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卷土重来 新西兰恐袭令西方反思

  【环球时报驻新西兰、德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赵理铭 青木 辛斌 陈一】新西兰警方17日证实,克赖斯特彻奇市清真寺恐袭事件的遇难者人数升至50人,另有50人受伤。遇难者中既有3岁的儿童,也有77岁的老人。还没从15日的屠戮式枪击情景中缓过神的世界,紧接着又被澳大利亚籍枪手塔兰特的极端主义思想和冷血震惊。28岁的他在16日出庭时面露微笑,打出一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使用的手势。在恐袭前,塔兰特还向包括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内的70多人寄出充满种族主义和反移民言论的所谓“宣言”。在被誉为“世界最后一块净土”的新西兰也遭到种族仇恨者血洗之后,极右翼主义抬头、白人至上主义卷土重来的反思在西方媒体上被激烈讨论。与此同时,控枪问题再成备受关注的议题,社交媒体为嫌犯极端言行提供传播平台则引起愤怒。“17分钟改变了新西兰”,德国《世界报》评论说,世界开始反思,有些晚,但现在必须“亡羊补牢”。

  当地时间17日下午,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召开恐袭事件之后的第三次发布会。她证实,总理办公室在恐袭发生前9分钟曾收到枪手塔兰特的一份“宣言”副本。阿德恩称,这是一份充斥着极右翼阴谋论的冗长“宣言”。由于没有指明行动细节和地点,“警方没有足够的时间作出反应”。

  在这份长达86页的“宣言”中,塔兰特开门见山地说明自己的杀人动机是“白人生育率”问题。他声称“主要是要向侵犯者展示,我们的土地永远不会成为他们的土地,只要白人还活着,我们的家园就永远是我们自己的”。他在文中以不同主题写下大量煽动性言论,并冷血地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一丝一毫悔意”。新西兰警方17日确认,这次枪击案是嫌犯的“独狼”行为。

  英国《独立报》称,塔兰特1.6万字的“杀人宣言”毫无新意,充斥的荒谬理论和极端思想却在全世界如病毒般传播。新西兰梅西大学特聘教授保罗·斯普利在香港《南华早报》撰文说,新西兰是一个包容的国家,1/4的新西兰人是在别国出生的。但它在宽容和安全方面的声誉已经不可挽回地受到玷污。这是一种政治激进主义转向的最新例证,它有能力破坏西方民主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和实践。即便处于“世界边缘”的新西兰也不能幸免。

  塔兰特在“宣言”中提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是“白人身份认同复兴的象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6日报道称,特朗普在推特以及在白宫表态时,明确谴责这次恐怖袭击,但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美国穆斯林表达同情与支持。当被问及是否认为世界各地崛起的白人民族主义运动令人担忧时,他称“事实上,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一小群人存在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当那些善良、无辜的人被残忍杀害时, 对恐怖主义绝不能有双重标准”,“德国之声”17日评论说,西方迄今将恐怖主义主要视为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的行为。这次对新西兰穆斯林的袭击表明, 对伊斯兰的仇恨可以导致同样恶果。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西方社会对白人至上主义威胁不重视,源自很多西方政治领导人自己依赖白人至上主义。在欧洲,白人民族主义者已经获得政治支持,影响选举和公投。在美国,数不清的共和党政客都同白人至上主义有牵连。

  在新西兰恐袭事件后,美国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幸存者拉比迈尔斯接受了美国CNBC采访。在被问到对白人至上主义快速蔓延、仇恨案件不断激增是否有对策时,他苦笑道:“要是知道,我应该可以拿诺贝尔和平奖。”但他仍呼吁所有人放下仇恨,以爱面对。17日傍晚,新西兰首都惠灵顿举行的官方悼念仪式吸引成千上万人参加,民众纷纷用鲜花、卡片和蜡烛表达对逝者的哀悼。不少人还在网上转发这样的信息:“如果有任何穆斯林感到不安全,我愿意陪你走路、买东西,也可以开车载你出门。”未来一周,新西兰全国还将举行各种悼念活动。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