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高校“藏独”“疆独”分子活动雷声大雨点小  中国留学生:谁会理他们

2019-03-25 07:27 环球时报 吴云

  【环球时报驻加拿大特派记者 吴云】北美地区一直是“藏独”“疆独”等“独派”活动的“大本营”。最近一段时间,加拿大高校频繁发生与“藏独”“疆独”有关的争议事件,引发外界关注:2月11日,一场抹黑中国新疆政策的报告会在麦克马斯特大学举行;此前数日,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选出“藏独”学生会主席;去年11月,多伦多大学为达赖集团上层人士提供宣介平台。加拿大校园缘何频繁卷入此类事件?

  谈“藏独”当上学生会主席风波——“她利用了同胞情怀”

  说起加拿大藏人学生齐美拉姆当上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学生会主席一事,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几名中国留学生仍然很愤怒。John是该校大一学生,鉴于目前的中加关系,他表示不愿使用自己的中文名字。2月8日得知学生会主席选举结果后,气愤的John在网上发表“多伦多大学中国学生的态度”一文,号召中国留学生抗议并“弹劾”这个所谓的学生会主席。“‘藏独’分子如此嚣张让我很不爽,他们一方面在学校积极拉中国留学生的选票,另一方面大搞‘藏独’活动,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各种分裂言论,根本不把中国留学生当回事。”John说。

  该校统计系学生智博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多大士嘉堡校区的华人学生、中国留学生很多,齐美拉姆利用其藏民身份,赢得了一些中国留学生的选票。然而,这部分人投票时并不知道她是支持“藏独”的,“她利用了我们的同胞情怀,但她并不真拿我们当同胞看”。智博说:“‘藏独’分子没有做出任何有利于藏民的事情,只是在挑拨和煽动。”

  2月11日在麦克马斯特大学举行的一场“疆独”演讲同样激起中国留学生的愤怒情绪。主讲人托度希自称是“维吾尔穆斯林种族清洗”的“幸存者”。麦大中文新闻网总编辑李琦(2013-2017年在该校就读)告诉《环球时报》,中国留学生得知这次活动后,立即建立微信群,组织现场抗议活动。中国学生纷纷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有损于我们民族、国家尊严的事情”。

  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国留学生都表示,绝大多数中国学生对“藏独”“疆独”非常反感,“多大学生会选举事情一出,几分钟之内就在微信里传遍了,就连那些几个月都不太发朋友圈的人都立刻转发相关反对表态”。John说,中国学生出国后会更加爱国,“国外不过如此,存在诸多问题”。

  带有偏见的“言论自由”

  加拿大高校何以频繁发生涉“独派”的事件?首先是因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多数西方国家大学提倡“言论自由”“结社自由”,而这种理念往往被各种势力利用。一名在加拿大学习多年的硕士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加拿大高校的学生社团注册是开放的,有任何政治背景的团体均可注册。以多伦多大学为例,其三个校区都有所谓的“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组织。“这些组织的主张或活动未必是获得校方支持的,但学校一般不会阻止成立这样的团体,也不会取消其活动。”这名硕士生说。

  这些团体之所以能在加拿大校园活动,也有当地舆论环境的因素。John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独派”活动迎合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一些偏见,部分媒体也会偏向于他们。“例如我发表‘多伦多大学中国学生的态度’一文后,加拿大广播公司希望采访我,然而他们的问题设置本身就带有一定倾向性,于是最终我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这种舆论环境也会对学校产生一定影响。”

  智博表示,西方国家很难客观看待中国,他们的媒体喜欢大肆炒作中国所谓的人权问题。学校也会安抚中国留学生情绪,但往往就是简单做一个表态,什么实质性动作都没有。“学校虽然倡导言论自由,但我感觉,他们更愿意让那些‘独派’势力说话,不太想放大反对他们的人的声音。”John说。

  “独派”搞活动,“谁会理他们”

  尽管加拿大校园时常闹出关于“藏独”“疆独”事件,但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生表示,这些“独派”活动规模通常不会很大,最多就是举办报告会,通过社交媒体宣传一下他们的活动,或者是通过摆摊、发传单等寻求扩大声势。John说,“藏独”组织的活动是不定期的,并且在学校里没有多大的影响力,“谁会理他们”。

  智博说,他在多大士嘉堡校区已经学习5年,以前并没有看到学校里有什么“藏独”活动,甚至藏人学生都很少。“而此次学生会主席风波虽然有可能壮大‘藏独’声势,但这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变化。”智博说,这名所谓的学生会主席无法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也难以让其职务服务于她的“藏独”观点,“如果她这样做,我们就有理由向校方举报她”。John表示,该校区有上万名学生,参与学生会选举投票的就2000多人,齐美拉姆只获得800多票就当选了,可见投票率之低。

  李琦对记者介绍,“疆独”势力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比如这次麦大的演讲活动,相关社团又是在社交媒体上做宣传,又是在学校各处发传单,然而最终实际参加人数只有60多人。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