施进口批准,在指定医疗机构使用。

  在蒋晓松等各界人士的不断推动之下,中日医疗合作项目已经获得了中日领导层的首肯。2018年,第一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在北京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签订的52项协议,其中就包括《中日医疗合作推进海南岛博鳌‘癌治疗设施’建设和第三方医疗事业合作的备忘录》。

  在3月27日举办的中日健康交流分论坛,原日本国内阁府总理大臣、博鳌亚洲论坛前理事长福田康夫出席,谈到医疗问题,健康问题时他说到:“现在这已经变成日中两国之间的重要话题,两国首脑也认识到了相关问题……但是此前没有取得很好的成果。过去播下的种子今后慢慢迎来了开花结果的时期。”

  同样参与此次论坛的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博鳌亚洲论坛咨询委员会委员、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大会主席陈冯富珍也表示,中国的健康医疗产业有望在未来成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地方,规模最大的市场。中日医疗健康产业合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景,不但释放中日合作经济的巨大潜力,也为中日两国带来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新机遇。

  对于目前取得的成果,蒋晓松深感欣慰,也知前途坎坷。但是他对于未来充满信心说:“博鳌应该是一个百花园,亚洲论坛是一颗大树。中日医疗合作则是另一朵花。以后还可以在博鳌种下更多的花,等待结果。”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